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一十四 河东猛将

    (大过年的,亲朋好友都在喝茶聊天,剑客却苦逼的码字,求月票、订阅、打赏鼓励一下)

    白波军起源于黄河以北襄汾境内的白波谷,起义领袖是黄巾余部郭太,人数最多的时候发展到将近十万人,与黑山军、葛坡军并列黄巾之后的三大地方叛军。

    及至后来,郭太在与皇甫嵩作战的时候战死,白波军遭受重创,自此分崩离析,分别形成了以韩暹、李乐、杨奉、胡才、郭礼、张弩等人为渠帅的多股地方叛军,多者近万人,少则四五千,大小不一,有时互相攻伐,有时又互相救援。

    而杨奉就是其中较有实力的一股,麾下拥有八千多精壮,一直盘踞在襄汾境内的姑射山上,日夜梦想着能够壮大自己的实力,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情。

    去年秋天,杨奉得到消息,盘踞在南阳、汝南交界处的一支五千余人的葛坡军缺衣少粮,走投无路,打算北上襄汾投奔白波帅李乐。

    杨奉听后就决定先下手为强,主动出击前往豫州境内收编这股濒临绝境的葛坡军,借以壮大自己的实力。

    于是杨奉留下副手驻守姑射山,自己带了四千精锐渡过黄河,沿着小道悄悄的潜入了豫州境内,打算找到这股葛坡军,威逼利诱,收编到自己的麾下。

    谁知道杨奉刚刚进入了汝南境内,就接到了噩耗,这支五千人的葛坡军在北上投奔李乐的路途中遭到了袁术部将纪灵的伏击。几乎被斩杀殆尽,余者尽皆被俘。

    得了这个消息,杨奉好不沮丧。只好下令班师返回襄汾。却不曾想这时候突然爆发了关东联军讨伐董卓的大战,双方四五十万人马在河南境内没日没夜的厮杀,鸟兽难过,道路被阻。

    若是冒险穿过河南,万一遇上了哪支诸侯的人马或者西凉军,杨奉手下的这支四千人的白波军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收编不成反而断了退路。杨奉欲哭无泪。

    无奈之下,杨奉只好改弦易辙。打算向西走宛城过汉中,从阳平关绕个大圈回襄汾,或者向东过谯郡,走青州过泰山。再由魏郡返回老巢。

    只是由于关东军和西凉军起了战事,各地俱都加强了巡防力量,但凡有个风吹草动就派兵阻击。杨奉走宛城的时候受到了刘磐荆州军的强力拦截,损失近千;无奈之下又向东走谯郡,还没出去汝南,又遭到了袁术部将纪灵的强袭,再次损失了千人。

    插翅难飞,有家难归,杨奉偷鸡不成蚀把米。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无奈之下只好在汝南与南阳交界处的群山之中落草为寇,期盼着关东军与西凉军的战事尽早结束。自己好率领残部原路返回。

    人倒霉了喝凉水都会塞牙缝,就在杨奉躲在深山中,度日如年,惶惶不可终日的时候,又有来自姑射山的亲信带来了噩耗。说白波帅李乐为了报复杨奉的挖角之仇,趁着杨奉不在的时候。软硬兼施,吞并了杨奉的四千余部。

    这下子。杨奉彻底蒙圈了。

    手下只有两千人马,就算返回了襄汾,到最后也是被其他渠帅吞并的命运,走投无路之下,杨奉开始动了归顺朝廷的心思。

    在正常的历史上,杨奉也是这样干的,因为护送献帝返回洛阳有功,不但把自己洗白了,还捞了一个车骑将军的封号。虽然也没人把他这个车骑将军当回事,但至少有了光明正大的身份,彻底告别了叛军的行列。

    环顾周围诸侯,杨奉与袁术、刘表结了仇,不愿意归顺他们,一直在盘算着找个机会去汉中投靠张鲁,忽然听闻何太后自宛城向北,准备北上酸枣回合弘农王。

    杨奉得了消息,大喜过望,于是率部下山,前来护驾。只要能得了太后的嘉奖,比投靠任何诸侯都要前途光明。那些诸侯到最后都是要向天子称臣的,而弘农王却极有可能再次夺回天子之位,到时候自己摇身一变,就成了中兴名将,傻子才去投靠诸侯呢!

    杨奉驱赶着部曲,从汝南的山林之中一路追来,终于在博望坡追上了尾巴。正要上前拜见何太后,禀明来意。忽听的杀声四起,命斥候探听得知,有一支不明来历的队伍前来劫驾,杨奉听后大喜,自知立功机会就在眼前,便率领了部曲奋力来救。

    “休要惊扰了太后銮驾,杨奉特来护驾,逆贼下马受死!”

    看到韩当一口铁矛大杀四方,杨奉拍马舞刀,前来挑战。

    两马相交,战有十余回合,杨奉抵挡不住,拨马败走。韩当也不追赶,挥舞着铁矛,奋力的冲向何太后的凤銮。

    “公明何在?速速护驾!”

