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二十五 中原双骄

    颍川郡下辖十七县,土地肥沃,经济繁荣,拥有人口一百二十万,是黄巾起义爆发之前除京师之外最富庶的地方。

    在这皇权至上的封建年代,每个富庶的地方都会有大小不一的士族存在。而在颍川,最出名的士族自然首推荀氏家族。

    要说起荀氏一族的辉煌,至少要向前追溯五百年直到战国时代,中原地区的荀家出了一个著名的儒学大家,名字叫做荀况,他也是后来颍川荀氏家族的先祖。

    荀况出生于战国时期的赵国,自幼研习儒家思想,取得了巨大成就,将儒学发扬光大,成为了继孔子、孟子之后的又一儒学大师。而这荀况也就是后人嘴里称呼的“荀子”。

    论名气,荀子不及孔、孟两大贤圣,但说起他的两位高徒,绝对是如雷贯耳一般的存在。一个便是法家始祖韩非子,另一个是辅佐秦皇嬴政扫平六国,官拜丞相的李斯。也许有人不知道荀子之名,但不知道韩非与李斯大名的却绝对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

    及至后来,东汉顺帝年间,也就是距今八十年前,荀家又出了一个德才兼备,名扬天下的人物,他的名字叫做荀淑。

    荀淑做的官不算大,最高时官拜郎中,后来又做了地方的国相。但荀淑培养出来的八个儿子,却个个都是人杰,皆是德才兼备,品行俱优的贤良,被世人称之为“荀士八龙”。

    荀氏八龙之中官职做的最高的是老六荀爽。曾经官拜司空,在东汉时期,司空已经是三公之一。整个大汉朝廷举足轻重的人物。荀爽的其他兄弟也有出仕在地方担任郡守、国相的,也有隐居修学问道的,俱都为世人称颂仰慕。

    而刘辩拍腿称赞的王佐之才便是荀氏家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荀氏八龙老二荀绲的第五个儿子荀彧,被世人称之为“王佐之才”。后来也成为了曹魏的内政领袖,萧何一般的人物,官拜侍中、录尚书事、持节总督曹魏百官。甚至可以称之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也毫不夸张。

    到了晚年。曹操权力日渐膨胀,先自称魏公,后来又接受幕僚建议,进爵称魏王。忠于汉室的荀彧对此坚决反对。尽管此时的他已经与曹操亲密无间的合作了二十多年,但作为世代蒙受朝廷隆恩的荀氏传人,荀彧仍然坚定的维护着大汉朝苟延残喘的正统地位。

    但政治是残酷无情的,哪怕之前再亲密无间,情同手足,但反对自己的霸业却是曹操不能容忍的。因此赏赐荀彧空盒一个,命他进食。荀彧自知曹操称王之意已决,对自己已经不能容忍,便服毒自尽。用生命为大汉王朝画上了最后的句号。

    荀彧既死,曹操追念其功,对外谎称荀彧病死。追封万岁亭候,以三公之礼厚葬。到了魏元帝曹奂时期,念及荀彧治国之功,将其追赠为太尉。

    “那前面便是荀氏家族居住的颍阴县城了,殿下进城打听一下,便知荀文若的府邸!”

    荀氏一族名满颍川。刘辩很轻易的就找到了一个向导。在他的带领之下,领着三千轻骑。狂奔了两个半时辰,赶了一百五十里路,终于抵达了荀氏一族所在的颍阴县城。

    “多谢老丈!”

    刘辩拱手道谢,吩咐随从赏了一块碎金子,然后策马直奔城下。三千精骑,卷起漫天尘土,席卷而至。

    县令听说弘农王率军到来,不知何故,吓得面色如土,急忙打开城门迎接。跪拜在地:“小吏不知大王驾到,有失远迎,还乞恕罪!”

    刘辩翻身下马,也不啰嗦:“寡人此行专为拜访询问若而来,麻烦县令前面带路。”

    其实,刘辩并不知道,一开始自己与荀彧的距离只有咫尺,甚至曾经见过面。

    今年二十七岁的荀彧于去年春季被举孝廉,仗着担任司空的叔父荀爽的提拔,被调到洛阳皇宫之中担任守宫令,掌管皇帝使用的笔墨纸砚。那时候灵帝刘宏尚未驾崩,刘辩还是年幼懵懂的太子。

    到了夏天,灵帝驾崩之后洛阳城里突然变得风起云涌,先是大将军何进与十常侍暗斗身死,之后董卓进京将洛阳搅了个天翻地覆,擅杀大臣,残害无辜,夜宿龙床,奸/淫宫女,弄得人人自危,荀彧见势不妙,弃官而去,悄悄返回了故乡隐居。

    也幸亏刘辩来的正是时候,若是早一些或者晚一些,只怕荀彧都未必会呆在故乡,说起来也算是一种缘分。

    闲来无事,正在后院种菜解闷的荀彧听说弘农王突然前来拜访自己,不由得吓了一大跳,手里的扁担失手落地,“什么,曾经的天子竟然来拜访我荀彧?”

