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本体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非常满意。”

    风云接受了暴的解答。

    之后,风云和暴都不再说话,专心寻找,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迟迟没有发现好东西的踪迹。

    “暴叔,你会不会记错了?”

    “绝对不会错的。有关于好东西的情况都是那位祖先留下来的,应该不会有错。”

    “没有错,我们怎么还没有找到好东西?”

    “这个……云小子,你不要急,我们再找找看。嗯,要不这样吧,我们分开找,这样也更容易有所发现。”

    “好吧。”

    风云同意了暴的提议,不过他又提出了一个问题:“暴叔,我要是发现了好东西的行踪,该怎么办?”

    “你吹骨哨通知我,我马上就过来。记住了,千万不要擅自行动。”

    “吹哨子不会吓跑好东西吗?”

    “它跑不掉的。它之前能跑是因为你看到的只是它的化身,它的本体是不会动的。”

    “我明白了。”

    风云转身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不过只走了两步,他就突然停住了脚步,回身问道:“暴叔,你提到了好东西的本体,那它的本体究竟是什么?你告诉,我也好多做留意。”

    “我也不知道。”

    “那位祖先没有说吗?”

    “那位祖先倒是说了。”

    “说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是不是忘了?”

    “我没有忘。”

    “没有忘?你又说你不知道?暴叔,你将我搞糊涂了。”

    “我说不知道,是因为我无法确定好东西的本体是什么东西。根据那位祖先的说法,好东西的本体是不确定的,可能是一棵树,一棵草,一根藤蔓,也可能……总是,火烧林中长着的东西都有可能。”

    “是这样啊。那位祖先抓住的好东西的本体又是什么?”

    “是一棵草,一棵和周围的草没有任何区别的草,要不是祖先事先将它拴住了,就是踩到了它,也绝对认不出来。好了,废话就不要再说了。找吧。”

    暴话一说完,就快步向远处走去。

    风云突然想起了什么,精神一振,立刻冲着暴的后背喊道:“暴叔,我有一个想法。”

    “什么想法?”

    “火烧林各处都差不多。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在找过的地方扎下草标,这样就会少走很多冤枉路。”

    “云小子,还是你的脑子好使。我要是早想到这个方法,说不定我们已经找到好东西了。”

    “我也只是偶然想到的。”

    风云一边向前走,一边向四下打量,每走大约十丈远,就用青草扎一个草标。

    已经不知道扎了多少个草标,风云依旧一无所获。

    最后,放眼看去,到处都是草标,这也意味着,周围很大一片区域都被他和雷找遍了。

    按照雷的说法,他们应该早就发现好东西的本体了。

    为了防止出现疏漏,他们可是刻意扩大了搜索的范围。

    要说怪鱼线吧。

    鱼线虽然比较细,但它的长度却有五丈之长,以他和暴的目力不可能看不到的。

    “究竟问题出在哪里呢?天要是黑了,就更难找了。”

    风云抬起了头,准备看一看太阳的位置,确实一下时间。

    啪!

    他刚抬起头,还没有去看太阳,就露出了懊恼的神色,重重地拍了一下大腿。

    “这么大一个破绽,我怎么就没有发现呢?鱼线虽然长,但是火烧树更高,要是鱼线拴的位置比较高,它就很有可能悬在半空中。自己和暴一直在低头寻找,又怎么可能会有发现呢?”

    想明白了关键的风云立刻掏出了骨哨就准备吹响,将暴叫过来,告诉他他的发现,改变寻找的方向。

    “运气不会这么好吧?”

    在吹响骨哨之前,他的眼睛余光中有一条熟悉的细长影子一闪而过。

    风云立刻聚拢目光,看了过去,马上就看清楚了它的样子,竟然真的是那条他用来拴住好东西的鱼线。

    刚才他看到它的身影,它正好被风吹动,在空中摇摆。

    它和他之间的距离竟然不足五丈,而且他要是没有记错的话,他从它的下面已经走过去不下三次了。

    风云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擦肩而过。

    他的目光沿着鱼线上移,他要找到它拴住的东西。

    他很快就找到了,是一个不起眼的藤蔓,攀附在一棵火烧树上,它和周围众多的藤蔓并无任何明显的区别。

    此时,他终于完全相信了暴的话,没有足够的运气和机缘是绝对没有可能发现好东西的。

    “嘟……”

    一声高亢尖利的哨声就像一支利箭冲天而起,向四面八方急速扩散。

    短短不到两分钟,暴的身影就闯入了风云的视野,就像一阵旋风,高速靠近。

    “云小子,你发现了?在哪呢?它的本体是什么?你是怎么发现它……”

    暴还没有站稳身形,就像连珠炮一般,向他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风云没有回答,只是抬手,向头顶指了指。

    暴的目光顺着风云的手掌看了过去,马上就发现了鱼线。

    “真笨!我怎么就没有想到,鱼线可能会在空中啊。云小子,还是你聪明。我是老了,脑子不够用了。”

    暴的语气中充满了懊恼,还夹杂着一丝颓废。

    “暴叔,你不用这样。我也是偶然发现的。我担心时间不够,就抬头看了一下太阳,才发现了之前寻找方式的漏洞。我也只是运气……”

    “不要说了。我们先将好东西挖出来再说。”

    暴向那根拴着鱼线的藤蔓走了过去。

    风云跟了过去,问道:“暴叔,你现在总可以告诉好东西的名字了吧?”

