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抢夺

    鸦白并不是不知道图腾之力消耗完之后,会出现的问题,而是风云表演的实在是太像了。

    让他误以为他只要再努力一diǎndiǎn,再发动一次攻击,他就可以重创他,将他杀死,报仇雪恨了。

    结果胜利冲昏了他的头脑,上了风云的当,将他的最大的依仗变成了一柄普通的骨刀。

    “器峦,你快去叫人。快,快……”

    鸦白终于意识到了危险,开始让器峦去向鸦巢求援了。

    “好的。主人,我马上就去通知大家。”

    说罢,他就张开了嘴巴,想要大喊。

    风云当然不会让他如愿。

    脚在地上猛地一踏,地面上炸成了一个坑洞,风云就像一支离弦之箭,向器峦冲了过去,举起拳头向他的面门打了过去。

    拳头未到,它带起的强大劲风就向器峦压了过去,将他的喊声堵在了嘴巴中。

    这还没完,劲风从他大张的嘴巴中灌了进去,冲击着他的口腔和咽喉,吓得他赶紧闭上了嘴巴。

    器峦一边向后退,一边抬起了左臂去格挡,却被风云打得倒退不已。

    风云得理不饶人,向器峦发起猛攻。

    拳头就像雨diǎn一般向他的全身落去,搞得他狼狈不堪。

    嘭!

    由于他的一只胳膊被砍断了,防御出现了漏洞,被风云一拳搭在了肩头上。

    巨大的力量将他整个人打得飞了起来,向后倒飞了出去。

    风云立刻抢上前去,抡起拳头向他的咽喉打去。

    他准备打坏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发声向鸦巢求援。

    同时。咽喉位于脖子上。也属于要害,力量大,甚至可以将器峦的脖子直接打断了。

    风云一开始反攻,就将目标锁在了器峦身上,就是想拣软柿子捏,先将他给处理掉。

    他虽然被他砍断了一条胳膊,实力大减,但是他的存在依旧会给他带来不小的威胁。

    除了他▽dǐng▽diǎn▽小▽说,.2▲3.△o< s="arn:2p 0 2p 0"><srp p="/aasrp">s_();</srp></>可以向鸦巢发出求援之外。在他和鸦白动手的过程中,他要是在一旁出手,也会对他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鸦白会上当,将图腾之力几乎消耗殆尽,看似是因为他极为逼真的表演,但是实际上他的表现也并不都是表演。

    有了器峦的助阵,他的情况确实变得相当糟糕。

    他遭遇的险情很大一部分都是真实的。

    风云击中器峦的那一拳除了力量大,他还让拳劲具有了震荡效果,使得器峦在侵入他体内的拳劲消散之前,行动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所以他看到风云的拳头打向他的咽喉时。虽然尽了最大的努力,用那只完好的手臂去防守。依旧无法抢在风云击中他之前完成。

    随着风云的拳头和他的咽喉越来越近,器峦感到了强烈的绝望。

    风云击中他的那一拳让他深刻地体会到了他的拳头有多么的可怕,这一次要是真的被他击中了,不仅咽喉会被打碎了,就连脖子也会被打断。

    拳头抵达之前的强大风压让器峦喘不过气来,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他知道他在劫难逃了。

    “怎么回事?”

    原本应该会要了他的性命的拳头并没有落在他的咽喉上,甚至连拳头带起的劲风也消褪了。

    器峦睁开了眼睛,发现风云已经远离他了,正在和一个手持长刀的人交战,他就是鸦白。

    是鸦白在关键时刻拯救了他。

    风云很生气。

    眼看就可以将器峦结果掉了,却被鸦白横插了一杠子,将他给救了。

    可是面对鸦白的攻击,他又不能够置之不理。

    他手中的那把刀实在是可怕了,就算不发出红光,光是依靠它的锋利也足以伤到他。

    赤手空拳,和一个手持利刃的敌人交锋,是很吃亏的。

    风云就有一种施展不开手脚的感觉。

    很多次的攻击都因为忌惮鸦白手中的刀而半途放弃了,这让他感到颇为憋屈。

    数次他都差一diǎn忍不住要将暴送给他的王兽牙刀拿出来。

    但他还是忍住了。

    他不知道王兽牙刀能不能够抵挡住鸦白的刀的锋芒,要是被砍坏了,他没有办法向暴交代。

    风云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对策。

    他想到了办法。

    鸦白手中的刀确实非常锋利,但是它再锋利,也仅仅是刀锋而已,接触到刀的部分是不会被割伤的。

    风云尝试用拳头去击打刀背和刀身。

    境遇果然好多了,至少不用鸦白每一次向他挥刀,他都必须闪躲了。

    他这么做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通过刀身为媒介,将他发出的暗劲侵入鸦白的身体中,攻击他,让他的身体出现负面状况。

