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二十三 白马之约

    (弟兄们的支持真给力,与前面的差距缩小到了4o票,前十名近在咫尺,再次拜求月票!还望弟兄们多多照顾,待处理完琐事,必然全力更新)

    万物复苏,天地间一片盎然春色。

    已经是四月的天气,人们脱下又笨又厚的冬装,换上了轻便的春装。

    身上的衣衫可以脱去,但诸侯的心情却陷入了厚重的冰封,在接受册封与拒绝之间摇摆不定,一个个瞻前顾后,谁也不肯轻易做出抉择。

    蓦地,又一声炸雷在诸侯之间响起,最终让这个一开始就各怀鬼胎的联盟在阳光明媚的春天土崩瓦解。

    袁术不满袁绍被册封为渤海王,扬言道:“袁家四世三公,享誉海内,封王赐爵,实至名归。然袁绍乃是庶出之子,何德何能称王道孤?”

    愤怒的袁术遂召集部将,自称“大圣武德淮南王”,并且夜袭豫州刺史孔伷,将其斩杀,然后劫掠了关东联军囤积在封丘粮仓的一百一十万石粮食,向南绝尘而去。径自回了汝南老巢,让关东诸侯顿时傻了眼。

    没了封丘的粮仓,各诸侯自带的粮食最多只能维持二十天,这让诸侯在大骂袁术的同时,却又各自松了一口气。各路诸侯早就想找个借口退出联盟,只是谁也不好意思做第一个站出来吃螃蟹的人,虽然俱都归心似箭,但也只能硬耗着。

    而现在。袁术劫粮而去,终于给了各路诸侯一个冠冕堂皇离去的理由。况且兖州刺史刘岱已经率先退回兖州,加冕鲁王。其他诸侯自然不会再坚持下去。

    一天的时间下来,至少有十路人马拔营而去,归心似箭的诸侯甚至没有向袁绍与刘辩辞别,或者是羞于相见,也许是压根就没把袁绍和刘辩放在眼里。

    但无论是哪种原因,到傍晚的时候,十八路诸侯只剩下了袁绍、公孙瓒、曹操、陶谦、孔融、刘辩等六路人马还驻扎在酸枣的旷野上。

    曾经绵延二十里。巍峨雄壮的连营变得空荡荡的一片,甚至让虎牢关上的西凉军都感到不适应。

    “大势已去。当连夜拔营退兵,返回江东!”

    刘辩沐浴着春夜的暖风,眺望西方朦朦胧胧的虎牢关,敏锐的察觉到了危险。

    走了十几路诸侯之后。联军的兵力锐减了一半,只剩下十六七万人,这与虎牢关中的驻军数目相当,倘若西凉军倾巢而出,发动强袭,两军势必陷入苦战,就算能够侥幸获胜,定然也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当然,刘辩的身份摆在这里。自然不能像其他诸侯那样悄悄开溜;一面传令连夜拔营,一面派使者赶赴各营,把江东军即将撤退的消息通知其他五路诸侯。

    得了消息。孔融最先赶了过来,向刘辩施礼道:“臣孔融坚决支持陛下重登帝位,愿意交出北海太守印绶,及本部一万三千人马。然后追随天子南下,拥立陛下登基!”

    “孔文举真忠臣也,寡人登基之日。必以三公之位相授!”

    难得孔融这么忠心,而且他的名气又足够大。刘辩当即许下重诺。就是为了让天下的诸侯看看,我刘辩绝不会亏待忠臣,刘协能给的,我刘辩一样能给!

    经过一番商议,刘辩决定任命魏延担任北海太守,徐庶为参军,关胜、凌操为副将,跟着孔融到他的营寨里接收军队,然后拔营向东,带着印绶前往北海驻军。努力在北方的土地上开辟一块根据地,为日后渡江平定中原打下良好的基础。

    魏延欣然领命,临走之前特来辞别冯蘅:“延受命担任北海太守,望冯王姬在金陵城中多多照应。倘若有人在主公面前诋毁魏延,还请王姬替某美言几句,并且使人通报一声,必然铭记于心,没齿难忘!”

    “魏将军客气了,阿衡能有今日之富贵,多亏了将军引荐!”

    冯蘅微笑着向魏延还礼:“太后似乎不太喜欢我,而且唐姬有了身孕,听说在江东还有个担任大都督的穆桂英,也是殿下的挚爱。这后/宫的日子实在艰难,阿衡以后在宫中的地位尚需要将军呼应呢!”

