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八百七十六章 震撼

    “这……这……这是什么东西?”

    过了半晌,风暴才发出了声音来,不过这个声音听在他自己的耳朵中,却仿佛是来自于非常遥远的地方,显得格外不真实。

    实际上,他不仅是觉得自己的声音不真实,他更怀疑自己眼睛所看到的,如果不是他对自己的眼睛还比较自信,他肯定会认为它们出现了问题,出现了幻觉。

    这里怪不得他的心理素质不好,实在是他看到的东西太过匪夷所思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打死也不会相信它是真的,哪怕它是由风云展示出来的。

    那一点在风云掌心出现的光华形变后的状态,风暴是不陌生的,非但不陌生,甚至可以异常的熟悉,它就是他所在的部落的图腾——火蛟,头尾俱全,须甲不缺,清晰凝实,很有实体感,恍若活物。

    能够将外放的图腾之力化形到这种程度,委实是相当了不得的,整个雷泽之中,能够做到这一点就只有风云了,风暴自己和巫虽然也是蜕变战士,但也是难以达到这种水平。

    不过风暴会表现得如此震惊,却并不是因为为这个,而是它的颜色,它竟然不是部落图腾火蛟本来的颜色——红色,而是一种蓝色,差别非常之大。

    如果仅仅是颜色不同,风暴的表现依旧不会如此失常,真正让他受到冲击的,是那条在掌心中盘旋飞舞的由图腾之力化作蓝色火蛟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是冰冷的。

    火蛟部落的图腾战士之所以能够成为图腾战士,完全是因为部落的图腾,说是部落图腾的恩赐也不为过。

    因此,部落的图腾战士所拥有的图腾之力的属性和图腾保持着高度的一致,根本就不会出现改变。

    换一句话说,在风暴的认知中,火蛟部落的图腾战士所拥有的图腾之力就应该是火属性的,绝对不可能出现其他的属性。

    这一点认知是根深蒂固的,是牢不可破的,风暴也从来没有想过它会被打破,也正因如此,当风云在他的面前真的将它打破的时候,对他产生的冲击才会如此的强大。

    与风暴的震惊和难以置信相比,风云则显得异常平静,只是淡淡地说道:“它是冰蛟,是由冰属性的图腾之力化形而来的,有了它的保护,就可以进入五座双冷泉一起运行所产生的奇寒之中,而不会受到伤害了。”

    “它……它是从何而来的?你怎么会拥有?”

    听了风云的解释之后,风暴依旧难以平静下来。

    “说起它的来历,其实还要拜双冷泉所赐。我为了能够自己建造双冷泉,对它的构造进行了解,发现它核心是由一条条管道构成的。我记住了,并且绘制了下来,然后在其他地方尝试着将它重现,结果就让我成功了,也达到了和天然双冷泉类似的效果。我……”

    “我问的不是这个,我想要知道你口中所谓的冰蛟是从而来的?”

    风暴不等风云继续说下去,就将他的话头给打断了。

    “暴叔,你不要急嘛。我马上就要说到这一点了。”

    风云似乎对于风暴打断他的话头的举动有些不悦,不过他还是很快说了下去:“当时我就在想,构成双冷泉核心的那些管道既然这么神奇,那么可不可以将它在身体中构建出来呢?要是成功了,我岂不是……”

    “在身体中构建双冷泉的核心?”

    就算在风云给出答案之前,风暴已经隐隐地有了预感,但是当他真的从他口中亲耳听到的时候,依旧被震惊到了。

    对于双冷泉的危险性,他也是有所了解了,知晓它一旦崩解了,所造成的破坏将是极为可怕的,会将它周边的一切都摧毁掉。

    风云竟然敢在体内将它的核心构建出来,且不说是否可行,就是这份胆量就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外。

    不要说是失败了,就是出现了些许的差错,都会对风云造成极为巨大的威胁,轻则遭受重创,重则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他和风云交过手,知晓他的身体远比同等级的图腾战士要结实,和他同等级的战士对他发动攻击,不少他甚至可以依靠身体直接扛下来,而不会受伤,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也可以无视在体内构建双冷泉核心而对他产生的伤害。

    和构建双冷泉核心失败时所造成的破坏力相比,同等级图腾战士对风云发动的攻击所产生的破坏力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甚至完全不具备可比性,相差太大了。

    说得难听一点,风云此举在风暴看来,和找死几乎就没有任何的区别。

    风暴看着风云,脸上浮现出了由担心、生气、心疼、激动等混杂在一起的复杂表情,一边用手指点指着他,一边说道:“云,你……你……你怎么敢这么做呢?你……你……”

    由于情绪太过激动了,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见此情形,风云立刻陪笑道:“暴叔,息怒。我知道我错了。我下一次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你可是你说的,下一次再不敢这么冒险了。要是万一失败了,你……你可就……”

    说到了这里,风暴忍不住颤动了起来,似乎他被自己想象出来的,风云在体内构建双冷泉核心失败的场面给吓到了。

    “暴叔,我这不是成功了嘛。”

    风云自己则显得不是很在乎。

    风云的表现一下子就将风暴激怒了,脸色浮现出了怒容,厉声训斥道:“成功了,那是你的运气。你能够保证你一直拥有这么好的运气吗?你就算不为自己的安危考虑,难道你就没有为其他人想过吗?你要是……”

    “暴叔,你先停一下。”

    风云觉察到要是任由风暴训斥下去的话,一定会持续非常长的时间,就立刻出声将他的话头给打断了。

    他虽然知道风暴这么做是出于好心,是因为关心他,但是他却不想像被训孙子那般被训,因为作为被教训的一方,无论教训的人是不是出于好意,都绝对不会是一种愉快的经历。

    为了彻底堵住风暴的话头,风云马上又抛出了一句:“暴叔,你该不会真的认为我在身体内构建双冷泉核心是一时冲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