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909章 不如相忘江湖

    啃书网(啃书手机版)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的最新网址: M.kenshu.CC  A ,最快更新豪门暖婚:总裁的千金悍妻最新章节!

    第909章 不如相忘江湖

    林汐看贺耀先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有些慌了。~啃?书*小*说*网:.*无弹窗?@++www.*kenshu.cC

    “那个……我刚才是随便猜测的,瑶瑶就是回去治病了……”

    “你说瑶瑶要和我划清界限?”贺耀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怎么她了?”

    林汐摇头。

    贺耀先吸吸鼻子,觉得脑仁就要炸了。

    简直委屈好吗?

    “不过瑶瑶是能开口说话了是吗?”

    “对。”

    “那别的方面还正常吗?比如说脑子什么的?”

    林汐超级无奈地叹了口气:“脑子很正常,不用担心。”

    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这么不对劲?

    “我先回家冷静一下。”贺耀先晃晃脑袋,“我需要一点时间。”

    林汐很担心他这样的身体状况开车会不会出什么问题,于是亲自开车送他回去。

    贺耀先自己在外边有一套公寓,没有在贺家住,所以也不用再去听贺母絮絮叨叨的训话。

    “我看你脸色实在是不好,需要给你叫个医生过来吗?”

    “嗯,好。”贺耀先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也不是喜欢糟蹋自己身体的人。

    林汐直接问了一下徐楚彦,徐楚彦刚好说自己有空,于是林汐叫他过来照顾一下贺耀先。

    贺耀先有点儿发烧,所以徐楚彦给他挂盐水。

    其实很想睡觉,但是闭着眼睛半天,还是睡不着。

    他睁开眼睛,发现徐楚彦正坐在电脑前边工作。

    “很忙吗?”他问。

    “不是很忙。”

    “聊会天?”

    徐楚彦笑了一下:“可以啊。”

    林汐刚才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一下情况,陈珺瑶回美国了,贺耀先不知道小丫头为什么不辞而别,所以郁闷了。

    “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你和我嫂子在澳洲的时候,她是什么样的状态?”

    徐楚彦倒是没有想到他会问陈筱冉。

    “大嫂刚开始治病的时候躺在床上动也不能动说也不能说,后来有了意识之后,经常对着两张照片发呆,一张是一宁的,一张是你大哥的。”

    “那你有没有问我大嫂为什么不在自己从鬼门关走回来之后就告诉我大哥她还活着的事实?让我大哥难受那么长时间。”

    “当然问过,筱冉说因为不确定自己的身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会不会成为残疾什么的,如果她变成了一个不完整的人,那么她宁愿不回到贺向庭身边。”

    贺向庭仔细听他讲。

    “筱冉和许多女孩子的想法都一样,愿意给最爱的人呈现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如果自己不那么完美了,就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了,所以也不愿意回去拖累他。”

    “你说所有的女孩子都会这么想吗?”

    一听到他这么问,徐楚彦瞬间明白他在想什么。

    “难道你认为陈珺瑶那个小丫头对你也是这种想法?怕自己配不上你所以不辞而别。”

    “哪有!”贺耀先立刻否认,“开玩笑,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好吗?陈珺瑶会配不上我?哦……不是,我没那个意思,我和小丫头之间没有配得上配不上这一说……”

    徐楚彦就静静地看着他语无伦次。

    “这两瓶水下去我的身体能好吗?”被徐楚彦看的不自在,贺耀先直接生硬地转移了话题,“我也没烧什么的,明天应该不用了吧?”

    “你还要连续输三天才能完全康复。”

    “可是我明天要去美国啊!”

    徐楚彦皱眉。

    “我机票都订好了,要不你直接给我开点药我带走?”

    “你的胃炎有发作的迹象,药物可能不是那么有效。”

    贺耀先倒是不怎么在乎:“以往发作的时候都是直接吃药克制的,你给我准备点药,明天一早我就走。”

    “你是要去看那个小丫头?”

    “当然不是,公司里边有些事情让我回去。”

    现在贺耀先说得一个字徐楚彦都不愿意相信。

    承认要去看那个小丫头就那么难吗?他并不知道贺耀先这货到底是在别扭些什么。

    贺耀先发现不管自己说什么好想都能被徐楚彦发现,所以觉得尴尬无比,于是不再说话。

    手背上的针拔下来没多久,他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整个人昏昏沉沉地可以。

    之前只是发热,现在是真的烧起来了。

    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是时候去机场了,于是贺耀先直接拿起桌子上徐楚彦放好的药去机场。

    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他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睡也睡不踏实,甚至好几次惊醒他都会条件反射看向身边,结果发现并没有小丫头的身影。

    贺耀先有些挫败。

    这应该是他二十几年的人生中最为郁闷的一次了。

    到了美国之后,下雨了。

    贺耀先找到让秘书放在停车场的车,直接开去了陈家。

    机场距离陈家有两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雨很大,贺耀先的速度很慢,到了那里之后已经是四个小时以后了。

    现在用筋疲力尽来形容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陈家是一个很大的庄园,以前贺耀先经常和陈珺瑶一起过来,所以陈家上上下下都认识他,甚至是看门的老人见到他的时候,脸上都展露出惊喜的表情。

    “瑶瑶在家的吧?”

