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一十五 绝世好母亲

    (二更送上,继续求月票冲新书月票榜,有票的朋友,请助剑客一臂之力啊!)

    连续数日的急行军,虎牢关已经隐约在望。

    让何后感到庆幸的是,孙坚的人马并没有卷土重来,也许是孙坚的驻军太远,追赶不及;亦或是孙坚还没有做好公开与汉室决裂的准备,否则他就不会让部曲更换了军装遮掩身份。

    但不管是那种原因,孙坚的人马都没有再次追来。护送何后的队伍在舞阳县境内与前来接应的魏延会合,然后向北急行军,奔波数日之后终于安然抵达了酸枣境内。

    得知太后与唐姬到来,刘辩亲自带了刘伯温、岳飞等文武幕僚,率领五千精锐出了营寨,向南迎出十五里。

    虽然虎牢关中的西凉铁骑来去如风,但自从三天前被江东军重创,华雄被斩,徐荣被擒,西凉军的士气由盛转衰,急速衰落。三天以来,就连城门都未曾打开过,因此刘辩完全不担心吕布杀出关来。

    这几日以来,岳飞一直在向兵卒传授拒马枪的排列方法,以及用枪矛克制骑兵的战术,士兵们一个个茅塞顿开,练得满头大汗,对于岳飞的传授俱都是心悦诚服。连续几天下来,一个个收获颇丰,倘若西凉骑兵再次杀出关来,少不得让他们再喝一壶。

    “母后,一路上让你受苦了!”

    当看到雍容华贵。风韵绰约的美少妇便宜母亲从銮驾中走下来的时候,刘辩快步上前,躬身行了参拜之礼。

    看到了久别重逢的爱子。何后顿时眼泪盈眶,恨不能将儿子拥在怀中,嘘寒问暖一番;但在众目睽睽之下,碍于自己太后的身份,也只能保持母仪天下的姿态。

    “皇儿不必多礼!”

    何后面带微笑,握了刘辩的双手,笑盈盈的上下打量了刘辩一番。连声夸奖:“想不到半年不见,我的皇儿竟然长成大人了。这个头比母后都高出了半头呢!相貌也是越来越英俊,称之为器宇轩昂一点都不为过。”

    “呵呵……让母后谬赞了!”

    刘辩任由何后牵着自己的手,面带微笑的谦虚了一句。心里想到的却是,母后的风韵也是更胜从前啊。唉,这母亲只比自己大了十几岁,相处的时候真是亚历山大呢!

    唐姬也从后面的马车上下来,捧着微微隆起的腹部走到了刘辩面前,躬身就要施礼:“臣妾……”

    “好了,你身体不便,就不必多礼了,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就行!”

    唐姬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何后伸手阻止。

    “唐姬她怎么了?”刘辩一脸诧异的问道。

    何后面带微笑的指了指唐姬的肚子:“皇儿啊。你就快要做父亲了!”

    刘辩听后一阵愕然,先是惊讶接着又是兴奋还有一种哭笑不得,总之各种心情一下子涌上了心头。自己今年加上虚岁才十五岁。若是放在前世,现在还是一个初中学生,没想到现在却要做父亲了,这肩头的责任当真是沉重呢!

    短暂的错愕之后,刘辩随即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就算自己再没有心理准备,也要做出一副欢天喜地的样子:“哈哈……爱姬辛苦了。从今以后孤必然不会再让你担惊受怕,定要好好的呵护你们母子!”

    看到自家丈夫长得越发英俊。气度不凡,唐姬心中也是欢喜,低头道:“为殿下繁衍子嗣,乃是臣妾份内之事,哪有辛苦一说!妾身倒是该谢过殿下宠幸之恩,让臣妾即将身为人母。”

    听了弘农王一家人的对话,刘伯温带领着众文武幕僚一起上前恭贺,然后又齐齐参拜何太后。施礼完毕,刘辩又把刘伯温、岳飞、秦琼等文武一一向太后做了介绍,何后知道这些人都是儿子的左膀右臂,也不敢倨傲,微笑着俱都勉励一番。

    “末将魏延拜见殿下,这趟南阳之行幸不辱命,安然无恙的把太后与唐王姬护送了过来!”

    待众文武与何后寒暄完毕之后,魏延趋前一步,躬身施礼,参拜弘农王。

    刘辩扶起魏延褒奖了几句,这才把目落放在魏延身后几个人的身上,只见这几人俱都相貌堂堂,气质不凡,尤其是其中一个阔面重颐,眉眼俊朗,身材魁伟的将军更是惹人注目。

    “不知这几人如何称呼?”刘辩笑背负双手,笑吟吟的问道。

    不等别人介绍,徐庶就上前单膝跪拜:“庶民徐庶参见殿下,去年蒙大王留书召唤,故此邀约了好友,前来投奔。在宛城巧遇太后銮驾,故此护送前来,从今以后愿为大王效犬马之劳,以报知遇之恩。”

    “原来你就是徐元直啊,快快请起!”

