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一百七十章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云,云,云在吗”

    木兰芝的声音突然传入了风云的耳朵,使得沉浸在究竟要不要打开皮卷的纠结中的风云一惊。

    “在呢。”

    风云应了一声,人也从架子旁边走开了,向门口迎了过来。

    当他到了门口的时候,正好和木兰芝打了一个照面。

    “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到巫急匆匆地出去了,我问她,她都没有回答我。”

    木兰芝看着风云,脸上充满了担忧。

    “应该没有什么大事,巫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

    “不是大事可是巫为什么显得这么着急”

    木兰芝似乎并不去相信风云的说辞。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巫又没有和我说。嗯,你要是不放心,就和我一起等巫回来。回来时,你问她就好了。”

    风云一时间编不出什么太好的理由,只好往女巫身上扯。

    “也只好这样了。只是希望真的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木兰芝依旧显得有些担心。

    接下来,房间中就陷入了沉寂。

    木兰芝是因为担心,不想说话,而风云的心思还放在那些皮卷之上。

    过了一段时间,女巫依旧没有回来。

    “云,巫不会出事了吧”

    “兰芝姑娘,你太多虑了。巫在部落内,能出什么事。不要黑鸦部落的人早就退走了,就算他们想要图谋不轨,他们有可能潜入部落而不被发觉吗”

    “当然不能。只要他们进入了紫竹林。立刻就会被发现。”

    木兰芝露出了傲然之色。

    她对设置在紫竹林中的陷阱还是非常自信的。

    “绝对进不来。紫竹林的防御太强了。”

    风云恭维了一句。然后话锋一转,问道:“兰芝姑娘,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问题什么问题”

    “我发现这些木片、竹片和石片上的图画非常逼真,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与它们相比,我们部落先祖留下的图画简直不堪入目。嘿,不好意思,我并不是有意要看的。巫走后,我有些无聊。就”

    “没什么,它们记载的东西都非常普通,任何人都可以看。再说了,巫已经答应教授你医术了,你也必须看它们,记住它们。”

    “这样我就放心了。嗯,你还没有告诉你们是如何让图画变得如此逼真的。”

    “这个”

    木兰芝显得有些迟疑。

    “是不是不方便说算了,我只是一时好奇而已。”

    风云忍不住露出了一丝失望。

    他确实非常想知道百草部落的人是如何做到这种程度的,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倒也不是不方便的。只是想要说清楚有些麻烦,我在想该如何和你说清楚。”

    木兰芝想了想。说道:“要想让图画绘制的逼真,需要做到三diǎn。一是勤加练习,熟练掌握绘制技巧,二是调配好颜料,不仅种类要多,而且要研磨的足够细腻。”

    说到了这里,木兰芝略微停顿了一下。

    “兰芝姑娘,第三diǎn是什么”

    风云忍不住发问了。

    前两diǎn,他都想到了,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第三diǎn才是关键。

    “第三diǎn,一般人知道了也做不到,甚至不是我们部落的人也做不到。”

    “哦究竟是什么”

    木兰芝的说辞让风云更加的好奇了。

    “那就是我们部落所特有的图腾之力。在绘制的过程中,不使用图腾之力,绘制出来的图画的效果会差很多。”

    说着,她向架子走了过去。

    风云也跟了过去。

    木兰芝探手在架子上比较靠外面的位置上拿起了一个皮卷,解开了捆扎的绳子。

    风云的目光立刻落在皮卷上。

    他非常想知道皮卷上记载的内容,只是囿于形势,没有动手,现在木兰芝自己打开了,他正好可以一睹真容。

    木兰芝在当作桌面的木板上摊开了皮卷。

    “云,你看它和那些竹片、木片和石片上的图画有什么不同”

    木兰芝指了指皮卷,偏过头,问站在她身侧的风云。

    风云的目光在皮卷上缓缓移动,寻找木兰芝口中的不同。

    不一会,他就有了发现,缓缓地说道:“它们确实有很大的不同。皮卷上的图画虽然也非常像,但是它们给我的感觉有些呆板、僵硬,没有活力。”

    “这张皮卷可是我们部落中一名非常出色的绘画高手绘制的,只是比较可惜,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你现在应该明白绘制图画时用不用图腾之力的差别了吧”

    “明白了。差别确实非常大。”

