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五十三 得不到就毁掉

    “本将假冒吕布?我呸!”

    沙场上两员大将还没动手,就先动嘴吵了起来。》  ]

    方杰手中的方天画戟舞的风车一般滴溜溜旋转,“不长眼的蛮将睁开眼睛看清楚了,本将乃是大成武德皇帝座下的神威大将军方杰是也!老子为何要冒充吕布?若是他在面前,本将照杀不误!”

    “大言不惭的无名小儿,周爷完全没听过,还不引颈受死,更待何时?”

    周泰绞尽脑汁,也想去不起世上有这么一个人物来。袁术手下的头号大将不是纪灵吗,何时换成了一个叫方杰家伙?只是看这家伙装扮出众,身材魁梧,手中的方天画戟也有一丈八左右,虽然比不上吕布的画戟那样威猛不凡,但也是寒气森然,令人望而生畏。

    单看外表,周泰也不敢小觑这个自称袁术手下头号大将的人,一声怒喝,手中大刀高高扬起,以雷霆之势劈向方杰。

    “开!”

    方杰怒喝一声,手中画戟卯足全力,向外崩了出去。

    只听一声金铁交鸣的巨响犹如平地里炸开了一声惊雷,直震得三军耳膜嗡嗡作响,数万将士尽皆侧目,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嘶……厉害啊,但凭这力气就胜出纪灵许多!”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周泰就断定这个自称方杰的武艺与力量胜出纪灵许多。出戟的时候毫不拖泥带水,力量与速度兼备,是个难缠的对手。

    “今日遇上敌手了。若不全力以赴,恐难取胜!”

    周泰在心里暗自嘀咕一声。抖擞精神,挥舞着手中的虎头大刀全力与方杰周旋。

    而方杰在接了周泰一刀之后。也知道对方是员猛将,收起了小觑之意,手中一丈八的方天画戟挥舞开来,使出浑身解数与周泰缠斗在了一处。

    马走龙蛇,刀来戟往,两员悍将恶斗七八十个回合,胜负难分。

    只引得双方士卒齐声喝彩助威,但一直为周泰掠阵的花荣心中却暗叫不妙。用大刀做武器的猛将最忌持久战,时间越长。手里的大刀也就越重,随着时间的推移,破绽就会来越多。

    一个出色的刀将,应该拥有雷霆万钧般的前几刀,兼具力量、速度与变化,一般人招架不住,往往就会被秒下马来。在这方面关武圣就是典范,因此被关某人秒于马下的大将比吕布都多。但是随着鏖战时间的增加,刀重导致体力下降的弊端即便是武圣也难以避免。这也是很多二流武将也能与关二爷厮杀上一阵的原因。

    果然不出花荣所料,一百回合过后,周泰只感到两条臂膀越来越重,手里接近六十斤的大刀抡起来也就不那么灵便了。想着自己初次担任正印先锋。却要吃个败仗,这更让周泰心中更加烦躁,以至于刀法愈加散乱。渐渐的左支右拙,只有招架之力。

    方杰于一月之前投奔了刚刚称帝的袁术。在大殿上以武力击败纪灵,讨得袁术欢心。加封为“神威大将军”,一直未立寸功。此刻建功在望,自然不会轻易放走周泰,手中的方天画戟犹如毒蛇一般如影随形,不让周泰有撤出战场的机会。

    “哈哈……蛮将不要再负隅顽抗了,安心授首吧,死在方大将军的戟下,也算是你的荣幸了!”

    “小心冷箭!”

    纪灵在后面看到汉军阵中的花荣拈弓搭箭,急忙出声示警。

    方杰闻言,本能的缩身低头,只听一支利箭带着风声呼啸而来,犹如流星袭月,饶是躲闪的快,仍然被射断一根大红羽翎。

    “待本将回去换了马匹,再来与你厮杀!”

    趁着方杰躲避冷箭之时,周泰拨马便走,临走之前不忘撂下一句狠话,找回一些面子。没能旗开得胜,实在是羞见江东子弟兵。

    方杰却是不肯舍,提了方天画戟拼命追赶:“贼将败就败了,还敢逞口舌之利,看某留下你的人头!”

    压阵的袁曜生怕方杰陷入重围之中,手中马鞭一挥。两万袁军士气高涨,齐声呐喊,仿佛潮水一般席卷而去,方杰、纪灵两员猛将犹如虎入羊群,带头冲杀,所到之处,无不应声授首。

    看着袁军势大,周泰与花荣二将亲自殿后,且战且走,浴血死战,在抛下了将近千余名尸体之后,仍然无法杀退追袭的袁军。方杰一马当先,气焰嚣张的誓要斩周泰之首级而还。

    危急时刻,东方马蹄声隆隆,卷起遮天的尘土,来的正是秦琼统率的三千精锐轻骑。听闻前方厮杀的异常激烈,本方吃了败仗,秦琼顾不得让部下休整,提枪纵马,引领了轻骑来援。

    “两位将军休慌,秦叔宝来援!”

