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一十三 博望坡遇袭

    “来者何人?所为何来?”

    虽然一百余骑英姿飒爽的游侠儿翩翩而来,但由于人数较少,身为别部司马的项辽倒也不畏惧,率领了五百士卒列阵相迎。亲自提刀立马,立于阵前,大声喝问。

    当先一匹白马奔走姿态潇洒从容,犹如白龙出海,马上端坐一年约二十出头的青年儒士,一身粗布青衫,头裹帻巾,相貌清秀。

    一边策马奔腾,一边大声喊话:“将军休要误会,都是自家人!某乃颍川徐元直,蒙弘农王殿下留书召唤,欲往酸枣投奔。听闻太后凤銮北上,故此前来会合!”

    项辽可不管来人说什么,下令射住阵脚,万一对方使诈,利用战马的冲刺力杀了过来,打本方一个措手不及,那结局就难以预料了。

    “诸位暂且留步!”

    对于官兵的担忧,徐庶也是理解,隔着百余丈连声唿哨,招呼身后跟随的游侠儿纷纷勒马。

    看到徐庶以礼相待,项辽稍稍心安,大声道:“来人既然自称是受到弘农王召唤,可有凭证?”

    徐庶打马出列,自怀中掏出去年刘辩留下的书信,朗声道:“某这里有一封弘农王殿下的亲笔书信,麻烦将军拿去交给太后过目,想必定然认识笔迹。”

    士卒上前从徐庶手里接了书信,然后拿去交给何太后辨认笔迹。不大会功夫返回拱手道:“太后说了。此书信的确出自于弘农王殿下之手,请徐元直先生到凤銮前叙话!”

    徐庶自从去年杀人亡命之后,化名单福。一直游侠各地。去岁深秋与同伴渡过黄河,北上太行一带,返程之时遭遇了虎牢关的战事,只能向东走青州返回南阳。故此耽误了与娄圭之约,比以前晚到了一个多月。

    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

    在这烽火乱世,无论习武还是从文。哪个不是梦想着博取一番功名,封侯拜相。庇荫子孙。游侠多年的徐庶自然也不例外。

    看到刘辩的书信之后,徐庶喜出望外,又听娄圭诉说弘农王求贤若渴,甚至承诺将来以郡守相授。徐庶更是恨不得插上翅膀前往江东投奔。

    为了提升自己在弘农王心目中的形象,徐庶并没有单骑前去投奔,而是想法设法的联络荆楚各地的游侠挚友,约定共同前往江东投奔。一来二去,又耽误了半个多月的时间,等徐庶集齐了一百多名游侠儿之后,方才得知弘农王已经率军到了虎牢关战场。

    一行人遂改变了南下东吴的路程,决定北上酸枣投奔。经过宛城的时候得知何太后刚刚出城,徐庶心中大喜。知道倘若能把太后与唐姬安然护送到江东军大营,必然是大功一桩,这才策马赶来。

    “庶民徐庶。拜见太后!”

    来到了凤銮前面,徐庶心潮澎湃,俯首跪地行参拜大礼。终于见到了当今的高层人物,这意味着自己从今以后将会走上从政的大道,彻底告别游侠的身份。

    看到儿子在书信里对此人甚是恭敬,又见徐庶长得一表人才。而且是带着百余名精壮前来护驾,何太后心中高兴。把徐庶夸奖了一番,最后道:“你直管为皇儿效力,竭尽所能!我皇室定然不吝封赏,封侯拜将,不在话下!”

    “谢太后提携,庶民誓死报效弘农王殿下知遇之恩!这南阳一带的路途,庶民最为熟悉,愿为向导引路。”

    得了何太后的勉励,徐庶笑逐颜开,跪地谢恩表忠心。

    有百余名武艺高强的游侠儿来协助护卫太后,长史杨弘自然是喜出望外。与徐庶寒暄认识之后,决定听从徐庶的建议,走小道奔许昌,如此可以节省五十里左右的路程。一面派出使者快马加鞭的向北赶路,通知魏延,约定在许昌北面的舞阳县境内碰面。

    小道虽然狭窄了一些,但土质松软,走起路来十分平坦,反而让行军的速度有所增加。

    一千余人的队伍,簇拥着两驾马车,行走了一天的时间,向北赶出了六十里路。进入了博望县境内之后,天色逐渐黑了下来,杨弘传令安营扎寨,明日清晨再继续北上。

    一夜无恙。

    清晨用过早饭,杨弘下令继续向北进军,争取尽早与前来迎接的江东军会合,把何后与唐姬这两块烫手的山芋交出去。万一在路途上出了差错,自己可担待不起。

    要说起这博望县,在三国历史中可是大大的有名,诸葛孔明初出茅庐的第一功正是在这里拿下的。凭借着一把大火,引燃了博望坡上的松柏,烧的夏侯惇十万大军丢盔弃甲,惨败而归,让刘备及手下的大将心悦诚服,拉开了鼎足三分的帷幕。

    现在已经是三月底,博望坡驿道两侧的松柏已经变得郁郁青青,在道路两侧迎风林立,显得影影绰绰,似乎有人在其中埋伏一般。

    项辽手提铜刀,一马当先,不时的凝视道路两旁的松柏,眉头微微皱起。

    “本司马为何隐约觉得丛林之中有伏兵?速去查探!”

