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一百六十九章神乎其技

    “你说吧。你有什么想法一定要都说出来。”

    女巫的语气显得很郑重,很明显,她很看重他的想法。

    “我是这样想的。监视牛氏兄弟是一切成败的关键,所以必须慎之又慎,要选对人员。”

    “你说的对。确实需要精心挑选人员。”

    女巫diǎn了diǎn头,露出了赞同的表情。

    “在人员的选择上,我觉得必须具有两个条件,一个人要足够聪明,只有足够聪明才能够处置好各种突发的情况,二是最好要和那些援军比较熟悉,这样才不容易引起怀疑。”

    “你这两个条件确实提的非常好。我记住了。嗯,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我有一个担心。”

    “担心什么担心”

    “我担心黑鸦王的智慧。”

    “怎么讲”

    “如果援军中真的不止牛氏兄弟被他收买了。他会不会为了防止他们身份暴露,而让他们相互关照,从而判断他们有没有被怀疑”

    “你是担心派去监视牛氏兄弟的人的安全”

    “是的。不过我更担心的是,黑鸦王会不会采取和我们同样的方法”

    “你怕他通过监视牛氏兄弟的人给我传递假情报,诱使我们上当”

    “巫,你觉得黑鸦王有可能想到这一diǎn吗”

    “有,绝对有。我虽然不赞同黑鸦王的种种做法,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非常的聪明,否则当年就不是他差diǎn摧毁炎蛇部落了。而是被炎蛇部落先一步消灭了。”

    “哦巫。当初发生了什么”

    从女巫的话语中。风云敏锐觉察到了当年炎蛇部落和黑鸦部落之间一定有一段复杂的纠葛,这不禁让他产生了好奇。

    “我知道你对炎蛇部落的过去感兴趣,可是我现在”

    “巫,我明白了。你先去忙吧。”

    风云马上意识到这个时候询问炎蛇部落和黑鸦部落当年往事确实有些不合适,露出了一丝不好意的笑容。

    “有时间了,等有时间了,我一定和你详细说一说当初那段往事。”

    女巫向风云diǎn了diǎn头,就急匆匆地出门而去。

    房间内只剩下风云一个人了。不免有些无聊,开始打量房间内的情况。

    刚才光顾着和女巫讨论奸细的问题,并没有留心查看房间内的摆设。

    房间内的布置并不复杂,最吸引注意力的就要算靠墙的一面放着大大小小的架子,足有好几个。

    这些架子上无一例外都放在一些卷轴模样的东西,从材质上看,应该是兽皮的。

    风云向架子走过去,发现兽皮都用绳子牢牢地捆好了,这不禁让他露出了一丝惋惜。

    他很想知道兽皮卷轴上都记载了什么东西,但是身为客人。直接动手去动主人的东西终究不好。

    他有些不舍地将目光从那些兽皮卷轴移开了。

    不过所幸架子并不是只要首批卷轴,还有一些木片。竹片,乃至于是石片。

    它们很多都是平放着的,他完全可以在不触碰它们的情况下,看到它们上面记录的东西。

    看着看着,风云的脸上忍不住浮现出了一丝震撼。

    百草部落虽然和炎蛇部落一样,都没有出现文字,都是以绘画的方式记事,但是那些木片、竹片和石片上面记载的东西,风云却可以很轻易看明白。

    原本在风云的印象中,图画固然可以显得比较直观,但是它也有非常大的局限,那就是无法将一些涉及细节的东西表述的非常明白。

    比如配置药物,就很难准确地表达出所需要的火候,尤其是各种药材的精确配比。

    药材的功效各不相同,相互之间的配比要是不能够做到精确,药效就会大减,严重的甚至有可能将治病救人的良药变成毒药。

    在看到木片、竹片和石片上记载的东西之前,风云并不相信这些东西也可以记录下来,并让看到的人能够明白。

    他固执地认为这些东西应该是百草部落历代巫通过口口相传,手把手教授的方式传递下来的。

    可是他发现他错了,他太小看百草部落的巫的智慧了。

    她们竟然已经发现了度量衡的,尽管还不算标准,却已经是非常难能可贵了。

    比如重量的标准只是一块小石头,要想多就累加,要想少就取它的多少分之一。

    至于长度的标准则是一只手掌,在它的后面还有好几只手掌,它们的大小也有明显的差别。

    风云一开始没有能够弄明白它们存在的意义,不过经过一番端详之后,也就明白了。

    第一只手掌清晰度最差,显然它是最先被刻出来的,它的主人应该属于百草部落中那个率先发明用手掌作为长度度量衡的先驱者。

    后面的手掌,应该是百草部落中她的继承者的手掌。

    她们将自己手掌刻在先驱者的手掌的后面,并不是单纯为了效仿,而是要以一种相对直观的方式,显示她们的手掌和作为标准的那只手掌的差别。

    目的当然是在用她们的手掌作为丈量工具时,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调整,免得度量标准出现改变。