    “正是,县令大人带着来的,后面跟了好多的官兵,黑压压的一大片,好吓人!”

    十四岁的仆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心急火燎的向主人说道。

    荀彧把掉落在地的扁担踢到一旁,从袖子里掏出手帕擦拭了一下额头,满腹狐疑的自言自语:“曾经的天子,据说马上要重登帝位的弘农王竟然来拜访我?这、这作何解释?”

    荀氏家族虽然名满中原,荀彧自己也是少年知名,人称“王佐之才”,但那也只是相对于平民百姓以及凡夫俗子来说的。荀彧可不会没有自知之明的认为,就连高高在上的刘辩都会被自己的名声所吸引。

    “主人,你在京师的时候是不是犯了什么王法,或者偷拿皇宫里的东西了?所以弘农王才带着大军来抓你?”

    也不知道十四岁的仆童被这大阵仗吓傻了,还是对自己的主人人品有所怀疑,口不择言的胡言乱语,“要不然主人你从后门逃跑算了,换上一身仆人的衣服,官军未必认识你!”

    “胡言乱语!”

    荀彧的修养极好,对于仆童口无遮拦的乱说并不生气,“你的主人岂是这种人品?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天子前来拜访,我便出去见见,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荀彧说完便匆匆换了一身衣服,带着荀氏家族的几个头面人物前来拜谒弘农王。

    “庶民荀彧拜见弘农王殿下!”

    远远的看到了年轻的弘农王,荀彧也不敢仔细打量,与族人同时跪地,稽首顿拜。

    荀彧不敢打量刘辩,但刘辩却要好好的打量他,只见荀彧二十六七岁的模样,身高七尺左右,面目清秀,甚至可以用漂亮来形容,眉目之间透着儒雅气质,一举一行文质彬彬。

    “给我分析检测一下荀彧的能力!”趁着荀彧跪地的间隙,刘辩向系统发出了指示。

    “叮咚……系统正在分析中,请宿主稍候!”

    “叮咚……分析完毕,巅峰荀彧——武力42,统率74,智力95,政治99。属性:王佐——治国有方,文能安邦。若得到重用,可成就萧何之功。”

    “当前荀彧——武力42,统率68,智力94,政治95.”

    “接近满百的政治能力,果然是王佐之才!”

    听完了系统对荀彧的分析,刘辩心中几乎乐开了花,急忙弯腰躬身,把荀彧从地上扶了起来:“荀文若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寒暄过后,刘辩开门见山的道明来意:“寡人欲重登帝位,闻听荀文若有王佐之才,故此前来拜访。还望文若先生能够欣然出山,辅佐寡人重振汉室!”

    没想到刘辩真的是来邀请自己出仕辅佐的,荀彧心中登时热血沸腾,眼眶中更是泪珠晶莹,再次跪地谢恩:“荀家世受皇恩,誓死为汉室效力。殿下鞍马劳顿,前来拜访荀彧一介无名之辈,庶民心中诚惶诚恐,岂能不誓死相报?自当携带家眷,追随殿下左右,以效犬马之劳!”

    一个有情一个有意,自然是皆大欢喜。

    君主言欢,荀彧一边命妻子收拾行囊,一边命婢子奉上茶水,招待弘农王一行。茶过三巡,不解的问道:“彧只是一介无名之辈,如何惊扰了殿下圣听,竟然亲自前来寻访庶民?”

    刘辩早就想好了答案,呷了一口茶水,笑道:“呵呵……听汝南许子将评论过荀文若的大名,率军途径颍川,故此前来拜访。”

    顿了一顿,又问道:“荀文若可是有个叫做郭奉孝的好友?”

    荀彧吃了一惊,荀家一族名气比较大,弘农王听过自己的名字还好理解,他怎么连郭嘉的名字也知道?他到底还知道什么?

    “殿下竟然也知道奉孝之名?”荀彧的语气明显的有些激动。

    刘辩也知道自己问的有些急,不动声色的道:“我也是从许子将的嘴里听说的,他称赞荀文若有王佐之才,郭奉孝有子房之谋!”

    许劭这个时代的评论家果然是百试百灵,只要拿他来当做盾牌,基本上都可以抵挡过去。被他称赞的人不在少数,识人之名更是名闻天下,所以荀彧便不复怀疑。

    “彧岂敢当王佐之才,但奉孝有子房之谋却是并不夸张,庶民比之奉孝,犹如萤火比之皓月,不敢争辉!”荀彧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刘辩屏住呼吸,问道:“不知这郭奉孝现在何处?”

    (今天只收获了5张月票,哪位兄弟还有啊?支持一下呗)(未完待续)

    ...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