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智取

    “我……”

    器峦迟疑了一下,看向风云的目光中露出了一丝惊悸,显然想到了他不久之前砍断他小臂的情形。

    那个时候他四肢健全,尚且不是风云的对手,现在被砍断了一条胳膊,又流了很多的血,再去和风云交手,岂不是凶多吉少?

    “器峦,你担心什么?又不是要你去对付他,你只要能够迟滞一下他的行动就可以了。”

    看见器峦没有马上执行他的命令,鸦白很生气,不过他也明白,现在的他对于战局非常关键,于是将语气放的和缓了一些:“器峦,你难道忘记你的胳膊是怎么断的了?你要是能够帮助我将他堵住,我就帮你报仇。”

    “主人,你放心,我马上配合你。”

    不知道是意识到了不听鸦白命令的严重后果,还是被鸦白的说辞打动了,想借助他的手向风云报断臂之仇,不再迟疑,向风云冲了过去。

    “人多就了不起啊。”

    风云心中发出了一阵冷笑,一转弯,向远离器峦的方向跑了过去。

    他一diǎn也不紧张,因为他非常明白,要想堵住他,最关键的并不是人多,而是速度。

    要是速度跟不上,人再多也没有办法堵住他,更何况多出来的人还是受了重伤的器峦。

    接下来的情况和风云预测的几乎完全一致。

    很快,器峦就由堵截变成了追赶。

    由于他受伤了,加上他原本就没有鸦白的速度快。

    最后,情况就变成了风云在最前面跑。鸦白在后面追。而器峦则落在了最后头。根本就没有达到鸦白想要达到的目标。

    在跑的过程中,风云不时拿眼睛余光去扫鸦白,一是想看一看他的举动,防止他突然图腾之力催动刀,远程攻击他,二是想了解他的情绪变化,这样他才能够预测他接下来会做什么。

    过了大约有五分钟,鸦白终于忍不住了。大骂起来:“器峦,你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我让你堵截敌人,不是让你跟~dǐng~diǎn~小~说,.≌.o⌒< s="arn:2p 0 2p 0"><srp p="/aasrp">s_();</srp></>在我屁股后面跑。你的脑子烂掉了吗?”

    “主人,我也想堵住他,但是他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我追不上啊。”

    器峦显得非常委屈,他已经尽了全力,堵不住风云实在是怪不得他。

    “算了,你先停下来吧。歇一歇,动动脑子。想想办法。”

    鸦白也知道器峦说的是实话。

    同时,他也明白让器峦跟在后面跑。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效果,与其这样,倒不如让他停下来想一想,还没有更好的办法。

    没有过了两分钟,鸦白就向器峦喊道:“你有没有想到办法?”

    “催命啊。”

    鸦白忍不住在心中骂了一句,不过却不敢将心中的不满表现出来,只是说道:“还没有想到。不过主人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想的。”

    “快一diǎn想,否则休要怪我惩罚你。”

    鸦白显然也意识到他太过心急了,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风云身上,调动全身的潜力,却追赶他。

    “怎么到现在还不动手?”

    这一次轮到风云有些着急了。

    他不和鸦白近战,就是想迫使采取消耗图腾之力的远程攻击,从而消弱他的实力,进而达到抢夺好刀的目的。

    他现在只是在他的后面追他,显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担心。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直到现在鸦白也没有通知鸦巢的人来接应他,但是这对他而言始终是一个威胁。

    他不想浪费过多的时间。

    高级图腾战士的体力和耐力都是非常好的,只是进行这种追逐,可以持续非常长的时间。

    换言之,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将鸦白累倒,显然是不现实的。

    “要不是采取主动攻击?看情形,只能够这样了。”

    想来想去,风云觉得不可以再拖下去了,决定采取行动。

    风云在经过那把被鸦白发出的红光削断了刀柄的骨刀跟前时,用脚尖挑了一下,让它向斜前方飞了过去。

    按照他当前的路线,他正好可以在它落下的时候,探手将它抓住。

    嘶嘶……

    伴着一阵尖锐的撕裂空气的声音,好几道红光抢在风云抵达之前,已经先一步将那柄飞仔空中的骨刀给削成了碎片。

    “你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风云并没有因为兵器被摧毁而沮丧,相反还很高兴。

    原因非常简单,他挑飞了断柄刀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要用它去对抗鸦白,在鸦白轻松削断它的刀柄后,他就是知道普通的骨刀根本不足以对抗鸦白。

