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黑瘴沟

    “暴,住手。石隐瞒事情确实不应该,但是要惩罚也应该通过所有人的公决,毕竟他伤害的是整个部落的所有人。”

    巫手疾,抓住了暴的胳膊。

    暴的力量比巫大很多,他要是奋力挣脱,他是拉不住他的,但是他是巫,他也不太好执拗他的意思。

    “公决什么?他为部落找来了这么大的灾祸,我就是将他打死了,我相信大家也不会反对的。”

    暴恶狠狠地瞪了石一眼,不过他终于放弃了攻击他。

    风云、雷、萝也都非常愤怒,对他怒目而视。

    他们原以为石是不小心感染了疫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又传染了给其他人,结果却是他自己知道,却因为害怕受到责难,故意隐瞒不说。

    石努力将自己的身体缩小,尽量不引人注意,但是他的个子实在是太大了,无论他如何收缩,依旧显得非常显眼。

    “石,这件事实在是太过严重了,我让你接受公决,你接不接受?”

    “巫,我接受,我接受你对我的一切惩罚,不过我确实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我要是知道我从黑瘴沟感染了疫病,一定会说的,我当时真的不知道。”

    “狡辩。就算你当时不知道,后来呢?巫派人到处寻找疫病的根源,你为什么没有说?”

    暴听了石的话,一双眼睛一下瞪圆了,怒不可遏。

    “我……我害怕。”

    石将脑袋越垂越低。无地自容,恨得不得地上有一条缝,可以钻进去。

    “害怕?害怕就可以无视其他的生死。乃至于不顾整个部落的存亡?部落中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一个该死一万次的东西。”

    暴再也忍不住了,甩脱了巫的掌握,举起硕大的拳头,对着石的脑袋猛地砸了下去。

    暴胳膊上的肌肉高高隆起,绷得非常紧。

    如果真让他这一拳打在了石的脑袋上,就算不会将他的脑袋打爆了,也会要了他的性命。

    暴的拳头终究没有落在石的脑袋上。不是他改变了主意,而是他的手臂被人托住了,是雷。

    在他挥拳打下去的时候。雷以极快的速度抢到了他的身边,及时拦住了他。

    “该死!”

    看见暴的拳头被雷托住了,风云在心中忍不住暗骂了一声。

    他是非常希望暴的拳头落在石的脑袋上的。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他早就出手将他击毙了。哪里还会管什么公决不公决的。

    他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可恨了。更何况还因为他的自私和懦弱伤害到了贝,就更加不能够饶恕了。

    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决定。

    要是公决的结果不判处他死刑,他也会找个机会将他干掉。

    “暴叔,请息怒。”

    “雷小子,你也要为这个该死的东西求情?你忘了贝所遭受的苦难了,你这么做对得起她吗?”

    暴看见拦阻他的是雷后,显得更加生气了。

    贝可是他的妹妹。

    “暴叔,我也非常生气。但是巫说的对。他危害到的是整个部落的所有人,我们将他打死了。我们是出气了,但是其他人呢?这对他们不公平。”

    雷虽然心中巴不得石马上就死,但是他更加尊重巫的决定。

    “哼!”

    暴似乎贝说服了,将手臂收了回来。

    “雷,你去叫人,将这个该死的东西给我好好看住了,绝对不可以让他逃了。”

    “是。”

    雷立刻跑了出去,准备叫人来看住石。

    “二,暴,黑瘴沟究竟是一个什么地方?”

    巫和暴决定如何处理石是炎蛇部落内部的事情,她虽然和他们的关系很好,但也不好置喙,现在他们已经处理完了,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黑瘴沟是一处先祖告诫我们绝对不可以进入的绝境。我曾经去过一次,不过没敢靠近。”

    “那它究竟有什么可怕的地方?”

    “根据先祖留下来的训示,蛇神山曾经出现过一头可怕的瘟兽,被先祖和炎蛇一起杀死了。瘟兽被杀死的地方就在黑瘴沟。瘟兽的尸体虽然被先祖处理掉了,但是黑瘴沟还是遭到了污染。”

    “黑瘴沟里一年四季不见天日,黑雾弥漫,寸草不生,部落中任何人都不允许靠近,谁知道石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进去。”

    “胆子大?我呸!他的胆子要是真的大,就应该主动承担犯下的过错。”

    暴扫了石一眼,眼神中全是鄙夷。

    “二,照你这么说,黑瘴沟是没有办法铲除了喽?”

