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 如意换小乔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转眼进入了六月。— .{2}{3}{w}{x}]

    自从刘辩于五月初九在金陵登基称帝,改元起点之后的二十天内,天下大势波诡云谲,风云变幻。

    最先震惊世人的消息来自于冀州,袁绍采用假途灭虢之计借道邺城,谎称西进并州剿灭“武悼天王”冉闵,在军营里设宴款待韩馥。

    筵席之间,韩馥发现营帐四周暗藏刀斧手,心中又惊又怕,自知今日难逃一死,便躲进茅厕之中拔剑自刎,极不光彩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没想到竟然把韩馥活活吓死了,袁绍随机应变,将其厚葬,并且竭尽所能的拉拢韩馥麾下的文武幕僚,最终成功的将沮授、田丰、辛评、麴义、张郃等人一股脑的收入了麾下,兵不血刃的坐拥了整个冀州。

    拿下冀州之后,袁绍自领冀州牧,将军事重心从渤海郡治所南皮转移到了富庶的邺城,大肆招兵买马,使得手中的兵力迅速增加到了十万人。成为了除董卓、刘辩之外,军事实力最为雄厚的诸侯。

    就在袁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冀州的时候,曹操也没有闲着,先后招募到了戏志才、程昱、荀攸等多谋之士,并且招纳了典韦、许褚等两大猛将,然后成功的击破了盘踞在兖州的刘岱,并且将其斩杀,传首金陵。

    在拿下了兖州境内的东郡、陈留、济阳、山阳四郡之后,曹操并不满足。挥军向南击败了袁术部将张勋、纪灵,成功的将豫州下辖的颍川、谯郡、陈国、梁国等地掌控在了手中。然后以许昌为政治中心,疯狂招兵买马。迅速的将兵力提升到了八万人。

    袁术斩杀了豫州刺史孔伷之后,本来打算完全占据豫州,以及南阳、淮南等地,没想到竟然被曹操打的落花流水,这让袁术怒不可遏!

    恼羞成怒的袁术狗急跳墙,决定称帝提高自己的威望,引天下英雄前来投奔。遂在儿子袁曜。幕僚杨弘、袁胤、阎象等人的撺掇之下,在宛城登基称帝,自称“大成武德高皇帝”。立国号为“成”。定都宛城,立儿子袁曜为太子,纪灵为大将军,袁胤为丞相。

    出乎袁术的预料。他的登基称帝非但没有引得天下英雄如过江之鲫一般纷纷来投。反而让他的名声一落千丈,就连私交甚笃的孙坚都修书谴责,骂他昏聩不智!

    看到袁绍、曹操两大诸侯气势如虹的各自占据了一州之地,被刘辩册封为益州刺史的刘备决定赌一把,于是挂出了“益州刺史”的大旗,在平原一带招兵买马,准备进军巴蜀。

    不数日,有一来自青州临淄的多谋之士房玄龄前来投奔。并且建议刘备趁着袁术焦头烂额之际,借道淮南、汝南、南阳这条线。沿着沔水北上,走上庸攻占汉中,然后再图谋进兵巴蜀。

    刘备喜出望外,遂拜房玄龄为军师,然后率领麾下的三千人马,以及新招募到的两千兵卒,又向公孙瓒借了两千骑兵,总计七千人,按照房玄龄提议的路线进军。

    这房玄龄不是别人,正是前些日子刘辩在虎牢关被关羽爆表之后乱入的那个智力高达98的多谋之士,阴差阳错的主动投奔了刘备,并且为他成功的谋划了一条进军路线。

    得了房玄龄辅佐,刘备如虎添翼,一路畅通无阻,率领七千人马顺利的通过了袁术的地盘;并且在汝南招募到了陈到、周仓两员大将,又成功说服了裴元绍、龚都、刘辟等一万多黄巾残部加入麾下,使得手中的力量迅速壮大。然后顺着沔水向上,先后攻占了上庸、汉中二郡,最后屯兵于富饶的汉中盆地,厉兵秣马,伺机进入巴蜀与刘焉争夺地盘。

    就连刘备这个曾经的平原令都抖擞了起来,号称“江东猛虎”的孙坚自然不甘人后。

    在关东联盟土崩瓦解之后,孙坚自忖不是刘辩的对手,便断了夺回吴郡故乡的念头,率领部曲返回了封地长沙,然后命儿子孙策与周瑜在长沙加固城墙,招募兵卒。自己则带着程普、韩当、黄盖、祖茂等人,率领一万五千精锐征伐武陵、桂阳、零陵等其他荆南三郡。

    卧榻之侧岂容猛虎酣睡,身为荆州牧,又进位楚王的刘表自然不甘心让荆南落到孙坚的手中,遂派遣大将文聘、王威、苏飞三人各自率领一万人马度过长江,抢占荆南各郡。

    既然互不相让,那只有在沙场上见个真章了!

