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二百三十四章危险系统

    以下是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当风云看清楚了帐篷中人的脸后,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股奇异的情绪,他没有想到这么巧,竟然遇到老熟人了。

    鸦白。

    帐篷中的人居然就是不久之前因为出兵围困百草部落,被他搞得非常惨的鸦白。

    不过在得知了对方的身份后,风云也产生了一个疑问。

    鸦白的老巢和他的手下虽然因为他的出手而损失惨重,但是他并没有将他们全部都杀死,还是剩了一些的。

    可是在之前的杀戮中,他为什么看到熟悉的面孔呢

    他是没有去刻意记住鸦白手下的样子,但是他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加上和他们打交道也有一段时日了,如果他们在刚才被他杀掉的人中,他应该会有所感觉才对。

    很快,风云就将这个疑问丢到了一边,这个问题对他并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将帐篷中的鸦白给处理掉。

    当时在鸦巢,由于有着种种顾虑,多次放过了他,没有对他下杀手。

    但是现在黑鸦王和百草部落已经撕破了脸,开战了,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顾忌了。

    他并没有马上对他动手,目光从鸦白的身上挪开,对帐篷中的情况继续进行观察。

    鸦白住的帐篷比其他人的都要大,而他能够撩开的门缝又比较小,要想全部看清楚里面的情况,还是需要一些技巧和时间的。

    这难不倒风云。

    时间不长,风云就对帐篷内的情况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了解。同时也解开了他心中的一个疑惑。

    鸦白住的帐篷大。固有彰显身份的成分在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里面住的人很多,帐篷要是小了,就显得比较挤了。

    风云大概数了一下,鸦白居住的帐篷中居然住了接近三十人,一共是二十八个。

    由于观察角度的限制,风云无法看清楚他们所有人的脸,只能够看到很少的一部分,连鸦白在内。他看清楚的人脸一共也只有五六张的样子。

    可是当他们看清楚了他们的样子之后,一股强烈的熟悉感立刻浮现在了他的心头。

    他也马上就知晓了这种熟悉感的来源。

    他们都是他袭扰鸦白老窝鸦巢的过程中的幸存者。

    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在外面的帐篷中看到熟人的原因,原来鸦白将他们全部都集中到了自己居住的帐篷中,对他进行贴身保护。

    对此,风云很能理解鸦白的做法。

    不管外面的人是他老子黑鸦王拨给他的,还是以其他什么方式出现在他身边的,但是毕竟都是新来者,他对他们的信任度不够,自然不会让他们太过靠近他。

    当然了,在他袭扰鸦巢的过程中。鸦白的手下的表现也不算太好,但是毕竟相处日久。他还是会选择他们。

    对帐篷内的情况有了全盘了解,风云露出了思考的神色。

    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这一次一定不会再对鸦白手下留情了,要将他处理掉,不过在动手之前,他还是遇到了一个难题。

    如何能够让帐篷中的人不发出动静

    首先,帐篷内一共有五个球形虫巢,处理起来的难度可比一个大了很多。

    另外鸦白所在的帐篷中人太多了,接近其他帐篷的三倍,要想在他们没有发出任何动静的情况下,将他们全部干掉,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想了一会,风云还是决定先将五个虫巢处理一下,将它们从帐篷中取出来,这样他才可以大展手脚,对付帐篷中的人。

    尽管第一个虫巢内的黑色小毒虫,他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将它们全解决掉了,但是他对它们却没有掉以轻心。

    它们能够被选中,本身就说明了一个问题,它们绝对有被选中的理由,而其中最大的可能就应该是它们的毒性了,应该相当强,或者具有什么特殊的效果,比如麻痹之类的。

    有吞这项特殊能力,风云身体素质的提升远比一般的图腾战士要快,所以他对自己身体的强度以及抗打击能力是比较有自信的,但是对于自身的抗毒性,他却始终没有太大的信心。

    在这个神奇的世界中,有毒的动植物太多了,而且毒性也千差万别,说不定一只不起眼的小虫,一棵看似普通的小草就可以将他撂倒了。

    有了决定,风云的注意力自然集中到了那些虫巢上,准备想将牵连它们的细线的情况全部搞清楚,这样他才好下手,不会因为操作失误,让一些虫巢掉下来。

    看着看着,他的眉头却微微地皱了起来。

    帐篷中的虫巢多也就罢了,牵连着它们的线路居然也非常复杂,它们竟然并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