    “应该是吧。否则先祖断然不会让它继续存在的。”

    “这么说,是没有我什么事了。”

    女巫放松了下来。

    听了黑瘴沟的来历,她也是心生畏惧。

    瘟兽,她也曾经听说过,知道它是一种极为可怕的蛮兽,所过之处,生机灭绝,寸草不生。

    她虽然对自己的医术有几分自信,但是让她去处理瘟兽遗患,她却没有一diǎn把握。

    “秋霞,辛苦你了。萝,你带秋霞和兰芝去休息吧。”

    “是。秋霞巫,兰芝姑娘,请跟我来。”

    女巫和木兰芝也没有拒绝,就跟随萝离开了。

    帮助那些感染疫病的人清除毒素,尤其是女巫还要用图腾之力催化和加强清毒粉的药力,她们确实已经有些累了。

    这个时候雷也带着几个壮汉赶了过来,他们是雷专门叫过来看守石。

    他们见到石之后,一个个都对他怒目而视,眼神中充满了厌恶,显然雷已经将他的所作所为告诉了他们。

    “巫,小首领,暴叔,你们请放心,我们一定好好看住这个该死的东西。如果出现任何差池,请你们重重地责罚我们。”

    “云,你也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和暴去处理。”

    巫对风云露出了温和的笑容,劝他回去休息。

    “那就麻烦巫和暴叔了。”

    风云也没有再坚持。

    虽然因为身体素质高,恢复快,但是一直以来他的精神都是紧绷着,现在终于放松了下来,顿时觉得有些乏累了。

    回到了家中,虹和竹立刻迎了过来。

    竹告诉他,他们已经为他准备了热水,他可以好好泡一个热水澡,解解乏。

    风云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澡。

    穿上干净舒适的衣服,走出来,发现虹已经在桌子摆满了各色菜肴,总数超过了二十道,都是他喜欢吃的。

    深深地吸一口菜肴飘散出来的香味,风云不禁微微闭上了眼睛,露出了惬意的表情。

    不用尝,他就知道这一桌子的菜肴的味道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虹在厨艺上有着极强的天赋,现在不仅全面超过了风云,还陆陆续续研制出了许多新的菜式,每一样都是难得的美味。

    风云一diǎn也不怀疑,虹要是生在他穿越前的世界中,一定会成为享誉整个世界的厨艺大师。

    用虹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嘴巴,端起竹送过来的香茶,喝上一口,任由茶香在口鼻间萦绕。

    “这才是生活。”

    风云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感叹。

    “虹,竹,我去休息了。嗯,别忘了,给贝送饭。她现在身子比较虚,记得不要给她吃大鱼大肉。”

    一杯香茶喝完后,一股倦意向风云袭来,眼睛有些睁不开了。

    虹和竹一边一个,将他扶进房间,服侍上了炕。

    他的脑袋一粘到枕头,马上就进入了梦乡。

    两人为他盖好了被子,轻轻地掩上了门,退了出去。

    “这一觉睡得真是舒服。”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风云睁开了眼睛,感觉神清气爽,整个人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让他不禁生出一种要飞起来的错觉。

    轻轻一跳,来到了地面上,双脚正好插/入了拖鞋里。

    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下地之前根本没有去看拖鞋的位置,完全是凭睡前不经意间瞟了一眼残存下来的印象。

    推开门,风云看到虹就在站门外,似乎猜到了他会在这个时候要醒过来。

    “虹姐,我睡了多长时间了?”

    风云一边用虹端来的温水洗脸,一边发问。

    “小首领,你这一次睡得时间可真是够久的。”

    “有多久?”

    “三天三夜。”

    “这么久?”

    风云虽然感觉到自己睡了很长时间,却没有想到睡得这么久。

    “哦,对了。巫让我告诉你。等你醒了之后,要你去他那里一趟。”

    “巫有没有说要我去做什么?”

    “没说。不过我能够猜得到。”

    “哦?你说说看。”

    “巫一定是要你去商量处决石这个该死的东西。”

    “处决?公决结果已经出来了?”

    “没有,不过我觉得不会有意外。这些天我接触过的所有人都对他恨之入骨,恨不得将他撕碎了。”

    “大家这么恨石,怎么公决还没有开始?”

    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风云。

    “虹姐,你看着我干什么?难不成还和我有关系?”

    “还真的就和你有关系。无论是巫,还是部落中的其他人都一直同意,公决的时候,一定要有你在场。”

    “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你拯救了大家,大家想对你表示敬意呗。”

    “这一次拯救了大家的可不是我,是人家百草部落的巫。”

    “人总是你请来吧。”

    风云笑了笑,不再说话,穿好了鞋子,向巫的住所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