    于是,很快的荆州军就与孙坚军爆发了数次大规模的战役,孙坚连战连胜,先后拿下了桂阳、零陵二郡。文聘屡战不利,遂召集王威、苏飞二将,退居武陵,凭险据守,孙坚率大军尾随而来,双方在武陵城下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局势胶着,一时难分胜负。

    长沙,太守府。

    六月的荆南,阴雨连绵,士卒们已经连续三天无法正常操练了,这让十六岁的孙策闷闷不乐,一个人在书房里生闷气,把桌案上的竹简摔得“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

    “贼老天,我孙伯符刚刚招募了五千新军,你就不能发发慈悲,把雨收了,让我好好的练几天兵?”

    就在这时,守门的兵卒来报:“启禀少将军,有一来自吴郡,自称乔玄之人求见,不知该如何应对?请少将军示下?”

    孙策心中正自恼怒,自然不会给他好气,手中的半截竹简劈头盖脸的掷向兵卒:“混账东西,你以为太守府是菜市场么?谁想求见就求见?给我滚出去!”

    兵卒捂着淤青的脸庞回到府邸门前,把刚刚收的一点碎银子抛还给了乔玄:“还给你!为你这点破银两,害得老子被少将军劈头盖脸的砸了一顿,有多远滚多远,少将军谁也不见!”

    “连累军爷受苦了,老朽自当略表存心!”

    乔玄思女心切,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碎金子,悄悄的塞进了兵卒手里,悄声道“军爷拿着买点酒肉补补,还得麻烦你跑一趟,告诉少将军,就说我乔玄从江东千里迢迢赶到长沙,乃是为了小女而来,无论如何,还请见上一面!”

    兵卒掂了掂手里的碎金子,当真是爱不释手,但一想起孙策那比天空还要阴沉的脸色,心中就又打起了退堂鼓,捏着手里的碎金子,一脸为难的道:“不是某不帮你通传,而是少将军现在心情不佳,我实在不敢去触霉头!”

    乔玄知道今天不豁出血本,只怕连孙策的面都见不到,更别说讨回女儿了。

    当即吩咐随从把郑和送的一对价值连城的翡翠如意拿了出来,亲手交给兵卒:“请军爷拿着这对宝贝去见少将军,就说我乔玄得了确切情报,得知小女乔盈为少将军及周瑜所救,故此从江东赶来讨回。这对翡翠如意请少将军收下,算是答谢对小女的救命之恩。”

    既然有宝物开路,适才挨了训斥的兵卒心中稍稍有了一些底气。又实在舍不得把手里的黄金还回去,比起碎银子来虽然分量相差无几,但价值却是天壤之别!

    “既然如此,某看在你救女心切的份上,再进去通传一声!但少将军现在怒气正盛,是否会接见你,某也拿不准!我们可得说好了,无论见与不见,我手里的东西都不还了,刚才某差点没被被竹简给砸死,这碎金子算是补偿军爷我好了!”

    守门的兵卒把碎黄金揣进袖子里,然后从乔玄手里接这对价值连城的翡翠如意,临走之前把条件说了一遍。

    “当然,当然!”

    乔玄连声答应,“这是军爷的辛苦费,岂有讨回来的道理?若是承蒙少将军接见,出来之时,还有厚礼相赠!”

    “行,那你在门口等着,我再硬着头皮试试去!”

    守门的兵卒咬了咬牙,抱着乔玄给的翡翠如意,再次进了府邸,直奔孙策所在的书房。

    看到了兵卒怀里抱着的翡翠如意,孙策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皱眉问道:“这俩如意可是宝贝,哪里来的?”

    “回少将军的话,这对宝物是刚才那个自称乔玄的人孝敬的。他说获得了确切的情报,他的小女儿乔盈被少将军与公瑾将军所救,故此携带了厚礼前来赎人,恳请少将军见上一面!”

    难得孙策没有朝自己发火,兵卒急忙小心翼翼的把乔玄求见的本意叙述了一遍。只有把事情办成了,才能心安理得的接受好处,这也算是一种职业操守吧!

    听了兵卒所言,孙策才想起几个月前自己与周瑜救下的那个光彩夺目的小女孩,自称叫做乔盈,又说是被弘农王刘辩接去江东做客的。只是当时孙策以为小孩子胡言乱语,搬出弘农王的名字来吓唬自己,因此没有往心里去,而现在他的父亲手持一对价值连城的宝物来赎她回江东,只怕这里面当真有些故事呢!

    “你先安排此人到驿馆住下,就说我身体不适,让他下午再来拜访!”

    孙策吩咐一声,然后起身出了书房,打算到周瑜家中和这女童好好聊聊,看看她与弘农王之间到底有何故事,能不能从这女童身上赚个便宜回来?

    ps:今天有要事办理,回家晚了,所以更新也就拖得晚了一些,庆幸还是守住了两更的底线!由此可见,剑客还是很有操守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