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三章 地下探险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什么?你要飞过落鹰涧?”

    巫听了风云的话,腾地站了起来,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难道你已经获得了突破,达到了和先祖一样的等级?”

    巫竭力保持冷静,但是他的话音中依旧透出了一丝颤抖。

    怪不得他激动,而是风云说的话太具有冲击力了。

    实话实说,在内心中,他是非常期待风云能够给出肯定的答案的。

    他见多识广,知道一个部落要想真正崛起,必须有真正的强者。

    高级图腾战士,听起来似乎有些唬人,但是他非常明白,这是远远不够的。

    外面不比祖地,只有炎蛇一个部落。

    部落一旦离开祖地,它就需要面对方方面面的挑战,首先必须拥有一个落脚点,其次是以落脚点为中心拓展一片领地。

    这必然会触犯到其他部落的利益,会遭到它们的驱逐,甚至是攻击。

    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根本就无法立足,很有可能会重蹈五十六年前的覆辙,甚至更惨,让炎蛇部落遭遇灭顶之灾。

    至于复仇,更不用提了。

    如果风云获得了突破,那就不一样了。

    据他所知,蜕变期的图腾战士在雷泽范围内算得上是绝对的强者,寥寥无几,很多比炎蛇大很多的部落也没有。

    再加上风云教授部落制作的弩,要想在雷泽重新获得立足之地,繁衍生息,基本上就不存在太大问题了。

    等到部落壮大了,去完成复仇也将不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没有。”

    “没有?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我现在还是高级图腾战士。”

    “唉。”

    风云的回答就像一盆冷水,一下子就浇灭了巫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叹息了一声,坐回了椅子中,脸上透出了一丝掩饰不住的颓丧。

    风云看着巫,心中不禁颇为同情。

    通过这些年的相处,他对巫的心思算是比较了解了,知道他做梦都想炎蛇部落能够重现辉煌,并向当初的仇敌复仇。

    不过他要出去的决心依旧没有改变。

    呆在祖地实在是没有再进步的空间。

    六年间,他除了蛇神山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迹,甚至连骸骨林都被他翻了一个底朝天。

    大约三年前,当他的身体素质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后,他瞒着所有人,偷偷地去了骸骨林。

    从当初挖去变异古树心的地方打开了一条通道,进入了地下空间。

    和他预想的一样,他立刻遭到了那些血色钉头虫的攻击,但是他早有准备。

    不等它们紧身,就率先展开反击,将一条长矛玩出了花来,先是刺出了无数条矛影,每一条矛影都精准地击中了一只血色钉头虫,几乎无一错漏。

    这是他刻苦练习的成果。

    为了达到这种水平,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流了多少汗,付出了多少的艰辛。

    每一只被长矛刺中的血色钉头虫都立刻死掉了。

    在他的攻击下,毫不夸张地说,血色钉头虫就像雨点一般往下落,无一幸免。

    经过这些年的刻意训练,他对力量的掌控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在各个方面都超过了暴。

    在长矛刺中血色钉头虫的瞬间,力道已经透过矛尖,深入它们的身体,将它们的内部震得粉碎,变成了一团浆糊,死得不能再死了。

    不过血色钉头虫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风云的攻击速度虽然极快,但是也无法将它们全部击毙,它们最终还是逼近了他。

    他依旧没有露出了一丝的慌张,这种情况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了。

    他改变了应对策略。

    他不再用长矛进行刺击,而是进行防守。

    长矛围绕着他上下翻飞,织就了一张密不透风的防御网,将所有的血色钉头虫都挡在了外面。

    防守并不代表消极,更不是坐以待毙。

    只要血色钉头虫触碰到了长矛,它们就会被弹飞出去,掉落尘埃,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在防守的过程中,风云一样没有将攻击落下来。

    将强大的力量灌注在长矛之上,只要和它有任何的触碰都会遭到极为可怕的伤害。

    这种伤害还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就算血色钉头虫的外皮很结实,也同样无法进行规避。

    在经历了一次次攻击失败,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血色钉头虫选择了撤退。

    风云并没有进行追杀。

    这个时候他已经搞明白了骸骨林的古树会发生变异的原因了。

    根源就在这些血色钉头虫的身上。

    它们喜欢以树根为框架筑巢。

    他解剖过一个血色钉头虫的巢穴,是一个小的,发现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和蜜蜂有些类似,都会分泌一种粘稠的液体,用以喂养幼虫。

