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 不可说的好东西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第二次,暴成功了,将一根火烧树的枝条弄了过来。

    暴摘下了两片叶子,递给风云,说道:“给你。照着我做。”

    风云接过了树叶,暴又从树枝上摘下了两片,卷成了两个小卷,塞进了鼻孔中。

    “云小子,你怎么还不动?不想去火烧林了?”

    暴看见风云依旧拿着树叶,不禁有些奇怪。

    “暴叔,我是担心我的鼻子会被烧掉。”

    “你不用担心,不会的。只要火烧树的叶子和人/体有接触,就不会着火的。你要是不信,我做给你看。”

    暴拿起了那根火烧树的枝条,走到了空白地带的边缘,直接去触碰昏睡草的灰烬。

    “暴叔,算了。我相……”

    风云的话未说完,火烧树的叶子已经触碰到了昏睡草灰,一点变化都没有发生,就更不要说是着火了。

    “我说的没有错吧?”

    暴回头冲风云一笑。

    风云将叶子卷好,塞入了鼻孔,向暴走了过去,问道:“暴叔,你知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火烧树和人接触就不会被点燃呢了?”

    暴翻了一个白眼:“你问我,我问谁去?”

    风云跟在暴的身后,踏入了空白地带,还是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尽量不让昏睡草灰扬起来。

    同时,他也屏住了呼吸。

    尽管暴向他保证过,只要在鼻子中塞入了火烧树的叶子,昏睡草的毒性就奈何不了他们,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再说了,在得到吞的帮助,提升了身体素质之后,他憋气的时间大大延长了,闭住呼吸走过二十丈的距离不存在任何难度,即便他走得很慢。

    平安通过了空白地带,身体也没有出现任何一丝不适,他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将脚底的昏睡草灰擦掉了。

    “不用擦,没事的。”

    风云不听,继续擦,直到擦得非常干净了,才停了下来。

    暴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暴叔,昏睡草这么厉害,我们为什么不弄一些回去用于狩猎呢?那样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捕捉到非常多的猎物?”

    “你当我没有想到啊,很可惜没有用。”

    “怎么会没有用呢?我可是亲眼看到的,那些沾染了昏睡草灰的虫子都被迷昏了。”

    “那是距离昏睡草生长的地方很近,离开的稍微远一些,它的药效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全部消失,根本就没有用。”

    “为什么会这样?”

    “我不知道。”

    “火烧树的叶子呢?”

    风云的心中泛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你猜对了。一旦离开火烧林一定距离,它们就会变得和普通树叶一样。你不要问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原来只是中看不中用。害我白欢喜一场。”

    风云显得非常失望。

    “打猎还得靠实力,其他的东西都是靠不住的。你要想获得更多的猎物,活得舒服,就一定要努力提升实力。”

    “暴叔,我知道了。哎,暴叔,我看你似乎对火烧林也很感兴趣的样子。林子中是不是有什么好东西?”

    “还真让你猜着了,火烧林里确实有好东西,只不过能不能找到就要看运气和机缘。”

    “运气,我能够明白。和机缘有什么关系?”

    “这样好东西是有灵性的,没有机缘的人是看不到它的,就算和它相距不到一步远,也发现不了它。”

    “这么神奇?暴叔,你该不会是在说故事吧?”

    “小小年纪,就这也不信哪也不信的。我说的都是实话。这一次我带你来火烧林就是想看一看你有没有这个机缘。”

    “你要真的能够得到这样好东西。你的实力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出现一次巨大的飞跃。”

    “巨大是有多大?”

    “你现在是初级图腾战士,你要得到了这样好东西,马上就可以成为中级图腾战士,甚至有一举成为高级图腾战士的可能。”

    “暴叔,你说的都是真的?”

    风云停下了脚步,扭头看向暴,两眼放光。

    “我就知道你会激动,不过我也要告诉你,你不要抱什么希望,就当故事,听一听好了,得到它的可能太渺茫了。”

    “暴叔,不对啊。你将它的功效说得这么具体,应该不会是随口胡编的。这么说,确实有人曾经得到过这样好东西?”

    “你猜对了。确实有一位祖先得到过这样好东西,他帮助部落走出了祖地,在雷泽中占据了一大片肥沃的领地,部落得以在短时间内扩大了好多倍。只可惜……唉。”

    暴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暴叔,你能不能说一说这位祖先的事迹?”