    经过观察,风云已经可以确定,布置虫巢的人应该是一个陷阱高手。

    那些与虫巢相连的线不仅复杂,而且巧妙。

    要想将那些虫巢安全地解下来,最起码要有三个人以上的人配合,同时行动,可问题是风云只有一个人。

    当然了,这并不意味着风云就没有办法将虫巢全部都安全地解下来。

    他可以先在那些与它们相连的细线上再拴上一些细线,增加它们的稳定性,确保他解下某一个虫巢的时候,整体还能够保持稳定。

    之后,他可以再采取同样的方法,将其他的虫巢也一一取下来。

    可是这也有一个问题。

    通过添加额外细线的方法确实可以达到他的目的,但是操作难度太大了,动手之前必须进行复杂的推演,确定细线要系住的最佳位置,还要保证力量不大不小,恰到好处。

    一个不小心,就会满盘皆输,让虫巢掉落下来。

    风云并不是没有信心,担心找不到恰到好处的位置,也不是没有胆量,害怕失败了,虫巢内的毒虫跑出来,对付不了。

    让他犹豫的,是他真的这么去做了,要耗费的时间就太多了。

    时间拖久了,他就不能够保证不出现意外情况了,比如帐篷中有人要起夜,或者睡着睡着就睡醒了。

    这并不是风云杞人忧天了。

    他在清理其他帐篷中的敌人时就遇到过类似的情况,要不是他一直保持着警惕,并没有因为收割人头很顺利,而放松警惕,加上他的身手又比他们强了很多,说不定他早已经暴露了。

    “该怎么办”

    风云犯愁了。

    那五个虫巢处理起来的难度确实很高,但是他要想收拾鸦白,甚至将帐篷内的人一网打尽,他就必须先对付它们。

    风云开动脑筋,准备想出一个最优的处理方案,但是难题就是难题,要是那么容易,可以随随便便地解决,它们不能被称之为难题了。

    想了大约五分钟的样子,风云除了眉头皱得更紧了,依旧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处理办法。

    “难道就只能这么做了吗”

    风云的目光再一次投向了牵连着虫巢的细线,错综复杂,要想确定添加外线的位置真的不容易,难度也太大了一些。

    不过在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下,他也只有这么做了。

    他的目光顺着那些相互交织在一起的细线移动,想寻找到会影响稳定性的关键diǎn。

    这非常的重要,只有先找到了它们,他才能够确定添加外线的位置。

    难度比他预想的还要高。

    他花了差不多有一刻钟的时间,才只找到了一个diǎn而已,而且他还不能够非常确定,还需要花费时间去进行更多的推演。

    而他要将帐篷里那个由很多条细线和五个虫巢构成的危险系统固定住,需要添加的细线恐怕要超过十条,这需要花费的时间就太多了。

    更让风云不爽的是,这么做根本达不到一劳永逸的效果。

    之后,他每取下一个虫巢之后,都需要再重复一遍这个过程中。

    风云甚至忍不住怀疑,如果真的这么搞的话,等到他将五个虫巢都取下来的时候,天恐怕早已经大亮了。

    “难道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风云在意识到了他将要采取的办法的难度后,开始更加渴望能够有一种省时省力的新办法出现。

    可惜渴望并等同于希望,他的脑海中依旧没有具体的概念,就更不用说是想出行之有效的新办法了。

    “就这样吧。不要浪费时间了。专注一diǎn,说不定可以节省一些时间。”

    在更好的办法久不见踪迹的囧况下,风云无奈地选择了接受现实。

    他轻轻地打开了皮包。

    这个包他一直随身携带着,里面放了一些经常会遇用到的小玩意。

    他记得里面放有一些用铁线藤纤维搓捻而成的鱼线,用它们固定帐篷内那个危险的系统是再好不过了。

    很快,他就找了鱼线,但是当他将它从包中拿出来的时候,脸上却忍不住浮现出了懊恼的神色。

    鱼线是有了,但是不够。

    要想固定住帐篷内的危险系统,需要添加很多条外线,这就需要鱼线足够长。

    他从包中找出来的鱼线虽然不算短,但是距离他的要求依旧有着一段相当大的距离。

    搓捻新的细线,他可以做到,也能够找到材料,但是这需要耗费相当多的时间,而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难道要放弃了不成”

    风云脸上露出了不甘的表情,不过突然他脸上的不甘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欣喜,将被挑开的帐篷门轻轻放下了,转身就向营地外面跑去了。未完待续。啃书小说网KenShu.CC收集并整理,版权归作者或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