    冯蘅一边说话一边犯愁,自从唐姬到来之后,自己已经有些日子没有与刘辩行鱼水之欢了。前些日子谎称有了身孕骗过了太后,倘若再下去一段时间肚子仍然没有动静的话,只怕太后决然饶不了自己。

    “唉……等回到金陵城之后,一定要缠着殿下多多承欢,但愿上苍保佑阿衡早点怀上龙种吧!”冯蘅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暗自祈祷。

    魏延辞别了冯蘅,带着徐庶、关胜、凌操等几个副手,跟着孔融到北海军的营寨里收编部队。从一介太守的部曲摇身一变成了未来天子的嫡系人马,北海军自然欢欣鼓舞,对于魏延的到来笑脸相迎,各将校纷纷前来参拜,然后拔营收拾辎重,借着月色连夜向东方而去。

    孔融走后,陶谦也带着随从前来拜访;并且表态坚决支持刘辩登基,对于洛阳天子册封的下邳候绝不接受。但却又不像孔融一样洒脱干脆,把兵权与印绶交出来。

    对于陶谦的顾虑,刘辩并不责怪。能够混到一州刺史的地位,而且牢牢的将徐州掌控在手中,这说明陶谦付出了很大的心血,就这样交出去肯定不舍,这也是人之常情。只要能够争取到陶谦的支持,就算是喜事一桩。掌控徐州的事情不可操之过急,还是循序渐进方为上策!

    除了孔融、陶谦之外,公孙瓒与曹操并没有亲自来送行,而是派了使者代替送行。刘辩猜测这两人目前可能都在犹豫之中,既不想得罪自己又不想让别人看到与自己走的太近,所以采取了折衷的方法。

    曹操的使者话语简单明了,只是送上一些祝福,并且表示曹操愿意支持弘农王重夺帝位。而公孙瓒的使者则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篇,一再提醒弘农王别忘了幽州刺史之约,只要能以幽州刺史相授,公孙瓒必然全力支持弘农王登基称帝,在北方永远臣服,绝无二心。

    想起赵云出走的事情,刘辩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向使者拱手道:“寡人与公孙将军之约,自然不会忘记!前番约定以赵子龙作为交换,而今听闻子龙不知所踪。你可以回去告诉公孙将军,若是能拿骏马五千匹交换,必然以幽州刺史相授。若是能够送出一万匹战马,寡人则以幽州牧之位相授,并且加封公孙将军为北平候。”

    “此事不敢擅作主张,殿下稍等,容某回禀公孙将军,再做答复!”

    公孙瓒的使者飞快的打马回营,向公孙瓒禀明了刘辩提出的条件。

    公孙瓒略作思忖之后亲自带了随从前来拜谒弘农王,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公孙瓒决定拿出一万匹战马来交换幽州牧及北平候的职位。

    公孙瓒在燕、蓟一带经营多年,自己手下就有两万匹战马,其中一万两千人就是名震天下的“白马义从”。而且羌族、鲜卑、乌桓等异族俱都十分忌惮公孙瓒的威名,时常供奉马匹,只要公孙瓒开口,半买半索的弄到一万匹战马,绝对不难。

    而多付出五千匹战马,就能把幽州刺史提升到幽州牧,公孙瓒怎么想都觉得划算。一州刺史按照职位定义来说,职权所在是刺查地方情报,向朝廷检举弹劾。虽然后来逐渐掌握了地方实权,但终究名不正言不顺,有些不伦不类的样子。

    而州牧则不同,自从前几年刘焉向灵帝刘宏奏请设立州牧之后,刘焉就成了大汉朝的第一个封疆大吏,总督地方大权,将军、政、民所有的事情一肩挑,简直就是一州之王。若是能够用一万匹战马换回州牧之职,对于公孙瓒来说简直是祖坟冒青烟,更何况还能获得一个北平候的爵位!

    “天子尽管放心,一万匹战马定然如数送到江东!”

    公孙瓒心中欢喜,嘴里对刘辩的称呼也从殿下直接变成了天子。

    “寡人部下缺少马匹,公孙将军营寨之中现在就有一万多匹战马,现在便拨给孤五千匹战马如何?”刘辩却不想望眼欲穿的等待,直接让公孙瓒现在就支付一半的承诺。

    公孙瓒略作思考,虽然有些顾虑,最终还是答应了刘辩的请求:“既然天子急需马匹,瓒便提前拨付给陛下五千匹战马,还望天子登基之后切勿食言!”

    刘辩牵了公孙瓒的手大笑道:“尊师卢植将拜为三公,寡人岂会失信与你?”

    既然刘辩这样说,公孙瓒便再也没有顾虑,径自回营挑选了五千匹战马送到了刘辩大营,然后拱手辞别。传令拔营向北,连夜撤退。

    看着公孙瓒送来的五千匹战马,绝大部分都是白色大宛良马,这可是在江南筹措不到的,刘辩不由得心花怒放。既然袁绍迟迟不来送别,也懒得理他,看到军队拔营完毕,便传令连夜撤退。

    当下,由徐晃、林冲担任先锋,刘辩带着刘伯温、刘晔等文臣,在卫僵、周泰、花荣等武将的护卫之下,簇拥着何后的凤銮,以及拉着唐姬、冯蘅的马车行走在中军;由秦琼、岳飞、徐晃三员大将带着刚刚骑上白马的五千精锐殿后,借着月色向南方而去。(未完待续)

    ...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