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三十一 猛将来袭,天崩地裂二

    ps:二月最后一次求月票,明天就进入三月了,兄弟们千万不要遗漏了,过了零点就无效了。最后感谢许大少汉文、一级建造师a两位同学各自一万起点币的打赏,另外还要感谢“舞动风中”大神前天一次性投出的22张月票,吓了我一跳,还以为看花眼了呢,这样的支持实在太给力了!另外也要感谢所有投月票的同学,在这里就不一一提名了,剑客发自肺腑的感激你们的支持!

    ————————————————

    鼓声隆隆,号角呜咽。

    八万黑山军把晋阳城围得水泄不通,开始从四面八方发起试探性的进攻。

    在太守张懿的软硬兼施之下,晋阳城内的各大豪族也明白了一个道理,现在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守住了晋阳城大家都好,要是晋阳守不住,张懿太守之位不保,只怕各族也难以安然无恙的度过这一劫,不被黑山军抢个倾家荡产才怪!

    所以得了张懿的借兵命令,各大豪族几乎都痛快的答应了下来,有人的出人有力的出力,不大会功夫就有一万两千多门客仆从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或者刀枪棍棒,或者斧头镰刀,滚石擂木,全都一口气堆上了城墙。

    除了士族的门客仆从之外,晋阳城内的寒门百姓也怕黑山军破城之后奸/淫掳掠,因此也不用官兵动员。上至六十的皓首老翁,下至十三四岁的垂髫幼童,各自拎着能用的家伙登上了晋阳城的四面城墙。协助官兵抵御黑山军的入侵。

    这样一来,晋阳城上的防御力量已经完全够用,七千郡兵、一万两千多门客仆从,再加上自发前来协助防守的一万八千多百姓,在宽阔的城墙上来回奔走的守御力量已经接近四万人,把攻守双方十一比一的比例缩小到了二比一左右。

    “搭浮桥,架云梯。全力攻城!一定要在天黑之前攻破晋阳城门!”

    冉闵将左手的钩戟挂在马鞍上,右手提了两丈一的双刃矛。在护城河这边来回驰骋。大声的督促黑山士卒趟过护城河,扛着云梯向城头发起最凶猛的攻势。

    冉闵虽然武力过人,但却不是有勇无谋的莽夫,他懂得出头的椽子先烂的道理。所以不会冲在最前面。而是指挥着张牛角的嫡系士卒向前猛冲猛打,等到把城头上的守军气力消耗的差不多了,等到守军精神萎靡,箭矢、擂木、滚石逐渐稀少的时候再亲自渡河攻城,必然能够花费最小的力气,取得最好的效果。

    “给我冲,后退者死!”

    看到有一名黑山军卒畏缩不前,冉闵大怒,策马向前。手中双刃矛横切。

    寒光一闪,顿时将这士卒拦腰截为两段。

    断成两块的尸体跌落进护城河里,当做了填河的物体。成为了河中浮尸里面的一员,殷红的鲜血把河水染成黑红色,让人触目惊心,刺鼻的血腥味让人闻之作呕。

    在冉闵的督促之下,黑山军不敢后退,只能鼓足勇气。踩着浮桥或者是水中的浮尸,顶着盾牌。冒着箭雨,艰难的向晋阳城下冲锋。

    “杀啊!”

    震天动地的喊杀声中,第一拨担任攻城死士的两千多人跨过了护城河,在死伤了接近一半之后,终于有千余人摸到了城墙脚下,然后喊着号子向城头上竖云梯。

    “给我顶住!”

    城头上一名全副披挂的校尉,挥舞着手中的佩剑,声嘶力竭的督促军民全力守城。

    一架挨着校尉最近的云梯上陆续的爬上了五六名黑山军,就像夏天刚刚从洞里爬到树上的知了猴一般,各自顶着盾牌,遮挡着箭矢与乱石,奋力争夺登城的头功。

    “给老子滚下去!”

    校尉大怒,挥舞着手中佩剑去砍云梯,虽然木屑纷飞,但短时间之内却也无法将这竹木制作的云梯砍倒。

    眼看着云梯上的黑山军越爬越靠上,只要再向上爬三五格,第一个悍卒就可以跳上城头,校尉情急之下,从女墙后面站起身来,奋力的将云梯向后掀去。

    云梯失去了支撑,顿时带着风声向后歪去。

    “哇啊……”

    “救命……”

    云梯上的黑山军纷纷跌落,嘴里胡乱的大喊大叫,运气好的掉进了护城河之中,捡回了一条性命。运气不好的摔落六七丈,跌的七窍流血,当场毙命;更惨的是那些掉到兵器、鹿角之上的兵卒,直接就被戳穿了尸体,连惨呼都喊不出来!

    “哈哈……老子看你们再爬呀?怎么不爬了?”