    乱军之中,秦琼飞纵胯下呼雷豹,手中金纂提炉枪犹如毒蛇出洞,所刺之处,无不应声落马。

    方杰在人群里看到秦琼无人能敌,遂策马来战:“来来来,那个骑着怪马的武将来与方爷大战三百回合,看我不斩你首级!”

    “大言不惭,枪下受死!”

    秦琼冷哼一声,绰枪来战。

    人喊马嘶之中,两将捉对厮杀了二三十回合,胜负难分。

    袁曜看到东方尘土大起,不知道来了多少援军,唯恐方杰纪灵二将有失,便传令鸣金收兵。双方一场混战,互有死伤,各自收兵。

    秦琼与周泰、花荣聚拢队伍,后退五里扎下营寨,等待天子率领的主力大军到来后再做定夺。而袁术军方面,虽然没有放弃对庐江城的围困,但却也不敢再攻城,只是围着城池扎下一圈寨栅,看看汉军采取什么策略,再做应变。

    周泰的先锋部队为了尽早赶到庐江,采用的是昼夜进军的方式,虽然比秦琼的骑兵还要早到一些,但却已经疲倦到了极点。夜晚有秦琼的骑兵巡逻守护,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深夜里,寨栅之中鼾声大作。就连周泰与花荣二将也沉沉睡去。

    夜幕之中,秦琼统率的骑兵陆续抵达了庐江城下,除了白天最精锐的三千轻骑兵之外,弓骑兵、重甲骑也纷纷赶到了战场,秦琼命他们原地待命,小心提防袁术军夜间劫营。

    只是等到天色大亮,也没看到相隔只有五六里的袁术军派出一名士卒来劫营,就连来骚扰的小股部队都没有派出一支。

    秦琼一边吃着早餐,一边摸着颌下的胡须,取笑袁军道:“看来,袁术手下的这些大将都是一些无胆之辈。以逸待劳,夜半劫营的道理都不懂!早知如此,就该让我手下的兄弟们好好睡个囫囵觉!”

    凌晨时分,岳飞率领的主力大军赶到了战场。远来疲惫,也不急于出战,传令三军扎下营寨,挖掘壕沟,竖起鹿角,做好防御工事。

    陆康率领着城内的军民坚守在城墙上,看到来自江东的援军越来越多,旌旗猎猎,刀枪蔽日,雄壮不凡。一个个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纷纷在心里道一声:“谢天谢地,终于等来了王师,庐江的百姓得救了!”

    晌午时分,刘辩带着刘基、刘晔等人也赶到了汉军大营,进驻了提前安扎好的营寨之中,顾不得洗去一路风霜,紧急召集众将军议。

    帅帐之中,众将披盔挂甲,肃立两旁。

    身高已经长到了七尺半,容貌日渐英俊刚毅的天子一身戎装,身披绣着腾龙的黑色披风端坐在帅案之后,详细询问首战的细节。

    “什么?袁术手下头号大将方杰?”

    听周泰说起首战不利的原因,话语中提到了方杰的名字,刘辩先是一阵愕然,脑海里跳出来的最大疑问就是“方杰是哪个?”

    周泰的武力值现在已经达到了93,当世准一流,能够单挑击败他的不说凤毛麟角,但也不会超过二十个,完全没听过方杰这个名字呀?

    思绪飞转,愣了片刻神,刘辩才想起自己在关东联军大营中被关羽爆表之时,乱入了一个武力值高达95的猛将,系统当时提示叫做方x,现在看来就是此人了!

    要问这方杰有何本事?在水浒之中却是赫赫有名。此人乃是起义军领袖方腊的侄子,手持一杆方天画戟,号称南国第一猛将。最大的成就就是阵斩梁山五虎将之一的霹雳火秦明,虽然是在杜微飞刀的协助下才建立了此等大功,但能够阵斩虎将,也足以说明方杰本身具有非凡的实力。

    “原来是他啊!”

    “好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说起来算是寡人给了你第二次生命。朕即便称作你的再生父母也不为过,你不为朕效力也就罢了,竟然还与我作对……”

    刘辩目光闪烁不定,在心里喃喃自语,双眸中突然杀气横溢,“也好……得不到就毁掉,这一次你休想活着从庐江离开,朕既然能让你出世,就能把你毁灭!当你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谁都不要怨恨,只怪自己站错了队!”

    ps:最后求月票支持,有票的弟兄们帮助一把,猛将的排名不能再下滑啦!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