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四十 洞房花烛夜

    ps:昨日奋力三更,难道没有月票鼓励一下吗?马上要被挤下历史分类月票榜了,求弟兄们支持!

    宝船长四十四丈,宽十八丈。》  ]

    折算到刘辩穿越前,长度为一百六十八米,宽度为六十米。

    船身四层,上有九桅,可挂巨帆十二张。船首正面有气势雄浑的虎头浮雕作为装饰,船尾则雕刻了栩栩如生的展翅凤凰,船头有两个巨锚,俱都重达两千斤,需要数百人才能收锚启航。

    这是一艘以坚木为主体,在重要部位加固了铁板的混合大型船只,其坚固性便是放在一千二百年后的明朝时期也是世界首屈一指,更遑论在汉末这个年代了!

    站在平地,向江水中望去,之见这艘主色调为木黄色的宝船停泊在长江之中,如同一艘静卧的猛虎,威风凛凛,傲视天下。

    周遭的那些小船停靠在宝船的身边,如同一只只绵羊般不起眼,若是相撞在一起,只怕瞬间就会粉身碎骨,沉没于江水之中。便是这个时期体型最为庞大的楼船,也不过三十米的长度,只怕也架不住这条海中蛟龙的几次撞击。

    “哈哈……有这样一艘海中巨无霸,何愁长江不定?就是那倭国、高句丽想来也是任我来去自如吧?”

    刘辩带着郑和及一帮小太监,在卫僵率领的御林军拱卫之下登上了舢板,参观船身结构。

    只见宽阔的船板用最坚固的木材铺就,拼接之处用上了明朝时期最先进的铁锔、铲钉、蚂蟥钉等工艺。保证了大船在撞击的时候不会被轻易撞散架。船分十二舱,可以容纳两千五百人乘坐,最大载重量可达八百吨。

    这艘巨大的宝船此刻正静悄悄的停在金陵城北门外的龙江港。港上造船厂中的近千名工匠被植入了伪记忆,已经默认了这条巨型船只的存在,一个个仿佛习以为常般的干着自己手里的活路,没有任何人会诧异于这条宝船的横空出世。

    “三宝,有此宝船一只,再给你配上大小楼船数百,能否渡海远航?”

    刘辩站在船首。任凭清爽的江风吹得自己须发飘扬,绣着腾龙的披风猎猎作响。

    郑和怀抱拂尘,恭敬的道:“奴婢十三岁时曾随家父最远抵达过南洋一些岛国。那时用的还是民间小船,有此宝船一艘,奴婢非漫天夸口,纵横大海。定能来去自如。”

    在这个年代。以民用小船远渡南洋,刘辩觉得可能性微乎其微。郑和之所以这样说,自然是来自系统植入的记忆,却也说明了郑和有着丰富的航海经验。

    “既然如此,朕另外给你一个差使,自即日起,任命你为造船令,闲暇之时便来江边监督工匠打造配套船只。争取早日建造一支纵横大江乃至海上的船队!”刘辩目光如炬,朗声传令。

    “奴婢遵旨!”

    郑和怀抱拂尘。恭声领命。

    夜色渐深,喧闹了一天的乾阳宫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褪去了热闹的衣衫,皇宫又露出了他神圣而威严的本来面目。四周里一片肃静,只有身着黄金甲的御林军在来回巡逻,以及身背差事的太监小心翼翼的行走着。

    奢华的婚房被布置成了红色的海洋,身穿凤冠霞帔的穆桂英闲来无事,便不顾宫女的劝阻,不肯坐在床榻上等候,而是拿了一本兵书,在木椅上坐了,借着烛光观看了起来。

    刘辩悄悄的推开房门,朝正要施礼参拜的宫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打眼神示意她们退下。几名宫女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不敢悖逆天子的旨意,对望了一眼,悄悄从婚房退了出去。

    烛光之下的穆桂英一身凤冠霞帔,身段婀娜,青丝若瀑,在烛光照耀之下美得如诗,美的如画,让刘辩看的如痴如醉,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刘辩蹑手蹑脚的走到穆桂英的身后,伸出双手蒙住了她的双眼,故意憋着嗓子道:“猜猜朕是谁?”

    穆桂英哑然失笑,娇声道:“算了吧,为将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自从陛下的手搭在门上的时候,臣妾已经听到了,居然还玩这小儿把戏。而且,陛下要玩就玩吧,竟然还自称朕……你傻啊还是我傻?”

    “哈哈……以前都说如痴如醉,朕一点都不相信,今日看到爱姬倾城倾国之色,不由得醉了痴了!”刘辩伸出双臂把芬芳宜人的新娘搂了个满怀,笑呵呵的开玩笑道。

    穆桂英掩了书卷,扭过头来在天子的鼻梁上刮了一下,嗔笑道:“想不到高高在上的天子也学会了花言巧语,你又不是没见过臣妾……而且,臣妾之前可没被你少欺负了,还说什么醉了痴了,你当我是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啊?”

    刘辩面带微笑:“朕以前看到的是一身戎装,英姿飒爽的女将军,今日看到的却是一身红装,千娇百媚的美娇娘,自然要痴了醉了……”

    “陛下先松手,臣妾还没有行参拜之礼呢!”

