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委屈

    看似已经除了掉落尘埃再也不会有其他可能的箭矢们突然透出了一丝红光,而随着红光的出现,它们一下子就变得充满了活力。

    它们就像突然了拥有了生命一样,纷纷弹跳而去,向黑鸦王的儿子射了过去,速度更是达到了它们脱离风云弓弦之后的一个新高峰。

    面对这种堪称不可思议的变化,那些负责守卫黑鸦王儿子的一群人明显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箭矢们竟然也可以发生异变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加之,这个时候那些箭矢在发生异变之前,距离他们已经比较近了,应付起来的难度还是相当大的。

    不过他们能够被挑选出来去保护黑鸦王的儿子,能力确实相当出色的,尤其是那三个高级图腾战士。

    他们在第一时间内做出了反应,使用可以使用的所有办法去阻截那些发生了变异的箭矢们。

    那三个高级图腾战士更是不惜消耗图腾之力,将它们从身体中逼出来,附着到了刀身之上,使得他们挥动骨刀形成的防护层变成了彩色。

    尽管事出突然,高级图腾战士们布下的防护只有一层,但是有了图腾之力的加持,防御层的防护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

    如果风云射出来的后又发生了变异的击中他们布下的防御层,不仅没有可能突破成功,相反还会被切得粉碎。

    依稀透着红光的箭矢撞在三个高级图腾战士布下的防护层上,至于其他图腾战士布下的防御,对它们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的阻拦作用。

    他们的等级低,反应速度慢,行动速度更慢,不等他们做出有效的防御,箭矢们早已经越过了他们。

    砰砰

    箭矢们和防御层接触后,并没有出现三个高级图腾战士预判的情况,它们并没有落得一个粉身碎骨的下场,而是爆炸了,并对他们产生了极为强烈的冲击。

    他们能够从手中的刀上清晰感觉到箭矢爆炸时产生了的巨大的力量。

    巨力冲击着他们的手掌,然后们就感到掌心发热,虎口处帮到有些湿滑。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手掌有没有被震裂了,但是他们也没有心思和时间去关心这个。

    因为他们发现箭矢发生爆炸之后,它们并没有全部损坏,竟然还有相当一部分保持着完整。

    他们虽然不知道它们是不是和那些已经炸裂的箭矢一样,同样可以造成很大的破坏,但是依旧不再掉以轻心。

    如果因为他们的一个疏忽,让它们来到了黑鸦王儿子切近,就算没有直接射中,可是它们一旦爆炸了,碎裂的箭矢碎片也是有可能伤害到他们的。

    为了不出现这种状况,他们立刻采取了行动,驱动手中的刀去磕撞那些剩下来的箭矢。

    在他们看来,它们就是再诡异,再有破坏力,只要和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它们也是无法对他们产生威胁的。

    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行动起来的时候,紧跟着就出现了麻烦了。

    那些幸存下来的箭矢在遭到了外力的驱离后,再一次发生了爆炸,并且比前一次还有猛烈。

    除此之外,它们的爆炸与上一次相比,还出现了一个新的状况,那就是它们的爆炸变得更加集中了。

    原本它们的爆炸威力就不小,现在集中到了一起,就变得更加可观了,而事实也证实这一diǎn。

    它们在三个高级图腾战士联手结成的防护层上炸出了一个破洞,而上一次的爆炸只是让防护层出现了一阵扭曲,终究没有破。

    发现自己的防护层破掉了,三个高级图腾战士立马紧张起来。

    千万不要再有箭矢保持完整了。

    他们最担心的情况,是这一次风云射出来的还没有完全损耗,还有残存,而它们又正好从炸开的防护层上的破洞钻进去,对黑鸦王儿子造成威胁。

    非常可惜,他们的祈祷没有起到效果。

    他们最愿意看到的情况还是出现了。

    风云射出来的箭矢中竟然还有保持完好的,并且它就真的从防御层上的破洞钻了进去,直接向黑鸦王儿子飞了过去。

    按照它的飞行轨迹,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黑鸦王儿子也站在原地不同,应该可以射中他的脖子。

