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七百六十七章 同一种东西

    风云抬起了头,看着好似无穷无尽的大雪,对瓷管迷宫爆时产生的破坏力有了更为深刻的认知,同时也再一次出了他的预料。天籁.⒉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它爆时产生的白雾,竟然拥有了影响的天象的能力。

    这场大雪的由来,风云是很清楚的,应该是白雾在他操控的火蛟的约束下,冲上了高空,而后它蕴含的寒气接触到了空气中的水汽,让它们凝结,聚拢到了一起,就形成了雪花。

    不过白雾中蕴含的寒气造成影响终究不是无限的,所以大雪并没有下太久,不一会的功夫,就停了。

    即便如此,当雪完全停下了,太阳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的时候,地面上的积雪还是没过了脚面。

    风贝被这突然出现的大雪搞得蒙,一直到到雪彻底停了下来,还没有完全反应了过来,直到从头顶抓了一把雪,手掌上传来的冰冷触感,才让她完全相信了自己看到的确实是雪。

    “云哥,这雪……这雪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怎么可能下雪呢?”

    风贝一边甩了甩手,甩掉了手上的雪,一边向风云问。

    她会向风云寻求答案,倒不是她已经意识到了他是这一场完全不合时节的大雪的始作俑者,完全是因为风云平日里的行为在她心中竖立起来的形象。

    风云平日里的行为,无论是他搞出的那些明创造,还是对一些难题的解决,都给她留下了博学的印象。

    现在是夏末秋初,是绝对不会下雪的,至少在她出生以来,甚至从其他人的口中,她也没有听说过这个季节下过雪,这显然是不合常理。

    然而大雪偏偏就下了,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她无法理解,就本能地寻找能够给她解释的人,也就是风云。

    “这个……”

    风云并没有马上给出解释,不是他不愿意解释,而是他考虑到他面对的是一个原始人,就算因为他的存在,风贝的见识比一般的原始人强了很多,但是要想用她能够明白的语言说清楚,依旧是相当有难度的。

    他需要想一想该怎么说。

    “云哥,你也不知道吗?”

    风贝却误会了风云,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失望之色。

    “我知道。”

    风云思量了一下,还是决定和风贝讲解一下大雪产生的原因,因为他意识到就算风贝不问,也会有其他人会问。

    在这些人中,一定会有木秋霞,以她的老辣,想要用言语将她糊弄过去,绝对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与其如此,倒不如将问题说清楚,尽管想要说清楚不容易,但也不是无法做到的。

    “你知道?”

    风贝的眼睛顿时一亮,马上急声催促道:“云哥,你快跟我说一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因很简单,这场雪之所以会出现,完全是因为那团白色的雾气。”

    “是因为那团雾气?我不明白。”

    风贝听了风云的话,连连摇头。

    风云对她的表现一点也不意外,要是他这么一说,她就明白了,他才会觉得不正常呢。

    “贝,你见过结冰吧?”

    “当然见过啦。到了冬天,不仅河里湖里会结冰,水缸和水桶中的水也会结冰,但是这和现在下的雪又有什么关系?”

    “那你说一说冬天里为什么会结冰呢?”

    “这个我知道,是因为寒冷。”

    “这就是关键了,现在虽然不是冬天,但是那团白雾非常寒冷,在它影响下出现冬天才会出现的天象也就不足为奇了。”

    “可是云哥你刚才说的是结冰,我问的是下雪啊。”

    “这并不矛盾。结冰和下雪其实是一回事。”

    “一回事?我怎么没有看出来,雪和冰明明是两样不同的东西嘛。”

    风贝并没有被风云说服,更准确地说她还没有搞清楚雪和冰之间的相同之处。

    “冰是由水凝结而成的,而雪也是由水凝结而成的,它们自然就是同一种东西。”

    “雪也是由水凝结而成的?可是它明明是从天上下下来的,天空又怎么会有水呢?要是真的有水的话,怎么不落下?”

    “谁说天上没有水了?贝,那你和我说一说雨是什么?它不就是从天上落下来的吗?”

    “这个……”

    这一次轮到风贝语塞了。

    “天空中是存在水的,只是肉眼不同意看到而已。这些水,不,应该说是水汽在遭遇寒气之后,就会凝结,聚拢在一起,形成了雪,落到了地面上。”

    “云哥,天上为什么会有水呢,而且眼睛看不到?”

    风贝应该接受了风云的说辞,不再继续纠缠于雪了,开始转换话题。

    “贝,晾晒过衣服吧?”

    “晾晒过。”

    “湿的衣服中就含有大量的水,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它们就变干了,这是因为其中蕴含的水蒸掉了,变成了一种类似于我们呼出的气的状态。由于变成了气态,它们就会变得很轻,可以飞上很高的空中。”

    说到了这里,风云稍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想给风贝时间消化,然后才接着说道:“实际上水汽升到了天空,我们也是能够看到的,那就是云彩啦,它们就是由水汽聚拢而成的。”

    “不对啊。云哥,你不说水汽是看不到的吗?云要是真的是由它们聚拢而成的,为什么可以看到,而且有时候云还是黑色的?”

    “这个……”

    风云心中不由得出了苦笑,幸好他对会出现这种情况早就有了准备,很快就找到了说辞:“蜻蜓的翅膀很薄,是透明的,不注意看是很难看到的,但是将很多蜻蜓翅膀放到了一起,是不是就很容易看到了,甚至会还现它们已经变得不透明了呢?”

    “哦,我明白了。云能够被我们看到,是因为构成它们的水汽非常多。云哥,是不是这样?”

    风贝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

    “对,对,对。完全正确。”

    风云看到风贝在他的耐性解释下终于明白了,顿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他终于不用担心会有人再在这个问题生对他追问不休了。

    在他和风贝解释的过程中,以木秋霞和风雷为的百草和火蛟两个部落留在双冷泉的族人都聚拢了过来,他和风贝说的话,他们也都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