    一口气将云梯掀翻,摔得梯子上的黑山军惨不忍睹,校尉顿时放声大笑,冷不防却有一支利箭破空射来。

    “噗”的一声……

    力道强劲的箭矢一下子将校尉的额头射穿,余势未竭,甚至生生的将校尉头顶的铜盔生生凿穿。校尉连闷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一头栽下了城墙,成为了地上死尸中的一员,压在密密麻麻的黑山兵卒尸体之上。

    “第二拨,给我接着冲!”

    一箭射落了城头的校尉,冉闵将铁胎弓挂在背上,再次提起横亘在马鞍前面的长矛,大声的下令攻城。

    随着冉闵的一声令下,第二拨两千多人,再次顶着盾牌,冒着纷纷的箭雨,跨过护城河,向晋阳城墙发起了更加凶猛的攻势。

    “让开,让开,换弩兵!”

    看到这边的攻势比较猛烈,守城的副将大手一挥,一支三百人的弩兵队伍列队而来,在城墙上用弩弓对着攀登的黑山军一阵猛射。

    “嗖、嗖、嗖……”

    一阵暴雨般的怒射,顿时让城下张牛角所部伏尸成片,堆积的层层叠叠,成堆成摞。

    趁着黑山贼被强弩射懵的机会,副将一声令下,百十名力卒一拥上前,将搭在城墙上面的十几架云梯纷纷掀翻。让那些躲过了强弩的黑山悍卒坠落在了城墙之下,摔得噼里啪啦,血肉模糊。

    “给我狠狠的砸!”

    随着副将一声令下,老翁幼童,门客仆从从弩兵的后面挤了出来,将手里的酒坛一般大小的石块,或者是带着钉子的擂木狠狠的砸了下去。顿时又是一阵鬼哭狼嚎,瞬间又有数百名张牛角嫡系兵卒喋血城下。

    “混账,都他奶奶的出工不出力,等着看我张牛角的笑话么?”

    张牛角选择了一处高地观战,眼看着自己的嫡系人马伏尸成片,就像被收割的麦子般一浪一浪的倒下,顿时心疼不已。

    再看看其他三面攻城的人马,明显在保存实力,每一拨只有三五百人发起冲锋,主力大军躲在数百丈之后朝城墙上放箭,呐喊着虚张声势。但由于距离太远,大多数箭支还没射到城墙之上,就已经成了强弩之末,纷纷坠地,掉落进护城河中。

    甚至就连与张牛角关系最铁的褚飞燕都没有全力攻城,只是调动着人马来来回回,做着试探性的进攻,不敢向城头发起刺刀见血的肉搏战。

    张牛角虽然愤怒,但碍于情面也不好意思直接去斥责褚飞燕,一扭头看到了攻打西门的于氐根所部甚至停下了进攻,只是站在护城河这边,与城墙上的守军互射。若是各部都这样打下去,就算射到猴年马月也难以踏进晋阳城一步!

    “该死的于氐根,老子这就去问问他还想不想在黑山军中混下去?”

    怒不可遏的张牛角一声唿哨,喊一声“随我来”,引领了两百名心腹骑士朝于氐根所部疾驰而去,打算劈头盖脸的怒骂这厮一顿,否则难泄心头之恨!

    太守张懿一直躲在女墙后面,悄悄的观察张牛角的一举一动,突然看到他领了数百骑朝城墙下面疾驰而来,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完全忘记了城墙上还有千余名弓弩手。心下不由得笑开了花,心中暗道张牛角这厮真是自寻死路,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强弩兵,全部在女墙下面隐藏,待敌将过来之后,一起站出来放箭!哪怕被城下的黑山军射中,也不得退缩!射中张牛角者,加封偏将,赏黄金百两!”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三百多强弩兵顿时热血澎湃,将手中威力强大,射程远胜普通弓箭的强弩搭上利箭,拉到最大限度,低头埋藏在女墙之下,蓄势待发。

    “驾!”

    轰隆隆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黑山军大当家的张牛角引领着二百余心腹骑兵席卷而来,片刻间就来到于氐根军中,距离城墙不过两百丈左右的距离。

    “于氐根,你这混账东西,还想不想在黑山军中……”

    还没来到于氐根马前,张牛角就扬起了手中的马鞭,朝着于氐根大声怒骂。

    “给我狠狠的射!”

    看到张牛角进入了强弩兵的射程范围之中,张懿心头一阵狂喜,突然从女墙后面站了起来,狠狠的挥手下令,“射死张牛角者,升将军,赏黄金百两!”

    “呼啦啦”一声……

    随着张懿一声令下,藏在女墙后面的三百多强弩兵同时站起了起来,将手中的强弩瞄准了不远处的张牛角。(未完待续)

    ...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