    一看到天子的双手从衣襟口里伸进来,就奔着亵衣下面的山峰而来,穆桂英一声娇笑,欲拒还迎的开玩笑。

    “有人之时是君臣,洞房之内便是夫妻!要行礼也是行周公之礼!”

    刘辩说着话突然把美娇娘拦腰抱起,大步流星的走向铺锦垫绣的床榻,结结实实的把穆桂英压在了身下,婀娜的腰肢,奇峻的双峰,撩拨的天子心神激荡,恨不能瞬间就策马扬鞭,共赴巫山**。

    穆桂英同样心神荡漾,双颊飞上红晕,嘤咛一声闭上双目,“熄灯!”

    黑灯瞎火的行周公之礼,与锦衣夜行又有何异?刘辩才不会这么老老实实的听她吩咐。自顾自的去脱身下娇娘的衣衫,霞帔除去,大红霓裳解开。顿时露出了如莲如玉的冰肌雪肤……

    “灭!”

    穆桂英却不让刘辩如意,虽然被自家男人压在床上,手中却抓起刚刚脱下的大红霓裳一挥,满屋生风,烛光顿时全熄,婚房中随即变得一片漆黑。

    “咯咯……这样臣妾才能适应嘛,接下来都由着陛下了!”

    灭了烛光。穆桂英的娇羞方才退去,便将身子舒展开来,任由着自家男人为所欲为。

    “嘿嘿……休要得意。朕早有准备!”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刘辩伸手从枕头之下摸出一个锦盒,里面却是诸侯贡奉的一颗夜明珠,光亮虽然不及红烛。却也把床榻上照耀的清清楚楚。

    只见身下的美娇娘此刻已经身无片缕。完美身段尽收眼底,酥胸巍然,粉色两点,令人心神荡漾,腰肢婀娜,尤胜迎风杨柳,一双**修长而浑圆,堪称巧夺天工。如此绝色佳人。只是一亲芳泽便死而无憾,日后却要在自己身下夜夜承欢。怎能不让天子心神荡漾,剑拔弩张?

    “诡计多端!”

    被年轻的男子看了个通彻,穆桂英刚刚褪去的红晕卷土重来,不禁红了脸颊,就连玉体之上也是粉红片片,嗔怪一声,伸手把锦盒掩了,一片光芒才黯然收去。

    “自今以后,朕要你夜夜承欢……”

    刘辩已是血流急促,当下便除去衣衫,伏在了新娘娇躯之上鼓捣了起来。

    穆桂英娇嗔:“都说君无戏言,这样的话可休要轻易许下,臣妾可是听说陛下还在吴郡养了一个貌若天仙的乔家女童呢!”

    “哈哈……这都被爱姬你知道了啊?不过那乔绾尚需三五年才能长大成人,这些年朕必然独爱你一人!”

    “虽然你是天子,但床上的鬼话也不能……啊哦……”

    “嗯咦……”

    忽然被叩关而入,穆娇娘娇躯一颤,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娇呻,已经是不能说话。

    只见红帐翻滚,芙蓉春暖,引残红如梅,娇娘初经人事,那堪征伐鞭策,免不得娇喘吁吁,拼力承欢。

    一场巫山**过后,一对良人相拥于软榻之上。

    穆娇娘掀开锦盒,让夜明珠的光芒放射出来,从身子底下抽出一块白锦递到了天子面前,只见落红片片,犹如雪中寒梅,芬芳夺目。

    “呵呵……明日朕便册封你为穆贤妃。”刘辩伸出日渐粗壮的臂膊,搂着怀里的娇躯,许诺道。

    穆桂英娇笑:“臣妾可没这个意思,这只是臣妾该做的事情而已,这才一夜陛下便要擢升臣妾为妃,反而会落人闲话。即便要赐臣妾妃子头衔,也该等臣妾诞下子嗣之后再赏赐不迟嘛!”

    刘辩点点头,心中却陡然有了一些感触。

    以前看电视的时候,觉得那些被后妃迷得神魂颠倒的皇帝真是弱智,现在才明白“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的道理,想要抵御这些绝色尤物的蛊惑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现在只是对权力没有奢望的穆桂英,倘若换成了心机过人的武如意,天知道会不会在床上把自己迷得神魂颠倒,然后再挖坑让自己跳?

    “身为天子,以后做任何事情都需要三思而后!观其言,察其行,才能断其意,不被表面所迷惑!”

    刘辩怀抱软玉娇躯,在心里默默的告诫了自己一生。

    告诫容易,诱/惑难抵。到底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不大会功夫,少年天子便又卷土重来,再次兵临城下。穆娇娘也是初尝禁果,爱意难收。一夜之间一对良人梅开数度,天色微微明亮之时,方才相拥而眠。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刘辩被门外的郑和吵醒,只听他小心翼翼的道:“奴婢斗胆打扰陛下,太后娘娘身边的上官尚宫【高级宫女官职】前来求见,说是吴郡大族族长陆纡偕长子陆骏求见,已经在太后那里等了大半个晌午。故此太后特派上官尚宫前来催陛下去与陆氏父子相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