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章节目录 第七章 虚惊一场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看着面前摆放的劳动成果,风云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贝发现了他的表情变化,关切地问道:“云哥,怎么了?失败了?”

    “可以这么说吧。”

    他的语气中夹带着些许的泄气。

    这一次烧陶可以说是失败了。

    很多都开裂了,一些没有裂的也出现了变形的情况,而剩下的也远远算不上合格。

    风云掰了一下,没用多大的力气,它们就坏了,强度差了很多。

    这个时候,他才算真正明白了知易行难的道理。

    他是知道烧陶的原理,但是要想真正烧出合格的陶器却并不是那么容易。

    反正有的是时间,多实验几次,一定会成功的。

    风云在心中给自己打气。

    抬头看了看太阳,发现它已经快落到远山的后面了。

    他看向贝,发现她的脸上依旧有担心之色,笑了笑,宽慰道:“你不用为我担心。我没事。”

    “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这是我第一次烧陶,失败了也正常,多试几次一定会成功的。”

    “我相信你。”

    贝看着风云的眼睛,目光中充满了信赖。

    风云笑了,心中的郁闷一扫而光。

    他伸手在贝的头上揉了揉,让她的头发变得更乱了。

    “吃饭时间到了。你想吃什么?”

    贝没有躲避,相反还用自己的脑袋去顶了顶风云的手掌。

    “我要吃红烧肉、叫花鸡、煎肉排、大肉丸、炒肉丝,还有……”

    贝一口报出了接近二十道菜,几乎将风云做过的菜全部报了出来。

    “小馋猫,就知道吃。”

    风云笑了笑,开始做饭。

    他当然没有将贝报出来的菜全部做出来,不过也做了四五样,每一样分量都很足,吃得贝都快走不动路了。

    两人又闲聊了一会,贝的眼皮开始打架。

    风云决定将贝送回去。

    临走的时候,风云将纸取了厚厚的一叠,又拿了两个还算周正的陶碗。

    陶碗是贝自己要的。

    风云也没有在意。

    不要说是两个不合格产品,就是质量过关的精品,以他和贝的关系,她只要他也会给她的。

    回来之后,风云没有睡,而是在大脑中推演烧陶失败的原因究竟出在了什么地方,同时也思考改进的方案。

    不过他并不知道,被他送回去的贝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一回去就睡了,而是去了一个地方,还带了一张纸和一个陶碗。

    守门人见到贝,没有阻拦,只是向她点了点头,眼睛中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木叔好。”

    贝甜甜的叫了一声,迈步走进了石屋。

    借助蛇眼放射出来的明亮光芒,房间内一览无余。

    巫正坐在一块被当作桌子的大石头前,拿着一根烧得焦黑的树枝在一块兽皮上写写画画,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贝走到石头前面,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

    过了半晌,巫放下了树枝,将兽皮卷起来,放在了一边,抬起了头,看着贝,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是贝啊。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觉?”

    “巫,我想让你看一看它们。”

    贝说着,将藏在背后的纸和陶碗拿了出来,放在了石头上。

    巫的目光立刻就被它们吸引了。

    他先是伸手拿起了陶碗,仔细查看,很快脸上就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轻轻地将陶碗放好,又拿起了那张纸。

    手上的炭灰在它的上面留下了黑色的印记。

    他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痛惜的表情,急忙将纸放回桌子上,将手在身上擦了又擦,才将它重新拿了起来。

    巫轻轻地抚/摸它光滑的表面,小心翼翼,似乎它是什么稀世珍宝。

    巫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贝的眼睛,她的脸上禁不住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她会将纸和陶碗拿给巫看,并不是她意识到了它们的非凡价值,仅仅是想让他知道风云有多么了不起,一种孩子的心性。

    过了足足有一刻钟,巫抬起了头,看向贝,脸上的表情却变得非常严肃:“贝,这些东西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

    语气也显得十分严厉。

    “怎么了?”

    贝有些被吓到了,脸色的笑容瞬间消失了。

    巫似乎也意识到他过于严厉了,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想知道它们是谁给你的?”

