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 推理

    “暴叔,你要是非要关掉双冷泉,我不会再阻拦你,但是你就没有想过,我为什么就一点都不担心呢?”

    风云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声音也算不大,但是听在了风暴的耳朵中,就好似惊雷一般,一下子将他给震住了,甚至硬生生地终止了他要冲向双冷泉的动作。

    是啊。风云为什么显得一点头不担心呢?这不合理啊。

    以他对风云的了解,他对部落是有着非常深厚感情的,如果有一个机会让部落强大起来,他一定会努力去争取的。

    很明显,他面前的这五座双冷泉就是一个可以让部落在短时间内变强大的绝佳机遇,更何况它们还是由风云亲自建造的,按理说,风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任由它们荒废掉的啊。

    可是不尽快将双冷泉关掉了,让它们继续运行下去的话,它们制造出来的寒意会变得更重,届时可就真的无法靠近了。

    要知道最终对它们进行运用的可是部落中派驻而来的族人,他们的等级可比他和风云要低很多。

    等级低,抵抗力自然也不可能高。

    双冷泉制造出来的寒意,他自己都没有信心可以抵挡住,那些比他等级低的族人自然就更没有可能抵挡住了,很有可能他们连他们现在所在的山谷都进不来。

    要是这样的话,风云就不应该放任事情这么发展下去,至少也要开辟出一条和五座双冷泉所在池塘连接的渠道,以方便将水给引出来啊。

    就在风暴被风云的自相矛盾的举动给搞得头脑发胀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除非……除非云有能力抵抗五座双冷泉一起运行时所制造出来的恐怖寒意。”

    可是这个念头刚刚在他的脑海中出现,风暴却又下意识地将它给否定了。

    虽然风云要比同等级的图腾战士要强大一些,不,是强大很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无所不能。

    五座双冷泉一起运行时产生的寒意的厉害,他已经尝试过了,非常可怕,几乎可以无视防御,直接侵入到身体的内部,他不能够认为风云具备无视它的能力。

    就在他对脑海出现的念头进行否定的时候,却又另外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有可能的,绝对有可能。难道你忘了阀门附近的刻痕吗?”

    刻痕?对啊,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就忘记了吗?

    一想到风云亲自指给他看的位于阀门附近的刻痕,风暴就感到一种强烈的自责,这明明就是一个解释风云不合理举动的最强有力的证据嘛。

    他记得很清楚,风云开启双冷泉后,阀门指向的位置是在刻痕中间偏下一些的位置上。

    虽然他还不知道阀门是向上,亦或是向下才是为双冷泉提供更大动力的,但是有一点却是能够肯定的,根据刻度的情况,现在的双冷泉运行水平远远没有达到极限。

    风云刚刚还亲自告诉他,那些位于阀门旁边的刻痕,都是他在对双冷泉运行状态进行测试过程中,在发现它们处于平衡状态刻下的,而他从部落赶过来的时候,五座双冷泉却都是处于关闭状态的。

    这岂不是说,风云已经具备了在五座双冷泉处于极限水平,至少要比现在更高水平运行状态下,无视它们制造出来的恐怖寒意,将它们关掉的能力了吗?

    尽管风暴还是觉得风云具备这么强的抗寒能力有些过于不可思议了,但是他的直觉却告诉他,他的推测很有可能是真的。

    不过他还是决定从风云从那里获取答案,于是他转头看向他,问道:“云,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你一点都不怕五座双冷泉一起运行所产生的可怕寒意?”

    “一点也不怕倒也说不上,但是去将它们关掉了却存在什么问题。”

    对于风暴能够猜到他拥有强大的抗寒能力,风云并没有感到意外,毕竟他已经将提示给的这么明显了。

    “果然是如此。”

    风暴先是吐出了一口浊气,紧接着紧绷着的脸皮也松弛了下来。

    自己推测是一回事,从风云口中亲自得到验证又是另外一回事,前者只能够保证有一定可能是正确的,后者则可以确保无误。

    不过人放松了下来,风暴的好奇心却马上高涨了起来,忍不住向风云发问了:“云,我知道你和一般的蜕变战士不同,但是能够轻松抵抗五座双冷泉一起运行所产生的寒意,还是让人有些难以置信,它们制造出来的寒意实在是太可怕了。”

    说话间,他的脸上露出了一心有余悸的表情,显然五座双冷泉同时运行时所制造出来的低温确实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讲心里话,如果不是五座双冷泉对部落是如此的重要,他是打死也不会冲向双冷泉,将它们给关上的。

    “这一点正是我想要和暴叔说的,只不过我原本是准备等巫在场一起说的,不过既然你现在问了,那我就索性先告诉你好了。”

    “太好了。”

    听到风云这么说,风暴显得很是高兴,如果他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他会寝食难安的,不过当他听到他提到了巫,他又不禁露出了一丝迟疑:“云,你既然准备当着巫的面说,现在只告诉我一个人有些不太好吧?”

    “暴叔,你不用担心,没有什么的。见到了巫,我顶多再说一遍罢了。”

    “云,你快告诉我,我太好奇了。”

    风云的话让风暴打消了最后一丝顾虑,在越来越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下,对他催促了起来。

    “其实很简单。”

    风云探出了一只手,将它送到了风暴的面前,声音提高了一些:“就是因为这个。”

    话音未落,风云的掌心就出现了一点光华,紧接着这一点光华迅速增大,并且开始发生形变。

    风暴在风云将手掌递过来的时候,就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它,等到其上出现了光华,注意力更是高度集中,想要一睹究竟,不放过任何一丝的细节。

    然而当他看到光华发生形变,尤其是当它的形态的稳定了下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张大了嘴巴,瞪圆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