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 我想听一听你们的想法

    在听了风云的决定之后,无论是木秋霞,还是风暴都不说话了,显然是默许了他的裁定。

    实际上,木秋霞也好,风暴也好,虽然明白要应对雷泽接下来的发展,提升雷泽整体实力是绝对必要的,但他们更关心的还是本部落的实力能不能够提到提升。

    风云的决定毫无疑问是契合他们的心思,雷泽的整体实力是由生活在其中的各个部落的实力相加得到的。

    既然彩虹稻是用在雷泽各部落的身上,那么无论是火蛟部落,还是百草部落都属于雷泽的一份子,先用在它们的身上,让它们的实力得到了提升,也等于是提升了雷泽的整体实力。

    当然了,他们的想法要是被其他部落的人知晓了,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但是他们并不在乎,要知道彩虹稻可是风云弄回来的,并不是雷泽的共产,他优先提供给他所在的部落以及和他关系好的部落完全不没有毛病。

    “云,如何将双冷泉隐藏起来,你有了什么想法没有?”

    风云提出来的三点,第三点已经有了解决方案了,第一点是封锁霜冷的秘密,现在知道它秘密的只有现场这几个人,只要大家都不说也就解决了,也没有什么说的。

    相较而言,风云提出的第二点倒是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于是在风云宣布了对彩虹稻的处置之后,风暴就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一点之上了。

    “暴叔,这一点我也正要和大家说呢。如果能够将双冷泉隐藏得好的话,不仅可以遏制危机在雷泽的发生,还能够成为雷泽的一张底牌,让敢于轻视和挑衅雷泽的外族人付出沉重的代价。”

    “说得好,但是究竟该如何将双冷泉隐藏起来呢?”

    风云的说法得到了现场所有人的一致赞同,其中就包括风贝,听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早已经搞明白了状况,她是心思单纯,但是并不意味着她就是笨。

    至于风云用底牌做的比喻,现场所有人理解起来都不存在任何问题。

    为了丰富大家的娱乐生活,也是提升大家的智力,风云先后将穿越前的世界中的一些棋牌类的游戏搞出了很多。

    这些棋牌类的游戏,借助风云的声望,加上它们本身确实具有很强的娱乐性,一经推广,就得到各个部落的人的推崇,很快就风靡了起来,因此,他们对底牌是什么都是非常清楚的。

    “我想先听一听大家的想法。等大家说完了,我再说一说我的想法。”

    这一次风云并没有急着将自己的想法给抛出来,而是准备看一看现场其他人有没有什么高见。

    “云哥,我有一个想法。”

    有些出乎风云预料的是第一个发声的竟然是风贝。

    “贝,你说一说你的想法是什么?”

    风云并没有去打击风贝的积极性,而是鼓励她说出来。

    “我们可以在双冷泉的周围建一道高墙,将它给围起来,这样其他人就无法看到它了,我们种植彩虹稻也就没有人知道了。”

    “贝丫头,你这个想法要不得啊。”

    风贝话音刚落,风暴就对她泼起了冷水。

    “暴叔,你倒是说一说啊,我这个想法怎么就要不得了?”

    自己的想法遭到了否定,风贝很不高兴,气鼓鼓地盯着风暴。

    “贝丫头,你还别不服气。你这么一弄,人们原来也许还没有觉察到双冷泉有什么秘密,现在一下子都知道它不简单了。”

    “我不信。将它围起来了,为什么反而更加引人注意了呢?”

    风贝并没有被风暴说服。

    “这么明显的道理,贝丫头,你怎么就想不明白呢。如果换作你,你突然发现一个地方被一道高墙围起来了,你会不会对那里产生怀疑,比如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宝贝啦?”

    “这个……”

    这下子风贝语塞了,不过她依旧有些不服气,反问道:“暴叔,我的方法不行,那你就说一说你的方法吧,我倒要看一看有什么高明的地方。”

    “我的想法和你完全相反,与其大动手脚去掩饰,倒不如什么都不做。双冷泉已经存在了那么长的时间了,不是一直没有人发现它的秘密吗?”

    “暴叔,这就是你的方法?”

    风贝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讥讽的冷笑:“你是不是忘记了一点。过去双冷泉的秘密是没有被人发现,但是现在可不同了,我们在这里种植了彩虹稻。如果什么都不做,人们一定会发现问题的。”

    “这并不是大问题,我们可以派人巡视嘛。这里这么偏僻,很少有人来,发现有人靠近,将他们引开了,不就发现不了了吗?”

    风暴并没有因为风贝的驳斥而放弃自己的想法。

    “暴叔,你派人巡逻也同样会引起人们的注意力的。也许暂时能够保证彩双冷泉的秘密,但是时间一长,终究还是会被发现的。”

    “贝丫头,好了。我们还是先听一听其他人的想法吧。”

    不知道是感觉到风贝提出的疑义不好反驳,还是真的想听一听其他人的想法,风暴转脸看向木秋霞,问道:“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我的想法,其实你和贝都已经说到了。既要弄一些东西将双冷泉遮蔽起来,至少不能够让人们注意到彩虹稻的存在,但是又要不引起人们的注意力。”

    “既要这个又要那个,你这不是白说了嘛。再说了,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啊。”

    木秋霞的说法让风暴大失所望,他也索性不再听她解释了,而是直接扭头看向风云,问道:“云,大家的想法你都已经听到了,并没有什么太好的方法,你还是说一说你的想法吧。”

    “好的。我的想法和……”

    风云没有推脱,张口就说,不过他刚刚说了几个字,就突然脸色一变,蓦地转了头,看向了种植了彩虹稻的地块。

    “云哥,出了什么事了吗?”

    风贝距离风云最近,最先做出了反应,一边发问,一边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与此同时,风暴、木秋霞和木兰芝的神情也都发生了变化,显得忐忑不安起来了。

    风云看向的地方可是种下了彩虹稻,要是它真的出现了什么问题,损失了一批稻种不说,对他们自身也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