    没想到徐庶竟然与便宜母亲一块到来,实在是让刘辩喜出望外,急忙伸手把徐庶从地上扶起,勉励道:“娄子伯先生向孤推荐你,说你胸有韬略,身怀侠气,孤自然要重用。你就暂时先在寡人身边担任参军之职,待立下功劳之后,再行封赏!”

    “谢殿下提拔之恩!”

    由一介游侠儿,甚至是杀人犯变成了前任天子麾下的参军,将来光宗耀祖,封侯拜相也不是没有可能,徐庶心情甚是欢悦。

    “叮咚……宿主获得徐庶愉悦点9个,目前拥有愉悦点总数29个。”

    既然系统精灵主动跳了出来,刘辩自然不会让它闲着。趁徐庶施礼的时候,悄悄向系统下达了指示:“给我分析测量一下徐庶的各项能力。”

    “叮咚……系统正在分析众,分析完毕。”

    “巅峰徐庶——武力72,统率87,智力94,政治89。”

    “当前徐庶——武力,统率75,智力89,政治78.”

    没想到徐庶现在的数值和巅峰的数值差距竟然如此巨大,这还是刘辩第一次遇到。尤其是统率值差了22点,政治差了22点,看来还有相当高的空间需要提升。以后必须把徐庶好好的锤炼,才能把他的潜力彻底开发出来。

    和徐庶寒暄完毕,刘辩又把目光落在了杨奉和徐晃的脸上:“这两位是?”

    “罪臣杨奉,参拜弘农王殿下!”

    听到了刘辩的询问,杨奉慌忙跪拜施礼,口称罪臣。

    “杨奉,这个名字如此熟悉?难道是白波贼的渠帅杨奉?”刘辩在心里自言自语,“不对啊,白波贼的活动范围一直在黄河以北,这个杨奉怎么出现在了南阳一带?难道是同名之人?”

    就在刘辩满脸疑惑的时候,何太后已经开口:“这位杨奉将军虽然出自白波贼,但心怀汉室,哀家这次能够安然无恙的来到酸枣,多亏了杨奉与徐晃的功劳!”

    “徐晃?”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刘辩心中一惊,差点失声问了出来。

    倘若说只有一个杨奉出现,或许有可能是同名之人;但当徐晃、杨奉两个名字同时出现的时候,就绝对不会这么凑巧了!

    更何况便宜母亲方才还提到了白波贼,那么这两人定是后来死在刘备刀下的杨奉,以及曹魏五子良将之一,有周亚夫之风,不在张辽之下的徐晃徐公明!

    “哈哈……我的便宜母亲啊,你真是个绝世好母亲,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的给我拐来了一员大将,这可是当世准一流的武将,武艺娴熟,统帅过人,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大元宝!”

    左看看徐晃,右看看风韵迷人的便宜母亲,刘辩的心里几乎乐开了花,要不是碍着文武百官在场,说不得要给这绝世好母亲一个熊抱,如此方能表达心中的愉悦之情!

    “罪将徐晃参见弘农王殿下!”

    听到何太后向弘农王介绍自己,徐晃趋前一步,跪地施礼参拜。

    “徐将军不必多礼,你护卫母后有功,何来罪将之说?寡人看你一表人才,必然是身怀武艺,好生的为孤效力,将来封侯拜将,流芳千古,不再话下!”

    刘辩强忍着心中的兴奋,表面上装出一副稳如泰山的帝王风范,亲手将徐晃扶了起来。

    听得弘农王如此夸赞自己,徐晃心中虽然高兴,但脸上却不动声色的谦虚道:“不敢当大王夸奖,晃必然为大王效犬马之劳,驱驰沙场,死而无怨!”

    “叮咚……获得徐晃愉悦点9个,宿主目前持有的愉悦点总数为28个。”

    “给我分析一下徐晃的各项能力。”趁着徐晃表示忠心的时候,刘辩再次向系统传达了指示。

    “叮咚……系统正在分析众,请宿主稍候片刻。”

    “叮咚……分析完毕,巅峰徐晃——武力94,统率92,智力73,政治56。”

    “当前徐晃——武力94,统率88,智力73,政治49。属性:毅重——危急时刻拥有冷静的应对能力,常常能够做出反败为胜的决定。”

    “大善,终于获得了一个拥有特殊属性的当世将领,不错不错!”

    听完了系统对徐晃的分析之后,刘辩心中更加欢喜。

    对徐晃越看越是喜爱,这可是自己手下的高统将领,等达到巅峰之后,统率能力仅次于岳飞、穆桂英二人,犹在甘宁、魏延、秦琼之上,便宜母亲送给自己的这份大礼,不可谓不厚重!(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