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一百零九 伯温的反击

    “什么……弘农王殿下遇难了?”

    吕布突袭营寨过后不久,各路诸侯陆续得到了消息,战况不明,谁也不敢贸然出兵,各自派遣了使者前往东吴军大营探询战况。没想到使者刚一回来,就带回了这么一个消息,只让曹操一阵错愕,下巴差点脱臼了。

    使者面色沉重:“回主公的话,看起来弘农王殿下的确是遇难了,东吴军大营一片哀恸,人皆缟素,而且前来报信的使者已经跟着小人来到了我军大营,正在帐外听候。”

    “快请,快请!”

    曹操面色沉重,猝不及防之下甚至有点手足无措,前几天还被自己高看一眼的弘农王,视作汉室气数未绝的象征,怎么说死就死了呢?

    前来传达消息的是刘晔,在他的身上穿了一袭缟素,面色悲痛,向着曹操微微施了一礼:“晔见过曹公,昨夜吕布袭营,我军猝不及防,被杀的一片大乱。殿下欲往公孙将军大营避难,不料遭到华雄伏击,虽经侍卫拼死救护,斩杀了华雄,但殿下亦因伤势过重,已经驾鹤归西!”

    如果曹操之前还怀疑本方使者的探听有误,此刻见到刘晔的打扮,听了他的描述,却已不复怀疑,不由的面如土色,脸上表情急剧的变化,没有人能够猜透此刻他的心中作何想法?

    “呜呼哀哉……汉室不幸,操未能周护殿下。有负皇恩呢!呜呜……”

    短暂的发愣之后,曹操随即捶胸顿足,嚎啕大哭。涕泪横流,悲伤之情溢于言表。

    刘晔亦是陪着落泪,哽咽道:“华雄的首级已经被斩下,正放在殿下的灵柩前供奉,以祭殿下在天之灵。晔还要去其他诸侯大营走一遭,就不在此耽误了。”

    曹操呜咽着将刘晔送出帅帐,然后直到营门。泣泪道:“尊使尽管去其他诸位大人那里报丧去便是,操置办了缟素。这就去吊唁殿下。”

    辞别曹操,刘晔翻身上马,在卫僵的护卫之下,沿着诸侯的营寨挨着报丧。

    按照从南到北的路线走。先是马腾大营、接着孔融、刘岱、王匡、张扬、袁绍等各个营寨挨着走了一圈。

    诸侯听闻噩耗,反应不一,有的捶胸顿足,嚎啕大哭;有的只是叹息一声,骂几句董卓祸国,吕布该死之类的话语;在这样的大事之上,倒也没人敢大放厥词。

    天色渐亮,东吴大营一片哀歌。

    白旗林立,人皆缟素。天地为之动容。

    中军大帐设立了灵堂,内中香烟袅袅,众将俱都穿戴缟素。为弘农王守灵。

    灵堂正中摆放着一口棺木,前面供桌之上最显眼的是华雄那颗硕大的人头,作为西凉名将,前来吊唁的诸侯一眼便能确认这是千真万确的华雄首级无误,对于弘农王之死,更不复有人怀疑。

    最先来吊唁的是曹操。只见他一袭缟素,痛哭而来。身后跟着夏侯兄弟、曹仁、曹洪等亲信将领,也俱都披缟挂素,面色凝重。

    继曹操之后来的是马腾父子,也俱都是一身白衣;马腾之后是孔融、刘岱等忠于汉室的各地诸侯,公孙瓒得了噩耗也是带着刘备以及关张前来吊唁,帅帐之中一片悲恸。

    这个时期的军队中最不缺的就是白色麻布,盖因这时候缺少染色技术,布料大部分都是以灰、白两色为主,故此各路诸侯均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置办了缟素。

    袁绍面无表情的吊唁完毕,向着刘伯温施了一礼:“殿下不幸遇难,不知先生等作何打算?”

    “西凉军扼守虎牢,大军难入洛阳,殿下遗体无法葬入皇陵。只能遵照殿下遗诏,扶灵南下,将他葬于金陵山之上,让殿下在天之灵看着金陵城的百姓过上太平日子。”

    刘伯温向着袁绍施了一礼,唉声叹气的摇头说道。

    袁绍点头:“先生所言极是,西凉军封锁虎牢,殿下遗躯难入皇陵。把他葬在江东也好,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先生就率军护卫殿下灵柩,返回江东吧!绍与各路诸侯誓破虎牢,斩杀董贼,替殿下报仇雪恨!”

    刘伯温躬身悲咽道:“既如此,待各路大人吊唁完毕,基便与诸将率军南下,中原战场,便全赖袁公等人铲除董逆了!”