    结果让他非常失望。

    暗劲很难侵入刀身,就是成功了,也都变成了石沉大海,根本无法对鸦白造成任何不利的影响。

    不过这也让鸦白手中刀的占有之心变得更加强烈了。

    找到了一些应对的方法,但是赤手空拳和鸦白战斗还是比较吃亏,于是风云开始向最开始被鸦白切断的那半截骨刀靠了过去。

    他准备将它捡起来重新使用。

    只要他不让它和鸦白的刀正面交锋,他的境遇就会变得好很多,说不定,出其不意,将可以将刀从对方手中打掉了。

    通过近战,风云已经发现了图腾之力消耗过多对鸦白产生的负面影响了,他的速度已经出现了下降。

    由于鸦白已经无法用图腾之力去催动刀,进行远程攻击了,所以这一次他并没有能够阻止风云的行动。

    被他成功地捡起了那半截骨刀。

    “来人啊,快来人啊。主人。遇到麻烦了。快……”

    风云差一diǎn将刚捡起的半截骨刀给扔出去。

    他想用它让器峦闭上嘴巴。当然了。要是能够将他给杀死就再好不过了。

    器峦被鸦白救下来之后,并没有忘记交代给他的任务。

    在风云侵入他的暗劲对他造成的不利影响消散后,立刻扯着嗓子向鸦巢发出了救援。

    风云还是压制住了冲动。

    器峦已经发出求援了。

    也许是因为刚刚受到了惊吓,声音不仅非常大,而且极为尖利,非常具有穿透力,鸦巢中的人一定已经听得到了。

    杀了他,也没有用了。

    不如留着断刀。尽快将鸦白手中的刀打落。

    得到了那柄神奇的刀,就算鸦巢中的人倾巢而出,风云也有把握轻松突围。

    当当……

    风云寻找机会,不断敲击鸦白手中的刀,重击刀背和刀身。

    刀一次又一次被荡了起来,甚至带动鸦白的身体跟着动,但是鸦白始终不撒手,死死地抓住刀柄。

    风云的眼神中射出了寒光,手上的力量变得更大了。

    很快,鸦白的虎口就被震裂了。鲜血将刀柄染红了,可是他依旧没有放手。并且竭尽全力避免手中的刀和风云的断刀碰触。

    “倒是挺顽固啊。”

    风云有一些恼火,使出的力量更大了。

    嗖!

    鸦白终于坚持不了了,被风云一记重击,将手中的刀打飞了出去。

    “得手了。”

    风云大喜,就准备跑过去,将宝刀捡起来,据为己有。

    “器峦,接住了。你只要能够杀死敌人,它就是你的了。”

    鸦白一边向风云冲了过去,死死地缠住了他,一边向器峦大喊。

    “找死!”

    看到器峦向宝刀冲了过去,风云勃然大怒,向鸦白挥刀猛劈,准备将他逼开,去将宝刀抢到手。

    鸦白非常清楚,一旦让宝刀落到风云的手中,他和器峦就将必死无疑。

    他使出了全身的所有力量,甚至不惜被风云砍伤,也要将他拖住了。

    “滚!”

    风云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一脚踹在了鸦白的胯部,将他踢得飞了出去。

    他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向宝刀冲了过去。

    可是他依旧晚了一步,器峦已经先他一步将宝刀捡了起来。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器峦一边冲着风云大叫,一边挥动着宝刀。

    一道道红光立刻向风云射了过来。

    尽管因为心神不宁,红光的准头有些问题,但是风云却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器峦情绪不稳定,攻击方位,他自己也无法准确控制,这对风云反而更加的危险,因为这增加了他预判的难度。

    在应对器峦的疯狂攻击时,风云也没有放弃对鸦白的关注,发现他竟然没有留在一旁观战,而是向鸦巢的方向退走。

    很明显,他是想让器峦吸引住他的主力,悄悄逃回鸦巢。

    风云装作没有看到。

    为了完成女巫交代的任务,为了让百草部落不成为黑鸦王迁怒的对象,风云知道他不能够杀死鸦白,至少暂时不行。

    尽管他心有不甘,也只好选择妥协。

    现在鸦白自己逃走了,反而是帮他一个大忙。

    风云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器峦的身上,准备在最短的时间内,将他解决掉,将宝刀抢过来。

    在器峦一波攻击结束,新一波攻击开始之前的间隙中,风云终于找到了机会。

    身体下蹲,右腿在地上猛地一扫,顿时大蓬的泥土和野草被铲了起来,向器峦飞了过去,阻挡住了他的视野。

    器峦担心受到风云的偷袭,出于谨慎,立刻向后退,但是他还没有退出去两步,他的左腿就突然爆开了,血肉横飞。

    爆炸最先是从他的脚掌开始,然后是小腿、膝盖、大腿,直到他的腰部都被炸开了一大半,才总算停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