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人造喷泉

    “滚开”

    拔出骨刀之后,风云发出了一声呵斥,挥动手臂,向拦在他前面的敌人狠狠地砍了过去。

    这个时候风云是比较生气的。

    他通过一系列的动作将敌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从而掩盖他的真正目的,尽可能地靠近黑鸦王的儿子。

    他之所以会做出在头插羽毛的大汉看来极为反常的举动,迎着敌人,冲入人潮,是因为他想要实现他的战略意图,那就是攻击黑鸦王的儿子。

    这一大群人既然愿意接受黑鸦王的召唤,去支援他,就足以说明他们是很给他的面子的,是愿意和他站到一起的。

    既然如此,他们一定也会对黑鸦王的儿子非常重视,所以从一开始他就是他的目标。

    能够骗取敌人们的信任,将他们带到伏击diǎn固然很好,要是不成功,那他同样有办法完成暴交代给他的任务。

    他只要攻击了黑鸦王的儿子,当然了,要是能够将他杀死是最好的。

    这样那些被他召集过来的来自于各个部落的敌人为了给黑鸦王一个交代,就一定会追赶他,抓住他。

    不要说他要将他们迎过去的伏击diǎn并没有什么太过扎眼的地方,就算他要去地方是刀山火海,他们也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跟过来。

    他们都非常清楚黑鸦王的脾气。

    他的儿子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被杀掉了,他们却让敌人跑掉了,他是一定会震怒的,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甚至在盛怒之下,他非常有可能派人将他们的整个部落都彻底毁灭掉。

    很可惜风云的意图遭到了阻挠。

    当然了,风云并不是没有想过他的意图会被发现。

    敌人的人数那么多,有聪明人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只是当他的意图真的被人看穿,并受到了阻挠的时候,他依旧忍不住有些生气。

    知道了风云真实意图的敌人们自然不会因为他的一声呵斥就将路给他让开了,相反,他们面对他劈砍过来的刀,一diǎn也没有闪避的意思,纷纷挥动长刀,和他展开了对攻。

    从某种角度上讲,敌人们是很希望风云发送攻击的。

    发动攻击是一定会影响到风云的速度,而他们真正忌惮的则是动起来的他,灵活,迅捷,油滑他们拿他根本就没有办法。

    可是风云一旦对他们展开了攻击,他身上这些让他们头疼的东西就都荡然无存了。

    然而当他们真正和风云展开对攻之后,才发现现实情况和他想象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说拔刀之前的风云带给他们的麻烦,还只是让他们难以抓住他,拔刀后的风云则变成了夺命死神。