    虎牢关上,将军府中。吕布正在大发雷霆。

    这一趟劫营,虽然杀了刘辩的东吴军一个措手不及,斩杀了千余名士卒将校,但对方重要将领却都毫发无损,而自己手下八健将之一的郝萌却送了性命。这样比较一番,这次劫营非但没沾到便宜,看起来反而吃了大亏的样子。

    “胜败乃兵家常事,奉先勿要恼怒,郝萌死于兵卒枪下,都怪他自己武艺不精,奉先勿要自责!”

    牛辅坐在一边,心平气和的劝慰吕布。在他们的下方,站立着贾诩、徐荣、李傕、樊稠、张辽、高顺等文武,正在总结这一场偷营的得失。

    “华雄这厮去哪里了?天色都亮了,也不见回来复命,莫非是做了东吴军的刀下之鬼?”

    牛辅是董卓的女婿,吕布自然得卖他三分薄面,只好把气往迟迟不见踪影的华雄身上撒,怒骂道:“这厮不听调遣,竟然单刀匹马的去伏击刘辩,便是死了也是活该!莫非这厮以为武艺能与我吕布相提并论?”

    就在这时,有斥候快马来报:“启禀温候,刘辩军大营一片哀歌,人皆缟素,传闻华雄将军与弘农王刘辩同归于尽。”

    “此话当真?哈哈……天助我也!”

    听了斥候所言,吕布不由得欣喜若狂,连声仰天大笑、

    吕布的身份是降将,与作为董卓嫡系的华雄素来不太对付。虽然吕布因为武勇被董卓收为义子,但在华雄、李傕、郭汜等西凉军嫡系将领的眼里,私下里仍然瞧不起他这个卖主求荣之徒,因此一直摩擦不断。此刻听闻华雄与刘辩一起归西,吕布怎能不仰天大笑?

    贾诩面色如水,小心翼翼的站出来道:“温候,劫营之时,诩一直在关上观察,东吴军虽然慌乱但却没有失了方寸,此刻却突然传来刘辩的死讯,只怕此中有诈,不得不防哪!”

    吕布一抖头上的大红翎稚,昂然起身,大踏步的向堂外走去:“诸位随我登上城头,观察一番便知!”

    众人纷纷上马,随着吕布来到虎牢关城楼,登高远眺。

    只见东面刘辩军的大营之内白旗缟素,哭声盈野,清晰可闻。前来吊唁的各路诸侯也俱都是穿戴了白衣缟素,进进出出,络绎不绝。

    “哈哈……诸位看到了吗?各路诸侯都来吊唁,东吴士卒俱都披挂缟素,看来弘农王殒命的消息必然是千真万确,速速修书一封与太师报喜!”

    目睹此景,身材高大的吕布笑的前仰后合,头顶的大红翎仿佛柳枝一般上下摇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牛辅、张辽等人也都是大喜过望,纷纷道:“如此看来,弘农王之死必然千真万确,昨夜劫营,大功一桩也!”

    唯有贾诩表示担忧:“兵不厌诈,说不定是东吴军将计就计,故意设下圈套,迷惑我军,也未可知,当小心谨慎,不可大意!”

    “文和你这就多虑了!”

    吕布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侃侃而谈:“暗夜之中,那刘辩小儿听到我吕布劫营的消息,定然吓得心惊胆战,十有**出东门躲避去了。却正好撞见华雄,被一刀斩杀,然后华雄又被刘辩的亲兵围杀。华雄彻夜未归,便是铁证,再加上各路诸侯都来吊唁,此事定然不会有假!”

    对于吕布的分析,贾诩也觉得有理,只是心中仍然有些担忧,再谏道:“兵不厌诈,以诩之见,刘辩的死讯尚需再做确认!”

    吕布隐隐有些不耐烦了,一抖披风道:“十八路诸侯之中,有不少我军细作,待他们报来之时,便可以确定刘辩之死是真是假!过于胆小,将会贻误战机,若刘辩之死是真,东吴军必退。我军正当趁着刘军士气低落,无心恋战之时追杀,必然可大获全胜。”

    到了中午时分,西凉军安插在各路诸侯之中的细作果然纷纷来报,把他们听到的消息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说什么刘辩被华雄一刀斩下了头颅,最后又被军中医匠缝接到了尸体上;也有说华雄被乱刀砍杀,除了脑袋完整之外,尸体被剁成了肉泥,总之各种消息大同小异,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刘辩千真万确死了!

    傍晚时分,斥候再次来报:“禀温候,东吴军已经拔营向南撤退,请速做定夺!”

    吕布拍案而起,高声下令:“传我军令,轻骑追袭,务必要重创东吴军,让关东联军知道我西凉军是不可战胜的!”

    当下,吕布与高顺、张辽率领五千精骑从后方追赶,又命徐荣、樊稠率领三千轻骑兵走小道抄截东吴军的前路,力求两面夹攻,重创士气低落,无心恋战的东吴军,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

    (祝各位兄弟除夕快乐,最后求月票啊,大家检查一下,千万别留在手里浪费了,求推荐、求打赏)(未完待续)

    <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