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原始部落大冒险最新章节列表 第九百二十八章 白痕

    风云低头看了看已经变得和正常人类的手无法联系起来的双手,略微想了一下,在空中进行了一次平移,和蛇鳞草拉开了一段距离,然后抬起了右手,在空中挥动了一下。

    紧接着让他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

    手掌所过之处,空中竟然出现了五道肉眼看见的白痕,轨迹看起来和利刃划过了木板所留下来的痕迹非常相似。

    与此同时,风云还听到了好像绢帛被撕裂的声音。

    风云立刻想到什么,向右手看了过去,更准确地说,是向变得好似钢构一般的五指指尖看了过去。

    从空中留下来的白痕,他已经推测出来,它们就应该是由他变化之后五指指尖划过时所留下来的。

    更为神奇的,是空中五道白痕竟然没有很快消失,明明已经过去了数秒钟之久,它们也仅仅是看起来变得淡了一些而已。

    如果按照当前的趋势发展,等到它们真正消失的时候,不要一分钟,也差不了多少。

    略微沉吟了一下,风云将右手伸了出来,探出了食指,用指尖去触碰空中五道白痕中的一道。

    尽管他也明白他很有可能根本就无法触碰到它,但是为了能对它们有更多一些的了解,他依旧愿意去尝试一下。

    结果再一次出乎了风云的预料,就在他的指尖触碰到白痕的瞬间,它竟然出现了新的变化,突然爆开了,由一道化作了很多道更细的线条。

    这些线条四下飞射,有部分飞向了风云的手以及他的身体,另外一部分则飞向了剩下的四道白痕。

    见此情形,风云的瞳孔骤然收缩,一直闲置不用的左手以极快的速度抬了起来,在面前挥舞,留下了一大片掌影,好似一面盾牌,将他的正面都给护住了,似乎他担心白痕爆开后射出来的白色细线会对他造成伤害。

    如果有对风云的情况有所了解的人看到了他的举动,一定会觉得他似乎有些太过小题大做了。

    以他的身体强度,不要说只是一些看起来极不起眼的白色线条,就是用利箭对他进行齐射,都不大可能会对他造成伤害。

    可事实却证明风云的做法是正确的。

    那些由白痕爆开所迸射出来的白色线条虽然看似不起眼,但实际上它们却有着相当强的破坏力。

    “叮叮……”

    它们射在了风云已经发生了变化的手掌之上,竟然发出了金属相撞的声音,甚至依稀可以看到有火花溅射。

    撞击声尚未散去,风云的面前就有一些细细的黑线飘落,是他的头发,更准确地说,是他被白痕爆开时迸射出来的白色细线给射断了的头发。

    风云对自己的防护还是相当出色的,尽管事出突然,但是他依旧将他全身都给护住了,也成功了,只是在最后出现了一些小的瑕疵。

    第一道白痕爆开,射出去的白色细线将其他四道白痕也全部引爆了,致使更多的白色细线到处飞射,这就大大提升了风云防护自身的难度。

    最终他虽然成功了,但是却有一些地方无法照顾周全,比如他的头发,就被射过来的白色细线给切断了。

    风云一探手,将断掉的发丝捞在手中,定睛向断裂处看了过去,紧接着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也许普通人看不出什么子丑寅卯来,但是风云不是普通人,他的目力非常出色,打眼一看,他就发现发丝的断裂处非常光洁齐整,甚至看不到有什么明显的毛糙的地方。

    根据他的经验,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要求白色细线拥有着极好的锋利属性,再加上这是他的头发,对它们的锋利属性将会有更高的要求。

    风云成为图腾战士后,他得到的提升是全方面,不仅是他身体,还包括他的头发,尤其是在成为蜕变战士之后,头发的坚韧程度更是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不夸张地说,他拔下一根头发,就可以将一名彪形大汉更轻松吊起来而不用担心会断裂。

    如果用它当作武器的话,它完全可以人的头颅给割下来。

    由此不难想见,白色细线可以将它们切断,而且不费吹灰之力,自身拥有了多么可怕的破坏力。

    如果它们真的射中了人的身体,哪怕是蜕变战士,也很有可能被射穿了。

    不要看那些由白痕爆开所形成的白线非常纤细,和针相比也粗不了多少,但是只要射穿了要害,也是会产生非常严重的伤害的,甚至会要了性命。

    更何况它们的数量又是如此之多,被它们射中之后,整个人很有可能会都变成筛子了。

    风云不知道这些白色细线射中自己的身体后,会不会将他给射穿了,他也不想知道,他只是想对发生了变化的双手的情况进行了解,而不是要自虐。

    在进行新一轮测试的时候,风云忍不住向蛇鳞草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除了想要了解其上结着的五个蛇灵果的长势之外,还有一丝庆幸在作祟。

    他在庆幸,在对变化后的双手进行测试之前,和蛇鳞草拉开了距离,否则风云那五道白痕爆开形成的白色细线就很有可能会波及到它们了。

    风云在确认蛇鳞草以及其上的蛇灵果都很好之后,将目光收了回来,然后进一步和它拉开了一段距离,这才举起了右手,对着与蛇鳞草几乎是完全相反的方向挥了出去。

    这一次挥手与第一次相比,无论是力度,还是速度都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连它的轨迹都看不清楚了,只能够依稀看到一抹淡淡的影子一闪而过。

    与之对应的,风云这一次也达到了不一样的效果。

    “嘶……”

    一声撕裂声陡然响起,又急又尖,让听到的人忍不住有要捂住耳朵的冲动。不过这还是最大的不同,最大的不同是风云的手掌划过所留下的白痕。

    它们虽然同样是五道,也是白色的,但是它们却没有停止不动,而是以极快的速度向远方飞射而去。

    实际上,那声尖利刺耳的撕裂声就是它们发出来的,只不过它们是齐头并进,才只听到了一个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