    很多东西,都是有了对比,才会看得更加明白。

    皮卷上的图画和他之前在木片、竹片和石片看到的图画一比,高下立现。

    如果让风云简单评价一下它们的话,皮卷上的图画就是画匠的作品,依葫芦画瓢,照本宣科,虽然看起来比较像,但是像已经是它的全部优diǎn了。

    木片、竹片和石片的图画则完全不同。

    它们是真正的大师的作品,不仅形似,而且神似,将被画的东西的神韵全部表现了出来,是有生命力的。

    不过即便如此,风云依旧对百草部落中的普通人的绘画水平很是赞赏的,比炎蛇部落的人真是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和皮卷上的图画相比,风云在炎蛇部落看到的那些图画,完全是幼童的涂鸦,而且是水平很次的那种。

    “对了。为什么要让普通人绘制这些图画呢”

    风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巫不仅需要精研医术,还要不时到别的部落治病救人。空闲的时间非常少。除此之外。绘制图画消耗的图腾之力也是比较大的。这些由部落普通人绘制的图画。虽然显得不是那么灵动,但还是非常像的,并不耽误识别和使用。”

    “说的也是。它们可比我们部落留下的图画好太多了。”

    风云摇头苦笑了一下,两个部落的绘画水平根本就在一个档次上。

    “也许是你们部落的人没有将太多的精力放在绘画上,而我们则不同。药草不少都是长得比较像的,但是它们的药效却截然不同,需要准确无误地分辨出,否则就会出大事。”

    “正因如此。我们每一代的巫都被要求要有高超的绘画技巧,而且部落还有一些普通人也被要求勤加练习绘画技巧,辅助巫记录各种内容。”

    之后的时间中,风云和木兰芝就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起来。

    木兰芝并没有告诉风云绘制图画时该如何运用图腾之力。

    风云也非常识趣地没有问。

    木兰芝不说,很有可能涉及炎蛇部落的机密,也有可能是女巫严令不允许泄露,但是无论是哪一条,风云也都不好强人所难。

    “云,巫怎么出去了这么久”

    风云和木兰芝已经闲聊了快两个小时了,依旧没有见到女巫回来。木兰芝终于忍不住了。

    “可能是有事耽搁了吧。不过不用担心,巫应该还在部落中。不会有事的。”

    风云对女巫这么长时间没有回来,是能够理解的。

    就像风云和女巫所说的那样,挑选监视牛氏兄弟的人选是关系到成败的关键。

    在挑选人选的时候必须精挑细选,将各个方面都考虑到了,严格要求,这样才能够将失败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可是我还不是不放心。”

    将心思转到了女巫的身上,木兰芝的话明显少了,慢慢地不再说话了。

    风云也不好一个人自说自话,将索性注意力转移到了桌面上那张摊开的皮卷上。

    皮卷上的记载的内容是关于治疗骨伤的。

    在皮卷上,一个赤膊男子的手臂出现了大角度的弯折,显然是骨头断了,后面的图画都是关于如何处置臂伤的。

    看罢,风云不得不承认百草部落的巫的医术确实相当了不起。

    治疗骨伤的过程竟然和记忆中的相差无几。

    虽然没有石膏固定,但是却有削好的和手臂大小吻合的凹形木块,两块对扣起来,固定的效果一定也不比石膏差。

    在皮卷末尾交代的注意事项中,受伤者应该少活动,特别是保持骨折部分的稳定,也是非常科学的。

    看完了皮卷,风云正想着要不要再向木兰芝讨要一个皮卷打发时间的时候,一阵脚步传了过来。

    “是巫回来了。”

    木兰芝在风云做出反应之前,已经站了起来。

    “确实是巫回来了。”

    风云也站了起来。

    虽然和巫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她走路比较有特diǎn,她的脚步声,他也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巫,你去做了什么怎么到现在才回来”

    见到了女巫,木兰芝就迫不及待地发问了。

    女巫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扫了风云一眼,微微diǎn了diǎn头,眼神中透出了一丝肯定,应该是肯定他能够保守秘密。

    “能有什么事,还不是那些人想要的药物嘛。我去察看了一丝数量,储量有些不够。”

    说到这里,女巫转头看着风云,说道:“云,你明天就跟兰芝学习,一边学,一边帮忙处理一些药材,这样学的也快一些。只是有些辛苦你了。”

    “不辛苦。这也是我应该做的。”

    风云对女巫的安排还是比较认同的,在实践中学习,确实比口头传授的效果要好很多。

    几年前,暴通过实践教授他狩猎的技巧,就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