    有关度量衡的记载都被刻在了石头,百草部落那名发现了这种计量方式的先祖和她的后代显然都希望它可以被一直延续下去。

    相较于木头、石头和兽皮,石头可以保存的时间明显更长。

    那些木片、竹片和石片记载的东西会给风云带来震撼,绝不仅仅是那些度量衡,还有那些绘画的真实程度。

    在他的固有印象中,原始绘制的图画并没有太多的讲究,能够画下来就算不错了,至于大小、比例、明暗、色彩等等,统统不作要求。

    这就往往会造成失真的情况,至于失真的程度有多大,那就只有绘画者自己知道了。

    风云为了了解炎蛇部落的历史以及外界的情况,曾经向巫提出请求,要看一下他以及之前历代巫记载的东西。

    巫同意了。

    可是当他真正看到了那些散发着霉味的皮卷才知道有多坑。

    如果记载者比较严谨一些还好,至少绘制的图画还不会太过失真,连估带猜,还能够解读出一些内容来。

    可是一旦遭遇了记载者不严谨的情况,风云就抓瞎了。

    那些诡异扭曲的图案,在他的眼中,和天书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不得已,他只好向巫提出求助,让他帮助他破译那些皮卷。

    巫开始破解之前,风云还是很期待的,他和记载者都是巫,解读起前辈的遗作应该会有某种优势。

    就像他穿越之前,到医院看病,医术开出的处方在他的眼睛简直就是天书,但是只要他将交代药房那里,很快各种药物就会递出来。

    他实在无法理解药房的医师是如何快速辨识出那些天书药方的,最后只能够用他们和开药方的医生之间拥有着某种他根本无法理解的沟通异能来解释了。

    很可惜,巫并没有拥有这种神乎其技的沟通能力,他对于他的先辈留下的皮卷也很挠头。

    为了不让巫变成一个秃子,风云最终放过了他,但是他对原始人通过绘画形式留下的信息的坑爹程度却有了切身的体会。

    也正是因为炎蛇部落祖先留下的皮卷给风云留下的糟糕印象,让他并没有对百草部落保存的信息有太大的期待。

    也许会比炎蛇部落的皮卷好一些,百草部落历代巫都是女人,女人会细致一些,不会像炎蛇部落的巫那么粗枝大叶,但是他依旧不认为她们会比他们强多少。

    他们终究都是原始人,水平就算有差距,也应该不会相差太多。

    事实却再一次告诉他,凡事都有意外。

    那些记载竹片、木片和石片的图画不但极为逼真,完全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甚至就连它们当初的形态细节都被描绘了下来。

    比如一些草药,在叶片上,不仅被虫子啃咬过的痕迹清晰可见,而且还能够在上面看到露珠的存在。

    这还不是最夸张的,最夸张的是露珠映照出来的景象也被描绘了出来。

    他就在一颗露珠中看到了一张微笑的脸。

    虽然因为岁月的侵蚀,那张笑脸已经变得有些模糊了,但是他依旧能够清晰感受到她当时发自内心的喜悦。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风云打死都不会相信这些堪称神奇的图画竟然出自于原始人之后,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风云决定今后有一时间要向女巫和木兰芝请教一下,她们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在原始社会这种极度落后的条件下,她们竟然可以将绘画做到这种程度,说是神迹一diǎn也不为过。

    震撼过后,风云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那些木片、竹片和石片记载的内容上,想窥探一下百草部落高明医术的根源。

    看了一会,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深深的失望。

    他现在能够看到的内容都是非常浅显的,绝大多数都是有关一些病症和一些药材的模样形态。

    至于他想看到的,诸如配药、一些治病的特殊手法,则是一样也没有看到。

    他注意力忍不住开始向那些捆扎好的皮卷上转移,心中也生出了一种冲动,打开它们,说不定他可以看到他想要看到的内容。

    不过他终于没有这么去做。

    在他进行思想斗争的时候,一声呼喊将他给惊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