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解剖

    啃书网(啃书手机版)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的最新网址: M.kenshu.CC  A ,最快更新原始部落大冒险最新章节!

    “淼漂,这鹿你是从什么地方捡的?干成了这样,竟然没有腐烂?”

    风云在乌角鹿的肚子上连续敲了好多下,抬头看向淼漂,露出了好奇之色。~啃?书*小*说*网:.*无弹窗?@++www.*kenshu.cC

    “捡的?恩人,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这一只死鹿不是你捡来的,难不成还是什么人送给你的?”

    风云看着淼漂,露出了一副你就说实话吧,我都猜到了表情。

    “恩人,这是乌角鹿真的不是我捡的。”

    “那它究竟是如何而来的,总不会是自己跑过来的吧。”

    “它是我猎杀的。”

    “它是你上一次来这里吃剩下的?”

    “不是上一次。就是这一次。更准确地说,是昨天下午,我带回来的猎物中就有它,你难道忘了吗?再说了,我们来的时候,这里可是什么啊。”

    “什么?你说它是你昨天猎杀的?这怎么可能?”

    风云身体陡然一震,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眼神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

    “恩人,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自己如果不是记得清清楚楚,它确实是我昨天猎杀的猎物,我也不会相信的。一夜之间,居然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确实让人很难相信。”

    说着说着,淼漂对风云的表现予以了理解,还为他辩解了起来。

    “那它为什么会一夜之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恩人,你这一次算是问错人了。我根本不知道啊。事实上,我正想找人问一问呢。要不,我们一起找人问一问?虽然这事比较诡异,但是说不定就有人知晓原因呢?”

    “不必了。”

    风云总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仔细看着淼漂被他抱着还没有放下来的乌角鹿干尸。

    “问了别人也未必知道。我们还是自己先研究一下吧。”

    “怎么研究?”

    淼漂也知道这个时候去找被人打听是非常不靠谱的。且不说能不能找到人,就算知道了,他们也未必就比他们知晓得多。

    正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淼漂才不赞成去找人,同时也等于表现承认了愿意接受风云的安排。

    即便如此,他还是决定先打探一下风云会怎么做。

    “将它剖开看一下,怎么样?”

    “行。”

    对于风云的提议,淼漂只是微微想了一下,就选择了同意,接着他将乌角鹿干尸放在了地上,任何后退了两步,给风云留出了足够大的空间。

    “就看我的吧。”

    风云从腰间抽出了短刀,高高举了起来,似乎要给大家看,实际上也就淼漂一个人在看,然后就低头看向干尸看了过去,目光在其上来回游走,没有急着下刀,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下刀位置。

    只是他寻找得有些太久了,都过去快十分钟了,淼漂居然还在举着刀,这让淼漂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道:“恩人,你……”

    原本他是想要提议,换他对乌角鹿进行解剖的,但是他终究没有继续说下去,不是他改变了主意,而是风云终于有了动作。

    只见他高举着的刀向乌角鹿落了下去,一开始还算不得快,甚至可以说相当的慢,但是等到刀尖触及鹿角鹿的身体,尤其是刀子开始在它的身上划动的时候,速度陡然加快,快到淼漂想去捕捉到它运行的轨迹都非常困难了。

    淼漂只看到风云持刀的手在乌角鹿的身体上一掠而过,紧接着就听见到对方在说:“淼漂,已经处理好了,我们一起看一看。”

    “好。”

    淼漂立刻向乌角鹿走了过去,在此过程中,他也没有忘记去看了一下淼漂用以解剖乌角鹿的短刀,它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淼漂距离乌角鹿并不远,加上他迫切想要知道其内部的情况,靠近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他就蹲在了乌角鹿的边上,一探手就可以触及到它。

    他开始仔细打量乌角鹿,结果却让他有些惊讶,他竟然没有发现它的身上有被动过刀子的地方。

    “难道恩人刚才只是做做样子,实际上并没有对乌角鹿进行解剖。”

    淼漂不由得产生了怀疑,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风云当然有可能会搞一些恶作剧去作弄他,但是他更可以看出来他对乌角鹿为什么会在一夜之间突然会变成这个样子也是非常好奇的。

    想到了这里,他定睛在乌角鹿身上仔细看,而他这一看就真的看到了端倪。

    原来风云确实已经对乌角鹿动过了刀,只是刀过之处留下的痕迹非常不明显,不仔细看,是很难有什么发现的。

    他的目光顺着风云在乌角鹿上留下的刀痕移动,等到他从起始之处来到了终点,也就是走了一圈之后,不由得暗暗点了点头。

    风云对下刀位置的选择得相当不错,从前肢到头部,到脊背,到尾部,再到后肢,最终再回到前肢,如果将鹿皮揭掉了,从头到尾到四肢,就一目了然了。

    他抬起了头,看向淼漂,想要让风云自己将鹿皮解开了,这不是他懒,而是想要借此向他表达敬意。

    且不说风云对乌角鹿的解剖如此之好,就是单单是他动手的,他就有权利亲自揭开鹿角鹿一夜之间变得干枯的秘密。

    “还是你去揭开吧。我准备一下。”

    风云就好似已经看透了他的想法一般,不等淼漂说话,他就先说了。

    “准备?”

    淼漂原本还想要推辞的,但是当他听到了准备这两个字,却陡然改变了想法,点了点头:“好。我揭。”

    风云的话让他一下子想到,揭下乌角鹿身上被切开的皮的过程中,说不定会出现一些风险。

    乌角鹿一夜之间突然干枯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显然是不正常,不正常之中说不定就蕴含着风险。

    如果导致乌角鹿突然变干枯的原因已经从它身上消失了,那么两人之中无论是谁去揭开乌角鹿的皮都是可以的,可是一旦它依旧存在于它的身上呢?

    恐怕开始去揭开它的皮之后就有可能会出现问题了。

    而对于问题的处理,很显然风云要比他强了很多,该做出何种选择,淼漂还是知道的。

    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www.ke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