    得了项辽的命令,一名什长朝手下的兵卒挥挥手,带了一支小分队钻进了松柏林中搜查去了。十名士卒刚刚进入松柏丛中,就爆发出此起彼伏的呼救声,以及激烈的金铁交鸣之声,显然遭到了伏击,无一生还。

    “不好,有伏兵,列阵!”

    项辽大惊失色,慌忙挥刀指挥兵卒做好防御准备,一面命令吹响号角,向整支队伍发出警示。

    “给我杀,俘虏何后与唐姬,主公定有重赏!”

    随着一声令下,自道路两侧的松林后面瞬间杀出了四五百名俱都身穿黑色衣衫,手提长刀的劲卒,也不知道是来自哪里的人马?但看对方手里的兵器以及严整的军纪,绝不是一般的山贼匪寇。

    一阵激烈的交锋,这股黑衣军的战斗力之强悍,让项辽吓得冷汗直冒。

    驿道之上,横七竖八的躺了一百多具官兵尸体,而对方却仅仅只是伤亡了十七八人,随着黑衣军的奋勇向前,这支老弱的官兵队伍开始呈现溃败的态势。

    “给我顶住,退后者死!”

    项辽大怒,拍马向前,斩杀了两名后退的兵卒。然后又拍马舞刀,砍翻了两名黑衣军,这才稍微组织起了像样的抵抗。

    “黄公履在此,吃我一鞭!”

    乱军之中,一员虎背熊腰,面色沧桑的大将从黑衣军中杀出,手持虎头双鞭,两马相交,战无一合,击中项辽头颅,顿时滚落马下,死于非命。

    项辽既死,袁术手下的这支老弱残军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再也没了抵抗的勇气,要么缴械投降,要么丢了武器向后溃逃。

    杨弘得了消息,怒骂徐庶:“某中了你这奸贼之计了,竟然被你引到了这绝境之中,你图谋劫掠太后,必为天下人唾弃!”

    “杨大人何处此言?”徐庶一脸无辜的辩解,“庶领着队伍走这条道路,也是为了缩短行程,岂料竟然有伏兵在此。项司马既然战死,徐庶等必然竭力保护太后与唐姬!”

    话音一落,徐庶拔剑在手,召唤身后的游侠道:“诸位弟兄,将官兵们带上这条道路的是我徐庶,不曾想却在这博望坡中了埋伏,说不得要拼尽全力,护卫太后与唐姬突围了!”

    “拼了性命也要护送太后冲出去!”

    百十名游侠儿齐齐答应一声,各自拔剑挥刀,随着徐庶向前迎战黑衣军。

    一场厮杀在博望坡的驿道上展开,溃散的官兵得到了百十名游侠儿的协助,局势稍稍好转,虽然还是处在下风,但却已经不像开始那般不堪一击了。

    徐庶挥剑奋力厮杀,但他的剑法只能算是稀松,完全没有大杀四方的威风,勉勉强强也只是能刺杀一两名普通的官兵。

    “某家韩义公,吃我一矛!”

    一员头目打扮的大将策马杀到徐庶面前,口里念叨一声,长矛疾刺徐庶,快如闪电。

    徐庶慌忙挥剑格挡,只听一声脆响,虎口震裂,长剑脱手。吓得徐庶骇然失色,慌忙拨马败走。

    这支队伍的目的在于何太后与唐姬,看到徐庶败走,也不追赶。这员武将挥舞着长矛,指挥身后的黑衣军向前抢夺马车,准备将何太后与唐姬掳走。

    “休要惊吓了太后,杨奉特来护驾!”

    危急关头,忽然自东面杀来一支两千人的队伍,虽然都做贼军打扮,但打着的却是大汉旗帜,以及“杨”字大旗。

    来的这支人马正是起源于白波谷的白波军,领头的渠帅叫做杨奉,虽然做了反贼,但内心却极度渴望做个忠臣。

    若是按照历史的自然发展,后来的杨奉的确也做了几天忠臣,在汉献帝被李傕、郭汜追赶的时候,他与董承在华阴县双救驾,而且还获得了车骑将军的封号。

    白波军的活动范围一般都在黄河以北的襄汾、河内、河东一带,而杨奉的这支白波军为何会出现在南阳的境内呢?这里面说起来还有一段故事。

    (大年初一不断更,第二更送上,拜求月票!)(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