    只不过蜜蜂采取的是花蜜,血色钉头虫喝的是地下池塘中的血水。

    血色钉头虫分泌出来用以喂养幼虫的粘液在与古树的树根接触后,就对它们进行渗透。

    年深日久,这种渗透就从树根蔓延到了树心。

    它会让古树的树心发生变异,使得它们不但没有腐朽,反而变得比它们死亡之前更加坚实。

    杀光血色钉头虫完全没有必要,留着它们,反而更有价值,至少可以收获更多的变异树心。

    血色钉头虫退走以后,风云就开始对池子中类似于血液的东西进行研究。

    经过一番研究,他认定它应该就是一种血液,只是无法确定是来自于何种生物。

    得出了这个结论后,风云暗暗心惊。

    即便不提他第一次来骸骨林之前,血液已经存在了多长时间,只算现在距离他第一次来骸骨林之间的时间,也足足有五年了。

    血液和他五年前看到的情形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他知道越是强大的蛮兽,**的速度就越慢。

    如果地下池塘中的血液真的属于某种蛮兽,那它究竟能够有多么的强大,风云都无法想象了。

    一想到血液属于某种未知的强大蛮兽,风云对它就更感兴趣了。

    为了搞清楚血池内隐藏着什么东西,他在它的旁边挖了一个更大的池塘,然后在它们中间挖出了一条通道。

    血池中的血液流入了新挖的池塘中,到最后,连池底都露了出来。

    很可惜,池底除了一些淤泥模样的沉积物之外,什么也没有。

    风云不死心,对沉积物进行了仔细的清理,依旧一无所获。

    不过也不能说真的就没有任何的收获,他在沉积物中发现了几个石子模样的东西。

    个头不大,只比拇指稍大一些,黑乎乎的。

    一开始,风云还以为是普通的石头。

    只是有鉴于它们是在血池中发现的,才对它们高看一眼。

    翻来覆去,他没有发现它们有任何异常之处。

    他拔出了王兽牙刀对它们进行切割。

    结果却让他发吃一惊,王兽牙刀竟然无法切开它们。

    王兽牙刀原本就极为锋利,这些年,他又有意无意地用图腾之力对它进行浸润,它的锋利更上一层楼。

    以往,他就没有遇到它切不开的东西。

    这也让他对那些不起眼的小石子更加好奇了,将图腾之力灌注王兽牙刀,依旧没有能够将它们破开。

    他不得不选择了放弃。

    最后,他将目光放在了血液上,装了满满的一葫芦,准备回去好好研究。

    回去之后,他先是将它喂食给了各种生物,昆虫,动物和飞鸟,统统没有放过。

    喂食之后,生物并没有出现死亡,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适,不过这恰恰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他想通过它们的反应知道它的功效。

    很快,他就发现,取自地下空间的血液不对生物起效果的根本原因,是它们无法吸收它。

    他发现它们的粪便泛红,对它们进行了处理,结果竟然重新得到了血液。

    一筹莫展之下,他走了一步险棋,决定自己亲自服用了一些。

    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做了万全准备。

    他服用的量极少,甚至比喂给一只小昆虫的还要少,并且在服用之前还用水进行了稀释,服下的量变得更少了。

    当然了,他这么做还是有可能会带来风险,但是他认为这个险值得冒。

    他由它联想到花蹄兽的血,既然花蹄兽的血可以给他带来如此大的好处,它为什么就不能呢?

    种种迹象都表现它的原主人应该比花蹄兽强大不知道多少倍,它要是能够对他产生效果,对他的帮助必然是非常巨大的。

    他的身体素质的提升已经陷入了停滞期。

    如果来自于地下的血液可以像花蹄兽血一样对他有帮助,他一定可以突破瓶颈,迈向一个新的境界。

    尽管已经下定了决心,但是当他真的喝下了掺杂血的水之后,依旧难免有些惴惴不安。

    结果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它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也没有让他感觉到任何的不适,这对他是一个好消息,不过同时也是一个坏消息。

    它同样没有出现他期望的效果。

    喝下掺杂血的水后,他催动了吞,对它进行运化,结果却发现他能够获取的能量少得可怜,甚至还不如喝一口稀粥提供给他的能量。

    他不甘心,喝了很多,结果依旧没有出现任何的改变。

    最后,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

    那些血液确实可能来自于某种非常强大的蛮兽,但是它们还是没有能够抵挡住时间的威力,蕴含的能量已经近乎逸散殆尽了,只保留了不腐不坏这一个特点了。

    不过这一次地下探险带来的影响却没有就此停止,它还导致了一个风云怎么也没有预料到的结果,白蛇陷入了昏睡。

    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