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八章 绳桥

    “云哥,我相信你。”

    也许是因为风贝对风云太过熟悉了,对他的情绪变化很敏感,意识到了他这一次是发自真心的,选择了相信他。

    “贝,谢谢你。”

    风云深深地看了风贝一眼,然后转头看向大家,冲着他们点了点头:“这里就拜托大家了。我走了。”

    说罢,风云就迈步向树林外面走去。

    众人都没有动,就这么看着风云的背影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了茂密的树林之中。

    “大家都回去做事吧。云是离开了,但只是暂时的,又不是不回来了。”

    木秋霞见到大家依旧盯着风云消失的方向,就说话了。

    听她这么说,众人才终于散开了,向各自负责的田地走了过去。

    风云出了双冷泉所在的林子,并没有回火蛟部落,而是向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他的速度非常快,看似是在走路,但是每迈一步,就跨出数丈的距离,甚至每一次迈步都会在原地留下一个残影,过了一会才会消失。

    因此,如果有人在一旁看的话,就会看到一幕奇异的情形,风云好似不止一个,而是有好几个人,排成了一排,次第向前走。

    数个小时后,风云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山峰,他也停下了脚步,不是山挡住了他的脚步,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他面前的山再高十倍,再陡十倍,也没有可能挡住了他。

    “没有想到我还有回来的一天。”

    风云看着眼前的大山,眼神中透出了复杂的神色。

    眼前这座山,风云算得上是比较熟悉了,他曾经不止一次见到过它,不过距离他最近一次见到它,也已经过去数年之久了。

    它就是风云从祖地离开时,在雷泽边缘见到的那座山,跨过了它,就正式踏入雷泽的地界。

    风云这一次离开双冷泉,真正要去的地方其实是祖地。

    他选择回去祖地,是经过反复权衡的结果,他准备将人造双冷泉选址定在祖地。

    相对而言,祖地算是很隐蔽了,就算有朝一日,雷泽遭到了外敌的入侵,双冷泉也被占去了,只要祖地没有被发现,就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他选择在祖地再造双冷泉就是不想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他没有和风贝说明要去干什么,也是出于保密的考虑,这倒不是说他担心她有朝一日会出卖他,他相信她是绝对不会的,但是多一个人泄密的可能性就会大上一分,这和忠诚与否并不存在必然的关系。

    风云并没有让自己沉溺在过往的回忆之中,很快就重新迈开了脚步,片刻之后就来到了面前的山前。

    双脚在地上轻轻一点,风云就腾身飞起,动作飘逸潇洒,就好似一朵飘然升起的云朵。

    不过风云这一朵云的速度非常快,眨眼的功夫,他的就已经位于山顶之上了,他的脚步不停,双脚刚刚触及到山顶,就马上向山下跳了下去。

    等到风云从高高的山顶落到地面上的时候,只有腿弯弯了一点点,紧接着人就向前弹射而去。

    原本会给风云带来巨大的阻碍,甚至需要冒险才能够通过的险恶地形,现在的他走起来却有一种如履平地的感觉,丝毫无法让他的脚步停顿下来,哪怕只是片刻。

    也正因如此,风云只花了不长的时间,就来到了落鹰涧的边上,这一次他没有再直接渡过去,而是停住了脚步。

    如果说在离开祖地的过程中,在诸多阻碍和险地之中,给他最深刻印象的恐怕就要数落鹰涧了。

    第一次通过经历,说是险象环生也不为过。

    目光游走,将周遭打量了一遍,风云迈步走向了他架设的绳桥走过去,迈步踏了上去,向对岸走去。

    在这个过程中,绳桥不见一丁点的下沉和摇晃,就好似风云的身体没有任何一点分量一般。

    沿着绳桥向前走了十来步,风云做了一件要有外人看到绝对会大惊失色的举动,他竟然闭上了眼睛。

    绳桥之下可是无底深渊,要是掉落下去,可是不堪设想,就算风云是蜕变战士,具备飞行的能力,依旧显得太过大胆了。

    落鹰涧毕竟与一般的深谷不同,里面的环境非常复杂险恶,一个弄不好,就算可以飞行,也未必就一定可以逃出生天。

    风云闭上眼睛,倒不是为了寻求刺激,他这么做是有他的目的地,他想要借此打探一下落鹰涧中的状况。

    根据他的实验结果,开启和自然之间的联系之后,要想对外面的情况,尤其是自然之力有更为精确的了解,闭上眼睛算得上是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一般情况下,能够让探测效果提升一倍以上,甚至是更多。

    至于从绳桥之下掉下去,风云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不要说他已经将绳桥的状况都记在了脑子,该怎么落脚,都非常清楚。

    就算他没有记住,他也是可以保证自己安稳地呆在绳桥上的,以他的感知能力,就是单凭脚和绳桥接触获取的反馈,就可以对绳桥的情况了解得不八/九不离十了。

    风云闭上眼睛后,在绳桥上行走的速度却一点没有降下来,快速向落鹰涧对岸而去,如果距离远了,看不到他脚下绳子,甚至会以为他在凌空飞渡。

    当然了,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一点也没有放松对落鹰涧的探测,可是随着探测的推进,他的心中却浮现出了一个古怪的感觉。

    与刚离开祖地之时的风云相比,现在的风云无论是在哪一个方面,都有了一个巨大的飞越,可谓是今非昔比了。

    也正因如此,风云对落鹰涧的探测,让他有了更大的收获,尤其是对其中的自然之力的状况,可是了解得越多,他心中的古怪之感就变得越强烈起来了。

    在他的感觉之中,落鹰涧中的自然之力非常古怪,看似各自行事,并不存在什么规律,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但是风云却不这么想,他觉得它们是受到控制的。

    可是这个感觉又让他难以接受,因为他对自然之力算是有一定的了解了,知晓想要控制它们的难度有多么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