    他这么做的真正目的是要诱使鸦白出手。

    根据他的观察,鸦白一直在克制使用远程攻击,但是久追无果,他心中一定很憋屈,早就想发泄了,只是被理智压制着。

    但是这种平衡是非常脆弱的,只要有一些外部刺激,理智就会败给冲动。

    他用脚尖挑飞断柄刀,做出要将它拿到手的举动就是在对他实行外部刺激。

    他成功了。

    嘶嘶……

    切断了断柄刀之后,鸦白并没有就此罢手,挥动手中的好刀,将一道道破坏力惊人的红光向风云射了过去。

    风云马上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闪避那些向他急速射过来的红光。

    他虽然可以通过预判鸦白的动作,提前知晓他大概的攻击范围,但是他也不能够保证不出现任何的偏差,需要他全力以赴。

    在向风云发动远程攻击的过程中,鸦白的脚下也没有闲着,向他不断靠近。显然他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和他进行近战。

    风云自然不会让鸦白得偿所愿。

    在躲避红光攻击的同时。风云也开始向后退。始终和对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一进一退,两人很快就移动了超过百丈的距离。

    风云突然改变了方向,向左侧一个飞掠,跳出去了足有三丈远。

    他的移动速度非常快,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残影。

    它被洞穿了,不过攻击它的却不是鸦白发出来的红光,而是几片碎刀片,是从残影的背后射过来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器峦悄悄地绕到了风云的背后,对他发动了偷袭。

    “呃?”

    看到风云轻松闪过了他的偷袭,器峦露出了愕然的神情,结果明显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动手之前,他是坚信他的偷袭是应该可以成功的。

    鸦白射出去的红光非常的危险,需要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去应对,风云应该无暇他顾才对。

    为了能够偷袭成功,他可是使出了全部的本领,移动时几乎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结果他还是失败了。

    “器峦,你在干什么?想害死我是不是?”

    来自于鸦白的责难让他更是沮丧。但是他却无法为自己辩解。

    那些碎刀片没有能够击中风云,就向鸦白飞了过去。搞得他一阵手忙脚乱。

    此时器峦和鸦白的心中都有一个疑问,风云是如此知道有人要对他进行偷袭的。

    风云当然不会告诉他,其实是鸦白将器峦出卖了。

    鸦白确实做得不错,不动声色,就像他根本不知道器峦已经悄悄地来到了风云的身后。

    可是他还是将他给出卖了。

    出卖器峦的是他的眼睛,不是他眼睛中透露出了会泄露器峦行踪的情绪,而是他眼睛本身。

    风云的视力非常好,而他又距离鸦白比较近,可以看清楚他眼睛中的每一diǎn细节。

    他就在他的眼睛中看到了人影,除了他自己,还有另外一个人,是器峦的。

    在他的面前,鸦白的双眼在一定程度上,就变成了两面镜子。

    不过这也是因为风云的运气比较好。

    在器峦向他偷袭前,天光已经开始放亮了,要是天还是黑的,他就无法在鸦白的眼睛中看到他了。

    器峦的偷袭是失败了,但是风云的麻烦却没有就此结束。

    暗的不行,就来明的。

    器峦将那些被红光切碎了的刀片捡起来,向风云进行不断投掷,配合鸦白,一定向他攻击。

    风云的处境立刻就变得更加危险了。

    他不仅要避开极度危险的红光,还不能够让那些向高速飞来的刀片击中,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不一会的功夫,风云就数次遇险了。

    身上的衣服出现了不少的破口,都是被红光和刀片切开的。

    尽管没有伤到他的身体,但是其中的凶险却足以让胆子最大的人,直冒冷汗。

    风云就冒了冷汗。

    硕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鬓角不停向下滚落,视野都被遮挡住了。

    与前面相比,风云显得狼狈了很多。

    几家欢喜几家愁,风云处境变得糟糕了,鸦白和器峦却高兴了起来,攻击变得更加猛烈。

    在他们的眼中,风云马上就要撑不住了,只要他们再努力一下,下一次他们就会成功了。

    正因如此,他们的攻击尽管没有取得大的进展,但是他们依旧处于了一种亢奋之中,全力输出。

    直到鸦白向风云挥出了一刀,结果只是刀身上的神秘纹理亮了一下,却没有红光从刀尖射出去,才意识到大事不妙。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将图腾之力消耗殆尽了。

    “怎么不射了?鸦白,你不是射的挺高兴吗?”

    风云停住了脚步,看着鸦白,眼神中透出了讥讽之色。

    看着风云气定神闲的样子,鸦白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上当了。

    他之前的狼狈都是伪装出来的,目的就是诱使他不断发动远程攻击,从而在不知不觉间将图腾之力耗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