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七百二十四章 火人

    “贝,慢点……”

    风云看到风贝刚刚拿到他分给她的彩虹米,就迫不及待地向口中送去,连忙想要阻止,但还是晚了,不等他将话说完,它们就已经消失在了她的嘴巴之中。天籁.⒉

    这还不算,她明明还没有完全完成吞咽的动作,就又将目光投向了他,准确地说是他的手,她惦记上属于他的那一份彩虹米。

    “我总算知道什么是饿死鬼投胎了。”

    风贝的举动让风云又好气又好笑,不过他还是将装着彩虹米的竹碗放到了身后,避开了风贝的眼神。

    他这么做倒不是舍不得给她吃了,不要说以他们的关系了,就是这一次种植彩虹稻成功,让他拥有的彩虹稻数量增加了那么多倍,区区六粒彩虹米他还不让心上。

    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风贝考虑。

    在红鹰部落的时候,风云特意询问过不同等级的图腾战士一次可以食用彩虹米的数量,以风贝的等级,在吃下了六粒彩虹米的情况下,再要吃的话,将会过她的承受几下,对她是有害无利的。

    更何况她一次性吞下了六粒彩虹米,说不定都会出现问题,因为根据他从红鹰部落打探到的情报,就算是等级比较高的图腾战士在食用彩虹米的时候也最好不要一次性吃掉,中间要有一定的时间间隔。

    风贝现风云将彩虹米藏了起来,眼神之中充满了失望和哀怨,不过她并没有就此罢休,她将目光投向了现场的其他人。

    以她对风云的了解,他要是不给她,她根本没有可能夺取,但是现场其他人就不一样了,至少她还有成功的希望。

    当然了,要是能够不通过抢夺就可以得到那是再好不过了。

    只是风贝的希望马上就破灭了,因为她的目光所及之处,无论是风暴,还是木秋霞和木兰芝,手中的竹碗都已经空空如也了,他们显然已经将风云分给他们的那一份彩虹米都吃掉了。

    不得已,她再一次将目光投向了风云,想要看一看能够从他那里再得到一些彩虹米,但是她的眼神中马上就露出了绝望之色。

    当风贝的目光重新投射到风云的身上时,他似乎早就料到了,将竹碗高高地举了起来,碗口向下摇了摇,很明显属于他的彩虹米也被吃掉了。

    “哼!”

    在绝望之后,风贝很快就气急败坏起来了,抬脚在地上狠狠地跺了一下,整只脚没入了地下,直至脚踝,这还是她及时收住了力量,否则陷入地下会更深。

    她将脚从地下拔了出来,突然想到了什么,扭转头部,看向了堆放彩虹稻的地方。

    “无法从别人那里获取彩虹米,难道就不能够自己蒸煮不成?”

    风贝决定亲自动手给自己做,反正风云蒸煮彩虹米的过程她看在了眼中,非常的简单,她重复一遍不存在任何问题。

    她终究还是没有这么去做,不是她改变了主意,而是就当她要这么去做的时候,她的身上突然生了巨变,让她再也顾不得去做其他了。

    一股热流突然在风贝的胃部出现,紧接着就以极快的度向她的全身各处咆哮而去,势头之凶猛,让她有一种身体要被炸成碎片的错觉,吓得她花容失色,情不自禁地惊叫了起来:“啊……云哥救……”

    风贝在遇险之后,下意识地风云出求救,但是她还没有将话说明白,从胃部冒出来的洪流就已经席卷了她的全身,让她再也不出声音了,她只能够眼巴巴地看着风云。

    这是风云自己的感受,在风云的眼中就是另外一种景象了。

    他看到她突然张开了嘴巴,想要对他说什么,但是根本就没有出声音,紧接着她的全身就透射出红光,使得她看起来就像一枚通了电的灯泡,样子颇为吓人。

    与此同时,风云感觉到一股热浪向他涌了过来,温度是如此之高,让他一度产生了错觉,他是不是站在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烈火旁边。

    风云很快就现这并不是错觉,在他不远处真的有一堆火焰在燃烧,只是火堆呈现人字形,是一个人全身着火了,是风贝。

    “贝,你怎么样了?”

    风贝生的变化将风云吓了一大跳,下意识迈动步伐,就要靠近她,想对她施以援手,尽管他还没有想要要怎么拯救她,但是让他在一旁看着,什么都不做显然是做不到的。

    风云刚刚向前跨了一步,就停了下来,不是他有了新的想法,而是有人将他拦住了。

    “暴叔,贝现在很危险。”

    风云现拦住他是风暴,在诧异之余,变得更加着急了。

    “云,你冷静一下。你过去了又能够对她有什么帮助?”

    风暴陡然提高了嗓门。

    “我……我……”

    风云语塞了。

    “云,你要相信贝丫头,她远比你知道的要更加强大,区区几粒彩虹米是无法对她造成真正的伤害的,尽管它们的劲头确实有些大。”

    说话的时候,风暴的脸色变得潮红,身体中也隐隐有一股热气外泄,但是他看向风贝的目光却显得很有自信。

    “暴叔,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我不知道的情况?”

    风暴的表现使得风云不禁产生了怀疑。

    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他对风暴算是相当了解了,他对风贝可是非常好的,一直单身的他早已经将风贝当成了亲女儿了。

    如果她真的遭遇了危险,是绝对不会无动于衷,所以他现在的表现就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他能够确定风贝一定不会有危险。

    可是以他对风贝的了解,以及他从她身上感知到的情况,如有没有人对她施加援手的话,她是有可能出现危险的,当然了,她也可能安然无恙。

    总之,危险是一定的存在,这就与风暴的表现产生矛盾了,而他偏偏就这么做了,这在风云看来,要解释这一点,最合理的解释就是他知道什么他所不知道的情况,是关于风贝的。

    “云,你想多了。贝丫头,哪有什么秘密啊。她天天跟在你的身后,要是真有什么秘密,你也应该第一个知道啊。”

    面对风云的质问,风暴马上给予了否定,只是他的目光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避开了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