    “可以。它叫棒槌。”

    “棒槌?它为什么会有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像棒槌吗?”

    “我也不知道,这个名字是那位祖先起的。”

    “还是不明白。我们该怎么办?直接挖吗?”

    “是要挖,不过在挖之前,你还要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

    “你将鱼线拉下来,另一头你拿着。注意,前方不要松开。”

    “你不是说好东西,不,是棒槌的本体不会的动吗?”

    “我是这么说过,不过我觉得小心一些总是没有错的。”

    “我听你的。”

    风云走到棒槌攀附的火烧树前,爬上去,来到鱼线拴住的地方,将死结打开,换作了一个活结。

    不过依旧保持着环绕棒槌藤的状态,只要出现任何异常,他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拉紧活结,将藤蔓牢牢拴住。

    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棒槌藤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由于它是紧紧缠在火烧树上的,风云花了大约十分钟,才将鱼线弄到藤蔓的根部,抽紧活结,又缠绕了好几道,还打了死结,根本没有可能松脱。

    “暴叔,接下来我做什么?”

    “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只要看着就好了。嗯,你应该已经猎杀了不少食竹兽吧?它的门牙,你有没有带着?”

    “带着呢。”

    “给我一颗。”

    “暴叔,你要它做什么?”

    风云从兽皮袋子中挑了一颗大的递了过去。

    “挖棒槌。”

    暴接过了门牙,紧接着做了一个让风云大吃一惊的动作。

    抽出骨刀,猛地一挥,将棒槌藤从距离地面大约一尺高的地方斩断了。

    “暴叔,你这是做什么?”

    “我这么做是为了有备无患。虽然它被浸了你的血的鱼线勒住了,精华不大可能流逝,但还是小心一些好。”

    “原来是这样。”

    暴不再说话,跪在了棒槌藤的旁边,手持食竹兽的牙齿挖了起来。

    他的动作非常轻柔,将土一点一点地拨开,特别是在遇到根须的时候,他都会立刻停下来,仔细辨认。

    风云的目光紧紧地跟随着暴手中的牙齿,他非常好奇,想看一看暴口中的棒槌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暴的动作太小心,进度缓慢。

    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挖下去了一尺来深。

    就在风云心中渐生不耐烦的时候,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棒槌连着的藤蔓到了尽头。

    随着覆盖着它的泥土被一点点地剥开,映入风云眼帘的是一颗不大的圆球,还没有鸡蛋大。

    它的质地非常特别,是红色的,晶莹剔透,和水晶颇有几分相似,它的内部充满了鲜红的液体,还在不停地流动。

    同时,它还散发出一股极为诱人的清香,让风云食欲大增,肚子开始发生抗议,咕咕作响。

    风云还听见暴发出了吞咽口水的声音,它发出来的香味对他也很有吸引力。

    又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暴站了起来。

    他手中捧着一个奇异的存在,它通体赤红,隐隐有红光透出来,比巴掌略长,不过它的样子和风云之前看到的小婴孩并不是很像。

    小婴孩和真正的婴孩极为相似,手足俱全,五官明朗。

    暴捧着的棒槌,虽然也有着人形,但是五官却一个也没有,只是一个圆球,至于四肢也只是长开来的分枝。

    风云将棒槌上上下下打了一个够,试探着问道:“暴叔,这个棒槌该怎么处理?”

    “还能够怎么处理?它是你发现的,当然是归你啦。”

    “不需要上缴一部分给巫?”

    “那是普通的猎物,棒槌不是。再说了,将它分开了,精华会流逝很多,得不偿失。”

    “暴叔,那位祖先有没有留下保存棒槌的方法?它看起来很娇嫩,万一不小心弄破了,就太可惜了。”

    “不用保存。你现在就将它吃了。”

    暴将棒槌送往风云的嘴边。

    “暴叔,等一等。”

    风云想多了解一些棒槌的情况,准备待会再吃,但是当它靠近他后,散发出了更为浓郁的异香,一下子激发出了他极为强烈的进食冲动。

    他不仅没有能够让头远离它,相反,还主动迎了过去。

    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