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六百十四章 有生命的柱子

    “教头,教头,你怎么了?”

    一名火蛟部落战士看着风雷只向乱石谷中看了一眼,整个人就好似变成了一座木雕木塑,尽管有些不安,还是上前跨了几步,准备叫醒他。????火然?文??w?w?w?.?

    “呃……”

    听见了同族的叫唤,风雷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就以极快的速度退了回来。

    眨眼之间,他就来到了风云的面前,压低了声音说道:“山谷中很危险,我们最好立刻退走。”

    尽管他尽量表现得镇定,但是他尚未完全恢复血色的脸以及声音中出现的颤抖都将他出卖了。

    “危险?我正想见识一下。”

    风云的神色没有出现丝毫的变化,探出手,轻轻一拨,就将风雷拨到了一旁,迈步越过他的身边,径直向山谷口走去。

    守护他的火蛟部落的战士刚想要拦住他的去路,却抵挡不了他眼神中透出了的威慑,不由自主地退到了一边,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此时,风云已经位于所有人的前方了,要是有什么危险,他就将会第一个面对。

    风雷看到了这里,立刻急了,一边向风云追了过去,一边对火蛟部落的战士,厉声呵斥道:“你们还不追上去,难道你们忘了巫和暴叔怎么和你们说的了?”

    十八名火蛟部落战士闻言顿时神色一变,都急匆匆地向风云追了过去。

    在离开驻地的时候,巫和风暴对他们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保护风云,并且警告他们,如果风云出现了意外,将会对他们严惩不贷。

    他们记得很清楚,巫和风暴在警告他们的时候的表情,让他们丝毫也不怀疑,如果风云真的出现了问题,他们一定会遭受极为严厉的惩罚。

    他们对于巫和风暴,尤其是风暴的手段可是深有体会的,可不想自己落在他的手中。

    除此之外,他们对风云也都是出自内心的尊敬和喜爱,绝对不想看到他出现任何的意外,如果出现了极端的情况,需要牺牲自己才能够拯救风云,他们也是不会犹豫的。

    因此,他们冲向风云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就好似一阵风,以至于盘石和他的族人只感到眼前一晃,他们就被甩开了一大截的距离。

    他们的速度是快,但是风云的速度无疑更快,等到他们冲到山谷口的时候,风云早已经迈步进入了乱石谷。

    到了谷口,火蛟部落的战士们终于知道风雷为什么只向谷中看了一眼,就好像中了邪一般,不会动弹了,实在是乱石谷的状况太过险恶了。

    乱石谷就和它的名字一样,里面到处都是乱石,地面上到处都是大小不一的石块,不过地势还是比较平坦的,视野比较开阔。

    火蛟部落的战士只用目光扫了一下,他们就将里面的情况看了一个大概。

    在乱石谷的深处,远离谷口的地方,有一片隆起明显比其他地方要大不少的石头,在那片大石之上站了不少的人,人数接近百人。

    不过他们现在的处境可不妙,在他们的周围矗立着很多根粗大的石柱,数量至少超过了一百,将他们团团围住了。

    如果不是不久之前的经历,火箭部落的战士还真的会以为乱石谷中竖立的那些石柱就是真的石柱,但是现在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它们根本就不是石柱,而是危险而难缠的岩虫,尽管它们看起来真的和石柱非常像。

    几乎在他们的目光投向那些岩虫,识别出了它们真正身份的瞬间,那些岩虫似乎就感知到了他们的目光,齐刷刷地转过头,看向了他们。

    它们虽然因为常年生活在地下,眼睛出现了退化,变得非常小,但是当被它们一起注视的时候,依旧让人不免有些头皮发麻。

    几乎是下意识的,火蛟部落的战士都将时候探向了脖子后面的刀柄。

    按理说,他们不就之前才杀死了一群岩虫,不应该有这么过激的举动才对,但实际情况却是,在乱石谷中的岩虫向他们看过来的瞬间,他们就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他们的直觉告诉他们,他们这一次面对的岩虫绝对不简单。

    “救命,救命,救命,行行好,快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风云等人的出现不仅引起了岩虫的注意,也被困在那片大石之上的人看到了,立刻露出了狂喜的表情,大声呼救,那情形就好似见到了救星一般。

    然而他们的呼救并没有能够马上从风云一行人那里获取帮助,毕竟他们之间还一段距离,就算风云他们的速度再快也没有可能立刻抵达他们的身边,相反他们的呼救惹怒了围困住了他们的岩虫。

    它们纷纷解除了柱子的状态,将头部探向了人群,与此同时,它们的尾部重重地抽在了地上,打得乱石乱飞,一些石块更是直接碎成了粉末。

    借助从地面获取的反作用力,岩虫们腾空而起,展现出了与它们庞大体型极不相称的灵活,就像一支支离弦之箭,****出去,撕裂空气,发出了刺耳的尖啸。

    石头上的人群似乎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状况,不禁愣了一下,幸好他们的反应都比较快,马上做出了反应,一边向一起收缩,加强防御,一边举起了武器,准备迎战。

    砰……砰……

    石头上的人群为了自保,都使出了最大的力气,以至于他们手中的武器触及岩虫的身体后,都发出了非常大的响动,在山谷中回荡。

    然而使出了全力并不代表,他们就可以对岩虫造成重创,他们之中极少有人能够破开岩虫的防御,绝大多数都只能够在它们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不痛不痒的白痕而已。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岩虫们的攻击效果,相当不错。

    依靠庞大的身体,让它们的攻击中蕴含了极为巨大的力量,一次前冲,就将不少人从石头撞得飞了出去。

    那些人在飞出去的同时,几乎每一个人的口鼻之中都向外面喷着血液,显然他们受了不轻的内伤,这就导致了一个非常严重的后果。

    当岩虫张大大嘴咬向他们的时候,他们几乎都丧失了反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