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终于来了

    目标的老巢虽然墙壁是石头砌成的,但是屋dǐng却是由草和木板盖成的,加上房内放了不少的兽皮,在被风云diǎn燃,很快就熊熊燃烧了起来。◇↓◇↓diǎn◇↓小◇↓说,..o

    看见目标的老巢冒出的浓烟,腾起的火焰,据diǎn之中再一次出现了一阵骚动,比风云diǎn火之前发出大喊时的那一次骚动还要剧烈。

    一些人黑鸦部落的战士终于忍不住了,从藏身的地方钻了出来,向站在据diǎn不远处看热闹的风云包抄了过去。

    风云只是扫了他们一眼,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动作,转头继续看燃烧着的目标老巢,似乎它有什么吸引他的魔力。

    嗖嗖……

    风云的耳畔突然响起了破空之声,是那些忍无可忍的黑鸦部落的战士在向他发动攻击,射出了利箭。

    直到箭矢已经非常靠近他了,风云才做出了规避的动作,不过也只是身体左右前后摆动了几下而已,显得非常随意,带着一股漫不经心的味道。

    偏偏就是这些看似漫不经心的动作,却将那些射向他的箭矢全部避开了,甚至没有一支可以触碰到他的衣服。

    嗖嗖……

    风云刚将第一波向他射来的箭矢躲过去,第二波箭矢就接踵而至了,数量也变得更多了。

    似乎其他还处在观望中的人从那些向风云发动攻击的人那里获得了激励和勇气,不过这也将风云激怒了。

    双脚在地上轻轻一diǎn,斜着向距离目标真正燃烧的老巢不远处的一座房子的房dǐng跳了过去。

    这一跳他将射向他的箭矢全部避开了。

    那些发动攻击的黑影部落的战士并没有因为他避开了他们的攻击而沮丧,一个个反而兴奋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风云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他跳向房dǐng的举动对他们而言却是一个好消息。

    他站在房dǐng之上。无遮无挡的。完全就是一个活靶子,他们从什么方向都可以发动攻击。

    更为重要的是,房dǐng毕竟不是地面,能够做出的闪避动作会受到非常大的限制,就算做出了闪避动作,所能够达到的效果也是非常差的。

    尽管他们此前已经见识了风云的强大,但是他这种在他们看来完全是大脑抽筋的举动,却让他们的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

    这一次说不定就可以将他给干掉了。

    如果他们能够真的做到这一diǎn。小主人可能不仅不会再惩罚他们,甚至还有可能给他们一些奖励。

    想到了这里,他们更加的兴奋了,眼睛都开始发亮。

    一些还没有选择出手的人也开始蠢蠢欲动。

    然而他们将风云想的太过简单了。

    双脚刚一在房dǐng上站稳,风云就以超乎敌人想象的速度摘下了弓箭,紧接着就是一连串密集的弓弦震鸣声。

    嗡嗡……

    在密集到根本无法辨数的震鸣声中,一支支利箭以风云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而出。

    一时间,甚至会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他突然变成了一只刺猬,而且还是被激怒了的那一种。将全身的刺都张开了。

    只不过他身上的刺是他射出的一支支利箭,那情形要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看来。是相当的酷炫,非常的好看。

    不过风云的举动对于那些出手攻击他,以及想要出手攻击他的黑鸦部落的战士而言,却是一个可怕的灾难。

    无一例外,他们每一个人的眼前都出现了一支利箭,速度太快了,就像是凭空在他们的面前冒出来的一样。

    等到他们想要做出规避动作的时候,很多都已经晚了,被利箭抢先一步洞穿了身体。

    这个时候,他们才想明白,风云为什么会跳到了屋dǐng上。

    站在屋dǐng上,他们固然可以看到他,但是他居高临下,也可以将他们的位置看的很清楚,可以更轻松地攻击他们。

    那些没有被箭射中,或者被射中了却伤的不是特别重的黑鸦部落的战士纷纷躲进了风云的视野死角,连滚带爬,显得非常狼狈。

    他们心中因为风云diǎn燃了目标老巢而激发出来的愤怒和勇气,就像被浇透了火堆,不仅全部荡然无存了,就连一丝热度也没有了。

    可是他们并不是知道,风云为了不暴/露真正的实力,可是压制了攻击的破坏力的,否则不要说那些被他射中的敌人活不了,凡是被他瞄准的敌人基本不会有人幸免。

    “谁?还有谁?”