    他的内心却丝毫没有放松。

    起初,他被纸和陶碗的精妙吸引住了,但是他很快就从它们上面感到了危险,巨大的危险,毁灭整个炎蛇部落的危险。

    他对炎蛇部落的情况非常了解,可以确定纸和陶碗都不是部落拥有的东西。

    这下问题就严重了。

    不是本部落的,只有可能是外来的,这就意味着部落所在地已经被其他人知道了。

    换作五十年前,知道了也就知道了,没什么大不起的。

    那时部落人数过万,精锐战士超过两千,没有几个人敢动歪心思。

    现在则不同,人数不到鼎盛时的五分之一,才将将两千出头,称得上精锐的不足两百。

    更为致命的是,自从五十年前的那场大灾难后,部落中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一名新的高级战士。

    蛇神山可是最后的藏身之地了。

    一旦被别人知晓,后果将不堪设想,说不定就会导致整个部落的彻底毁灭。

    距离那场几乎毁灭了整个炎蛇部落的大灾难虽然已经过去五十年了,但是作为那场灾难的亲历者,那些血淋淋的恐怖场景却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中,永世难忘。

    他不愿意悲剧重演,哪怕是赔上他的性命,他也要阻止。

    贝无法窥探到巫心中的真实想法,实话实说:“这些都是云哥给我的。”

    “云?哪个云?”

    “就是不久前和我一起来过的云哥啊。巫,你怎么忘了呢?”

    “真的是他?”

    巫的脸色陡然变得黯淡,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岁。

    “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他……”

    巫的心中发出了不甘的怒吼,枉他之前还将部落复兴的希望放在他的身上。

    “巫,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贝看到巫的脸色不好,马上露出了关切的神情。

    “我没事。”

    看着贝清澈纯净的目光,巫剧烈波动的心绪慢慢平复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的头脑也开始变得清明。

    不对。占卜的结果是不会错的。既然是大吉,就说明云绝对不会做出对部落不利的事情。

    可是这些东西又是怎么出现在他手中的呢?

    巫想了想,决定直接向贝寻求答案:“贝,这些东西云又是如何得到的?”

    “它们都是云哥造出来的。”

    “云造出来的?”

    巫难以压制心中的激动:“你是说,这些东西不是他从外面得到的?”

    贝没有注意到巫的情绪变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外面?什么外面?巫,我不明白。”

    “我是说它们真的都是云自己造的吗?”

    “当然是云哥自己造的啦,都是我亲眼看到的。”

    贝的小脸露出了一丝不悦,似乎是觉得巫不应该怀疑风云的能力。

    意识到自己完全是虚惊一场,巫的心情就像雨后的晴空,一扫阴霾,对贝的表现根本不在意。

    不过他心中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他想知道纸和陶是怎么造出来的。

    他的阅历比贝不知道要丰富多少倍,他已经隐隐地意识到它们的非凡价值。

    他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说道:“我不是怀疑云,只是这些东西太好了,而云还是个孩子,这实在让我太吃惊了。云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巫,你不知道,云哥可聪明了。这些算什么。他还会做很多很多好吃的呢。你要是吃了,保证会让你撑得走不动路。”

    贝笑了,满脸都是自豪,似乎巫夸奖风云,比她自己受到夸奖还要高兴。

    “是吗?有时间我一定要尝一尝。嗯,你跟我说一说,它们都是什么,又是什么造出来的。”

    贝欣然同意,一边点指,一边解说:“这个叫做纸,是用树皮制成的,先将树皮……这个叫做陶碗,是用泥巴烧制的,要先将泥巴……”

    为了最大限度表现出风云的不凡,贝将造纸和烧陶的制作工序说得非常详细。

    巫根本不用再发问,就已经彻底明白了。

    “云真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听完了贝的讲解,巫再一次夸奖了风云,这一次是发自真心的。

    造纸和烧陶的工序也许算不上很复杂,但是能够想到确实非常了不起。

    目的达到了,贝感到困意开始向她来,她开始打哈欠。

    “贝,困了就回去睡吧。”

    “巫,我走了。”

    贝探手向桌子上的纸和陶碗抓去。

    “贝,等一等。”

    “嗯?”

    “这个纸和陶碗实在是太好了。我想留下再多看一看。过两天,你再拿回去。好吗?”

    “这个?”

    贝显得有些迟疑,不过想到巫对风云的夸奖,还是点了点头。

    “好吧。不过只能看一天,明天晚上我来拿。”

    “行。明天我还你。”

    贝走后,巫陷入了沉思。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他站起身,找来一块兽皮,将纸和陶碗小心包好,轻声自语道:“一些事情我原本准备晚些再做的,现在看来是宜早不宜迟了。”

    说罢,他向门口走去。

    他跟守门人交代了两句,就沿着一条小路向部落一角走去。

    很快,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浓浓的夜色之中。

    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