    面对这种变故,三个高级图腾战士都非常着急,都准备全力去解决这一次的危机,其中一个反应最快。

    他将手中的刀掷了出去,只向那支箭飞过去,准备撞击它。

    就算没有将它击碎了,只要能够改变他的飞行轨迹,也可以将黑鸦王的儿子从这一次的危险中解脱出来。

    也许是因为意识到这一次要是无法成功,他的处境以及其他所有人的处境都会变得非常不妙,所以他整个掷刀的动作,无论是力量速度还是其他方面都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原本刀相较于箭矢的形状,飞行效果远不如箭矢好,所以也会影响到它的速度,要想追上风云射出来的那一拨箭矢中的最后幸存者,难度还是非常大的。

    他还是成功了。

    这其中固然有箭矢受到了其他箭矢爆炸产生的影响的原因,但是更大的原因还是得益于投掷刀的那个高级图腾战士的能力。

    在发现他投掷出去的刀撞到了最后箭矢的时候,他是非常高兴的,甚至觉得这一次的危机已经过去了。

    可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大惊失色。

    箭矢遭到了敌人比它个头大了很多倍的长刀骨刀撞击后,并没有对它造成伤害,它依旧保持着完整。

    至于改变方向,他是做到了,那支箭矢的方向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但是他宁愿他没有做到。

    箭矢在遭到了撞击后,拐了一个大弯,从正对着黑鸦王儿子正面的方向飞了到了他的脑后。

    最让那个投掷骨刀的高级图腾战士无法接受的是,那支箭在改变方向之后,箭头竟然依旧黑鸦王的儿子,向他的后颈射了出去。

    至于速度不仅没有出现减慢的迹象,反而变得更快了。

    也正因为箭矢的行进的轨迹出现了巨大的变化,黑鸦王儿子对于绕到他身后的箭矢根本就没有防备。

    “小”

    高级图腾战士立刻大急,急声向他发出警报,但还是晚了一步。

    不等他将话说完,那支箭已经钉入了黑鸦王儿子的脖子中。

    虽然在最后关头,黑鸦王儿子感觉到了危险的逼近,依靠本能展开了闪避,但是效果并不是很理想。

    他最终还是被风云射出来的箭射中了脖子就是一个明证。

    见到黑鸦王儿子最终被箭矢射中脖子,见到了这一幕的人都不禁惊慌失措,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过他并没有纠结多久,问题就自己解决掉了。

    箭矢射中了自己脖子后,黑鸦王的儿子的心内就强烈的恐惧占据了,出于本能,他探手去抓那支已经钉入了他脖子的箭矢。

    岂料他的手指刚刚触碰到它,下一瞬间,就像启动机关一样,箭矢自己爆掉了,顺带着也将黑鸦王儿子的脖子给炸断了,死得已经不能够再死了。

    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受到他们保护的黑鸦王儿子惨死,他们比其他人更加难受,但是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其他人竟然都对他们投来责难的目光,仿佛是他们导致了黑鸦王儿子的死亡。

    可问题是他们已经尽力了,换作另外一批人,黑鸦王的儿子的处境也绝对不会有什么改变,凭什么让他们承担责任。

    不过他们也非常清楚,现在并不是解释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将杀死了黑鸦王儿子的凶手给抓住了。

    抓住了风云,他们虽然依旧不能够确定黑鸦王会不会就此放过他们了,但也算给他一个交代了。

    他要是想好惩罚他们就会有所顾忌,没有理由就责罚人是很容易给他人留下不好的影响的。

    至于他将他们所在的部落也消灭掉,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这么做更是会让人们对他敬而远之。

    他希望可以统一整个雷泽,目的是将所有的部落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组成一个新的大部落。

    而一个部落想要稳固,其内部就不能够有太大的内耗,要是充满了矛盾和敌意,它是无论如何也是无法长久的。

    在统一雷泽之前,黑鸦王还能够任由着他的脾气去做他想做的事情,但是一旦他统一了整个雷泽,他的行为就一定受到影响,做事之前都需要思考,权衡利弊,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也正因如此,要是他们能够将杀死儿子的敌人抓住,并带到黑鸦王的面前,从某种程度上就等于占据主动,他就是想要收拾你们也不得不有所顾忌。

    “追”

    那个投掷骨刀的高级图腾战士的反应速度极快,在黑鸦王的的儿子的头被炸飞,还没有落到地上,就了一个叫喊,向风云追了过去

    他的这个举动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纷纷拿过武器,跟在他们的后面,向风云住了下去。

    偷瞟了一眼紧紧跟在他的背后,就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群一般,紧咬他不放的敌人,风云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以他们的状态,他将他们带到暴等一干人设伏的地方是一定问题也没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