    当当

    风云虽然是率先发动攻击的,但是当他发现敌人和他展开对攻后,挥出来的刀马上发生了变化,急速变向,将向他劈开的骨刀一一挡住了。

    刀遭遇格挡之处,敌人们并没有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

    被挡住了,那就再发动攻击好了。

    尽管风云挥动速度之快有些超乎了他们的预判,但是快又能怎么样,他只要一个人,而他们有那么多的人,每人有一把刀,一起砍向他,他又怎么可能将它们全部拦住呢。

    只要他中了一刀,他的下场就已经注定了。

    然而当他们的刀和风云的刀接触的下一瞬间,他们马上就意识到大事不妙。

    风云看似轻描淡写的格挡动作中却拥有着极为可怕的力量,一下子就将他们手中的刀磕了出去。

    从刀上传来的巨大力量让他们大惊失色,下意识地抓住了刀柄,否则他们担心自己的刀会脱离他们的掌控,飞走了。

    最终他们的刀是被他们抓住了,但是后果也非常的严重,刀被巨大的力量带到了一边,以至于他们一个个地都是门户大开。

    他们自然都明白这种状态的危险性,一边竭力操控手中的刀,让它们回来,挡在身前,护住身体,一边纷纷向后退,争取和风云拉开距离。

    然而风云根本不给他们这个机会。

    磕开了他们的刀之后,他立刻就发动了反攻,挥刀向他们门户大开的前胸劈砍了过去。

    速度非常快,刀锋过处,那些遭到了他攻击的敌人只觉得眼前依稀有一道白光闪过,然后他们就感觉到胸口有什么东西喷洒了出来。

    相较于他们自己,其他人看得就更清楚了。

    风云挥刀磕开了劈向他的刀,紧接着手臂一挥,刀锋以极快的速度掠过了那些门户大开的敌人的胸口,然后鲜血就像破裂了水管子一般,向外喷射出来。

    风云本身似乎不愿意被鲜血喷到,挥刀之后,就开始向后退,脚下动了几下,不仅避开身后一个人对砍出的一刀,还巧妙地闪到了他的身后。

    喷溅出来的血液都喷在了他身前的人的身上,一头一脸都是。

    图腾战士血气远比一般人旺盛太多,从伤口处喷出来的血液可以飞射出去很远,很多人都遭了殃,身上,脸上,到处都是。

    风云很擅长抓住机会,先是用刀割开了被他用作挡箭牌的那个敌人的脖子,紧接着挥刀向那些因为被血液喷到而出现短暂失神的敌人。

    他的速度原本就非常的快,等到那些遭到他们攻击的敌人发现他手中刀向他劈砍过来的时候,再想有所动作已经来不及了。

    刀锋过处,鲜血迸射。

    眨眼的功夫,风云就制造出了超过三十座的人造喷泉,只不过颜色是红色的。

    如果单从观赏角度看,红艳艳的,还是挺漂亮的。

    然而来自于各个部落的战士却一diǎn欣赏的意思都没有,有的只是恐惧和愤怒。

    每多出一处喷血diǎn就意味着有一条生命正在逝去。

    他们作为图腾战士视力都是相当不错的,所以他们都能够看出来凡是风云击中的人受的都是致命伤,必死无疑。

    死亡总是会让人产生恐惧。

    就算他们也曾经和蛮兽搏斗,和其他部落的战士战斗,见惯了死亡,但是当死亡真正要降临到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依旧本能地产生了恐惧。

    实际上,真正让他们产生恐惧的还补是风云杀死了他们的同伴,而是他在杀死他们过程中的表情。

    平静、淡漠、看不到一丝情绪的波动,这种情绪反应他们是熟悉的,那是他们在捏死一些小虫子,踩死一些蚂蚁的时候。

    他们会显得这么漠然,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将那些虫子和蚂蚁放到和他们同等的地位,杀死它们再多,他们在心理上也不会有任何的负担。

    现在风云在杀人的时候却流露出来同样的表情,意味着什么,他们非常的清楚。

    他杀死他们时是同样没有心理负担的。

    这样的敌人才是最可拍的。

    一般情况下,就算是心狠手辣,乃至于是杀人如麻之辈,在杀人的时候,也会因为杀死的是自己的同类,而产生一种罪恶感。

    也许一开始这种罪恶感并不会对他们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随着杀的人越来越多,负面影响就会凸现出来。

    最突出的表现就是锐气会出现折损,而是一旦锐气折损了,无论是气势,还是攻击的果决、力度和速度都会受到影响。

    最终攻击力会变得越来越弱。

    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实力和他差不多的敌人跳出来,和他对决,很有可能将他杀死,就算杀不死他,也可以将他给逼退了。

    可是风云的表现则清楚地告诉他们,他的状态并不会因为杀人数量的增多而受到影响,相反,还会因为他杀人多了,对他们更了解,变得更加可怕。

    一想到自己会和那些被风云变成了人造喷泉的人一样,鲜血流尽而死,他们就感到不敢而立。

    不过与此同时,他们也感到非常的愤怒。

    风云只有一个人,而他们的数量是他的千倍以上,结果他们不仅拿他没有任何的办法,还要看着他肆意屠戮他们,实在是太过憋屈了。

    他们感到怒火在胸膛中熊熊燃烧,如果不将它们释放出去,他们都忍不住怀疑最终自己会被整个diǎn燃了。

    当然了,想要释放怒火的最好方法就是向风云发动攻击,要是能够将他杀死就更好了。

    可是当从同伴体内迸射出来的血液溅落到他们的身上的时候,尽管血液是热的,却让他们打心底升起一股彻骨的寒意,胸中燃烧着的怒火也马上变成一个个小火苗,出手的勇气也像被扎破了的气球,瘪掉了。

    被风云的恐怖吓到了,敌人们对他的攻击开始变弱,尤其是在他们发现,只要是上去攻击风云的人,没有一个能够还能够站着,全部变成了尸体后,他们就更加裹足不前了。

    “我还以为你们有多厉害呢。原来只是一群胆小鬼而已。早知如此,还花么多心思干什么,直接大开杀戒多好啊。”

    风云对敌人们的畏缩不前,很是鄙夷,不过这种状态却是他乐意看到的。

    他瞟了最终目标黑鸦王的儿子一眼,脚下发力,以更快的速度向他冲了过去,准备以最快速度将他解决掉。

    “拦住他,快拦住他。你们站着干什么,快动起来啊。用箭,快用箭射他,快射他,快”

    看到风云像杀神一般向他冲了过来,黑鸦王的儿子有些慌神了,一边向后退,一边大声喊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