    风云用冰冷的目光向四下扫了一圈,发出了挑战,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仿佛整个据diǎn一下子变成了一片死地。

    此前,他在寻找引火之物的时候,刻意寻找了一下弓,还真被他找到了,强度还不错。

    虽然无法和暴给他制作的弓相比,但是却比他之前从被他杀死的黑鸦部落战士那里得到的弓强了不少。

    于是他又找来了不少的箭矢,自制了一个大大的箭袋,将它们全部都放在了里面,这也是他为什么会直接跳上屋dǐng的原因。

    他对自己的箭术非常有信心。

    经过数年刻苦的训练,取得相当好的训练效果,甚至连对箭术一向极为自信的暴都忍不住夸奖他,说他已经达到了他年轻时的水平。

    不过联想到他自恋的毛病,他这么说,则表示风云的箭术水平已经超过了他年轻的时候,而且超过的还不是一星半diǎn。

    “哼!”

    风云从鼻孔中发出了一声冷笑,纵身从房dǐng上跳了下来,走向了还在猛烈燃烧的目标老巢,从地上捡起了一只火把,就着燃烧的火焰,将它给diǎn燃了。

    火把是风云自己制作的,非常简单。

    先找一些木棍和和绳子,将绳子缠绕在木棍的一端,然后再将它们在油脂浸透,就大功告成了。

    为了纵火方便,风云一口气做了接近二十只,足够他用的了。

    火把diǎn燃,烧旺了,风云一甩手,直接将它扔了出去,目标正是他刚刚落脚的那栋房子。

    房dǐng的茅草和木板很快就被diǎn着了,不久之后,就发出了刺鼻的焦臭气味。

    被风云diǎn燃的那座房子中存放了很多肉干,脚臭气味是肉干被焚烧发出来的。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风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diǎn燃一座房子。

    diǎn燃两座房子之间的时间间隔并不长,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前面被diǎn燃的房子还在熊熊燃烧,新的房子就又被diǎn燃了。

    尽管风云在diǎn燃房子的时候,做了一定的选择,尽量选择比较孤立,不大会因为自己的火势将其他的房子也给diǎn燃了,但是一团团腾起的火焰,一股股冲向云霄的浓烟,依旧让整个据diǎn陷入了一片惨遭毁灭的氛围中。

    那些负责守卫据diǎn的黑鸦部落战士一个个脸色苍白,双眼无神,显得极为颓废和绝望。

    他们知道这一次一定会遭到极为严厉的惩罚,甚至有可能会被送去喂神鸦,被慢慢地啄食而死。

    可是让他们去和风云拼命,他们又没有那么个勇气和胆量。

    通过和风云交手,他们清晰地认识到了他们之间实力的巨大差距。

    尽管他只有一个人,但是一想到他可怕的箭矢,他们就忍不住全身打哆嗦,去攻击他,简直就是在找死。

    看着据diǎn中腾起的火焰和浓烟,风云的心中却没有多少破坏的快意,相反,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并且越皱越紧。

    现在都快到中午了。

    刨去速度原因,目标应该快要到了,但是他却没有看到他的人影。

    “难不成他真的不管据diǎn的存亡了?”

    风云再一次跳到了一座比较高大的房屋dǐng上,聚拢目光,向目标回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终于来了!”

    当他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些小黑diǎn的时候,风云终于忍不住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浊气。

    在他观察的过程中,一群小黑diǎn突然从一道长长的土领子后面冒了出来。

    在没有催动蛇神之眼的情况下,他还看不清楚那些小黑diǎn的真面目,但是从他们的轮廓判断,应该是人。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正在向据diǎn方向移动。

    综合这些特征,他已经可以断定是目标带人回来了。

    风云并没有从屋dǐng上跳下来,而是继续向那群小黑diǎn看过去。

    很快,他就发现了其他的情况。

    小黑diǎn的速度陡然加快,很明显是他们看到了据diǎn中正在燃烧的房子腾起的火焰和浓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加快赶过来。

    在那些小黑diǎn提速过程中,有一些小黑diǎn越众而出,跑得越来越快,这些应该是等级比较高的图腾战士。

    上一次,目标虽然派出了一部分人跟着那些报信的人赶回去守卫据diǎn,但是这一部分人的等级都是比较低的。

    除了头领是一个高级图腾战士,其他的基本上都是初级图腾战士,中年人口中超过五十位的中级图腾战士几乎一个也没有划拨过来。

    这也是风云杀死他们如此容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如果当时五十多位中级图腾战士都在,他要想在隐藏实力的情况下,将他们全部干掉就会非常困难了。

    风云的注意力最终放在了跑在最前面的人身上,他们应该是最强者,一共有三个。

    不过真正引起他注意的却是三个人中的一个,他又高又白,竟然是目标,这让风云颇感意外。

    上一次,他看到他的时候,曾经仔细观察过他,在感觉中,他的实力明明不行,甚至还不如一个中级图腾战士,和他现在的表现明显不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