    杨奉一边拨马败退,一边大声呼喝。

    白波军中,一员身高八尺五寸,浓眉大眼,器宇轩昂,年约二十七八岁,头戴青色虎皮帻帽,手提开山大斧,胯下骅骝马的大将应声而出。

    “河东徐公明在此,贼人休要猖狂!”

    “哪里来的无名之辈,下马受死!”

    韩当大怒,勒马舞刀,奔着徐晃一阵劈头盖脸的猛砍猛杀,企图一鼓作气的将对方斩于马下。

    只是让韩当意外的是,对手不但长得相貌堂堂,似乎武艺更加出色。一阵刀来斧往之后,自己反而渐渐的处在了下风。战有三十回合,韩当逐渐不支,左支右拙,险象环生。

    “公义休慌,某来助你!”

    黄盖在乱军之中奋力冲杀,忽然发现韩当处在了险境,便挥舞手中一对铁鞭,前来助战。

    两员大将以二敌一,走马灯般厮杀,酣战四五十会合,胜负难分。

    徐晃抖擞精神,挥舞着手中开山大斧,力战二将,丝毫不落下风,反而有愈战愈勇的趋势。

    两员领头的大将被缠住,杨奉、徐庶重新返回,指挥着官兵、白波军、游侠儿集合在一起,向黑衣军发起了反攻,逐渐占据了上风,将对方杀的节节后退。

    “被这半路里杀出的人马坏了计划,大势已去,速速撤退,禀报主公再做定夺!”

    黄盖虚晃一鞭,逼退徐晃,招呼着韩当,双双拨马败走。

    主将既退,黑衣军便不再恋战,抛下了一百多具尸体,落荒而逃,迅速的消失在了松柏林之中,不见了踪影。

    杀退了伏兵,杨奉在徐庶的带领下前来参拜何太后。被吓得魂飞魄散的何太后在銮车里看的清清楚楚,若不是杨奉这支人马赶来,自己婆媳今日只怕又要被这支不明来历的黑衣军劫走了。

    “杨将军不必多礼,你今日护驾有功,哀家代表天子册封你为奉义将军,继续护送哀家北上,日后定有重赏!”

    何太后现在尚需要依仗杨奉的力量保护自己,自然不会计较他的出身,直接在马车上赏了杨奉一个将军爵位。

    “那位用大斧的将军武艺甚是了得,我皇儿正是用人之际,你跟着哀家去投奔,必然重用!哀家现在替皇儿封你为偏将军,还望再接再厉,为重振汉室立下大功。”

    看到徐晃跟在杨奉身后,何太后也没有忘记徐晃独败两将的功劳,又代替儿子给徐晃册封了一个将衔,顺便笼络人心。

    徐晃喜出望外,没想到自己竟然由流寇一跃成为了将军,当即单膝跪地谢恩:“谢太后隆恩,徐晃愿为殿下与太后效犬马之劳!”

    这时候徐庶匆匆走了过来,向何太后施礼参拜,脸色凝重的道:“刚才庶从俘虏嘴里审讯得知,方才伏击我们的竟然是长沙太守孙坚的部曲。”

    “什么?孙文台缘何伏击哀家?难不成他想做董卓那样的逆贼吗?”何后大惊失色,失声问道。

    徐庶游侠各地,所知甚多,对吴郡命案早有耳闻。当下便把刘辩任命的吴郡太守狄仁杰斩杀孙坚堂侄,逼死其亲叔、亲兄长的事情简略的说了一遍。

    何后听后又惊又怒:“狄仁杰以律法治国,孙坚的叔父、堂侄触犯刑法,罪有应得,孙坚之兄惭愧自杀,与我儿何干?这孙坚竟然做出此等胆大包天之事,与董卓又有何异?”

    长史杨弘今天几乎被吓破了胆,此刻听说竟然是孙坚的部下前来劫人,在心里暗自诅咒,趁机落井下石道:“太后不知,这孙坚可不是什么忠良,前番荆州刺史王睿就是被他杀死的!”

    “王刺史竟然是被孙坚杀的?”

    何太后自从今年六月就被董卓软禁在皇宫之中,因此并州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一州刺史,那可是堪比三公的封疆大吏,而孙坚竟然敢擅自斩杀,何后焉能不吃惊!

    杨弘继续落井下石:“可不是呢,这孙坚不但胆大妄为,而且还没有人性。前任南阳太守张咨,就是被他放在锅里,活活煮熟的。这样一个无法无天,凶残狠毒的家伙,做出什么事情来,自然都可以理解!”

    只是杨弘不知道,若是按照历史的正常发展,将在不久联军攻破洛阳之后,孙坚无意中获得了玉玺,不但没有上缴,反而私自藏匿。倘若杨弘知道了这个消息,恐怕对孙坚不臣之心的看法,将会更加笃定。

    黄盖、韩当虽然暂时退去,但却无人知晓孙坚大军在何处驻扎,万一他彻底撕下脸皮,率大军来袭,只怕何后婆媳插翅难飞。

    何太后忧心忡忡之下,催促着队伍昼夜行军,以求早日与前来接应的魏延会合。一面派出快马,分别向魏延与刘辩求援,以求尽早脱离龙潭虎穴。这样的旅程,实在要命!(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