    “在的,在的。”

    贺耀先直接开车进去,老人则是给家里边打电话通知。

    陈慎之对于贺耀先的到来一点儿都不意外。

    他甚至觉得如果贺耀先不来的话,那才是奇谈。

    “我来看一下瑶瑶。”

    “瑶瑶现在在睡觉。”

    “那我等她醒来。”

    陈慎之点头。

    每次面对陈慎之的时候,贺耀先都很拘谨。

    “我们回来的时候都没告诉你一声,很不好意思。”陈慎之缓声道,“不过我想汐汐应该告诉你了,我准备给珺瑶换一家经济公司。”

    “林汐告诉我了,但是没有告诉我原因,星点传媒和瑶瑶的合约还没有到期……是不是我们公司有哪里做的不够好?”

    “不不不,你们公司很好了,这个是珺瑶的意思,其实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面对这个年轻人,陈慎之也端不出影帝的架子来,所以谈话的状态就像是一般的长辈和晚辈一样,有什么说什么。

    贺耀先表示很委屈。

    “我承认我们公司在某些方面还做的不够好,但是现在我真的是一头雾水,瑶瑶离开也总要有个原因,我总得和瑶瑶广大的粉丝有个交代才是,否则我们公司的大门还不得被粉丝给砸烂了?”

    陈慎之嘴角抽了抽,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

    “我会找珺瑶的经纪人商量然后一起发声明,争取不对你们公司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这是真的要划清界限的节奏?

    陈夫人此时从楼上走了下来,说陈珺瑶醒了。

    “我可以去看看她吗?”

    “当然可以,你跟我来。”

    贺耀先立刻跟着陈夫人上楼。

    陈珺瑶的房间很大,粉粉嫩嫩是女孩子喜欢的颜色,狐白色的毛茸茸的地毯上边摆了很多毛绒玩具,欧式的公主大床垂着纱幔,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陈珺瑶躺在里边的身影。

    这是他第一次来陈珺瑶的寝室,有些不知所措。

    “直接走上去就好,地毯很干净。”陈夫人提醒了一声,就关门出去了。

    房间的窗户开着,雨后的清风吹进来,贺耀先哆嗦了一下,愈发地精神了。

    “瑶瑶?”他试探着叫了一声。

    然而并没有传来回应。

    贺耀先挠了挠后脑勺,慢慢走了过去。

    纱幔动了动,一个东西从上边掉了下来。

    贺耀先捡起,是一个手办,日漫里边很可爱的一个形象,是去年陈珺瑶过生日的时候他送给她的。

    贺耀先撩起纱幔,陈珺瑶是背对着他躺着的,所以他看不到她的表情。

    “瑶瑶,我来看你了。”他的声音愈发地温柔了起来,似乎和外边清风融为一体,可以浸润人心。

    许久,陈珺瑶才慢慢转过了身。

    她的脸颊很红,眼睛微肿,还有泪痕。

    她哭了?

    贺耀先的心瞬间抽了一下。

    于是他立刻蹲下身子,凑近她:“怎么了?”

    看见贺耀先的脸,陈珺瑶憋着嘴巴,又是一副要哭的样子。

    “谁欺负你了?”

    然而陈珺瑶也不说话,就是抽抽噎噎地、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贺耀先要被她的这个眼神给折磨至死了。

    自己以往一直都陪着哄着捧着疼着的小丫头现在要哭不哭的可怜样,给谁谁也会难受到不行。

    “贺哥哥。”

    听到她终于开口叫自己了,贺耀先总算稍微松了口气。

    “嗯?”

    “我真的很喜欢你。”

    贺耀先笑了起来:“小丫头,我也喜欢你啊。”

    “我的喜欢和你的喜欢不一样,我对你的喜欢是林汐姐姐对顾哥哥那样的喜欢,筱冉姐姐对大哥哥那样的喜欢,你对我的喜欢和林汐姐姐还有顾哥哥对我的喜欢是一样的。”

    贺耀先有些尴尬。

    这突如其来的表白让他有些不适。

    “就是因为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我决定离你远远的,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能不再喜欢你了。”

    “瑶瑶,你还小,还没有成年。”

    “每次你都是拿年龄来说事,我都听烦了。”陈珺瑶瘪着嘴巴,“贺哥哥,不管以前我怎么缠着你,但是这次我是认真的,我真的要离你远远的。前一阵子我拍的剧里边有一句话,既然没有以后,不如相忘江湖。”

    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www.ke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