    “我不想说,都是些伤心事。还有,你现在还太小,还不到告诉你的时候。等你长大了,我不说,巫也会告诉你的。”

    风云看问不出来什么,决定不再追问了,不过有一件事他必须要搞清楚:“暴叔,你将那样好东西说的这么好,那它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

    “不可说,不可说。”

    暴连连摇头。

    “为什么?”

    “那位得到过这样好东西的祖先曾经留下训诫,要想得到了它,就不可以说出它的名字,否则它就知道有人要捉它,它就会藏起来,再也找不到了。”

    “真的假的?”

    风云尽管已经对这个与众不同的原始社会有了免疫力,但是听见暴这么说,依旧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不要这么大惊小怪。神奇的事情多着呢,等你有机会走出去,就会发现比这更神奇的事情还多着呢。”

    暴似乎对风云的少见多怪有些不以为然。

    “暴叔,那样好东西的样子你总可以告诉我吧?我要是万一看到了,却不认得,岂不是白白错过了大好机会?”

    “这个我也不能说,不过你放心,你只要见到了它,你一定可以认出来,绝对不过错过的。”

    “但愿如此吧。”

    风云已经不再抱什么幻想了。

    名字不知道也就罢了,连东西的样子都不知道,他实在想不出来怎么可能捉住它。

    没有企图心,风云的心也就平静了,加上身边有暴,也不用担心会遇到什么危险,他索性将这一次火烧林之行当做了一次旅行。

    不时四下张望,欣赏着难得一见的奇特景致。

    溜溜达达,不知不觉间,风云已经在火烧林中走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了。

    他感到有些厌烦了。

    再美再独特的景致,看的时间长了,也没有意思。

    他开始转移注意力,将目光从火焰般的火烧树的叶子上挪开,在树下搜寻,他准备找一些吃的东西。

    突然他的目光在一棵火烧树下定住了,紧接着他的脸上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

    他竟然在树底下看到了一个小婴孩,而且还是凭空出现的。

    他目光曾经从那棵树下扫过,以他的目力绝对不可能看错,那里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可是当他的目光再一次扫过那里的时候,那个小婴孩却出现了。

    小婴孩确实非常小,只比巴掌大一些,不过它倒也不是全身都是光着的,在他的腰间围着一圈叶子。

    叶子的形态也非常奇怪,不仅没有一丝打蔫的迹象,颜色还极为鲜艳,甚至隐隐地泛着绿光。

    “难道这就是暴口中的好东西?”

    风云心中激动了起来,不过看到暴依旧在向前走,不禁神色一紧,以他的行动轨迹,他很有可能会踩到那个凭空出现的小婴孩。

    “暴叔,等一等。”

    风云连忙压低了声音去叫暴,并探手拉住了他的胳膊。

    “云……”

    风云听见暴的说话音量还是那么大,下意识地探手去堵他的嘴巴。

    “云小子,你……”

    暴的反应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闪开了。

    “嘘!”

    风云只好一边示意他安静,一边探手向树下连连点指。

    所幸暴的反应还算快,马上将下面的话压在了嗓子眼里。

    这一次轮到暴了,他探手抓住了风云的胳膊,缓缓地向后退,脚步放的非常轻。

    退出去足有二十丈远,他才停了下来,松开了风云的胳膊。

    “云小子,你真的看到了?”

    暴压低了声音,两眼发光,面色潮红,呼吸急促,他很激动。

    “我看到了。”

    “它有没有被惊到?”

    “没有,还在睡着呢。”

    后退的过程中,风云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个小婴孩,他还在树下躺着,睡得很沉。

    “这就好。我差点犯了一个大错。”

    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

    “我该怎么做?用箭射还是用长矛扎?暴叔,你放心,我的准头非常好的,绝对不会……”

    他已经知道那个凭空冒出来的诡异存在不是真正的婴孩,心中的怜悯也就消失了。

    “胡闹。绝对不可以。”

    不等风云说话,暴立刻厉声制止。

    “那我究竟该怎么做?该不会用手去抓吧?要是这样,我们当时干吗要退回来,直接动手抓就好了。”

    “你带了绳子没有?”

    “绳子没带,不过我带了一条鱼线,是细的。”

    他带一根鱼线是为了有备无患,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用不上也没有关系,又不占地方。

    “细鱼线更好。”

    暴明显放松了下来。

    “将鱼线拿出来。”

    风云从随身携带的兽皮袋子中拿出了鱼线。

    “将手伸出来。”

    风云伸出了手,不过马上又缩了回去,低声惊叫:“暴叔,你要干什么?”

    暴拿出了一把刀,就要去割他的手掌。

    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