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八章 突然想起

    “啊……”

    四个部落的战士看到鸦霸竟然径直向自己冲了过来,都不由得发出了惊叫之声,一些人更是陷入了慌乱之中。

    “冷静。射箭。”

    相较于四个部落的战士,风暴显然要冷静很多,一边发布命令,一边以极快的速度拉开了弩的弦子,放上箭矢。

    刚一放好箭矢,风暴立刻将弩单臂端了起来,对准鸦霸,手臂不见丝毫的颤动,稳如山岳,不过在扣动扳机之前,他饱含深意地瞟了风云一眼。

    “射!”

    风暴发出了一声大喝,率先将箭矢射了出去,这一次他依旧向箭矢中灌注了不少的图腾之力,和上一次一样,整支箭都被火焰包裹,化作了一条飞腾的化蛇。

    由于飞行的速度很快,划破了空气,发出了嘶嘶的声响,就像火蛇在吐信子,更增几分凶猛,只可惜跟它一起射向鸦霸的箭矢数量与上一次相比却少了太多。

    风暴显示出来的镇定虽然感染了一部分四个部落的战士,让他们冷静了下来,但是大多数人还是被鸦霸的凶威给震慑到了,显得有些手忙脚乱,加之时间比较紧迫,他们很多都没有能够完成攻击的准备。

    面对风暴射过来的火蛇箭以及四个部落战士射过来的显得有些悉数的箭雨,鸦霸不知道是不是上一次已经测试出了它们的威力,这一次不再闪避,直接挥动翅膀扇了过去。

    翅膀刚一挥动,立时就有一股极为强烈的劲风生起,化作滚滚怒潮向射向他的箭雨席卷而去。

    两厢一接触,劲风的强大破坏力就立刻显现了出来,绝大多数的箭矢竟然在第一时间就被吹飞了,根本就无法接近他,距离他远的甚至还有数丈之遥。

    很快,就只剩下了一些由强弩和一部分各部落高手射出去的箭矢,还在继续向鸦霸靠近,只不过都可以看出来,它们的轨迹都已经出现了改变偏移,就算能够穿透劲风,也很难射中鸦霸了。

    最终,它们并没有穿过鸦霸扇动翅膀制造出来的劲风,还是被吹飞了,唯一没有被吹飞的只剩下风暴射出的火蛇箭了。

    难能可贵的是,火蛇箭不仅成功地穿过了劲风,准头也没有发生偏移,依旧笔直地射向了鸦霸的胸口,看起来还能够对他造成威胁。

    只可惜鸦霸显然早就想到了对付它的手段,就在它快要靠近他的时候,他的另外一只翅膀好像一条受到了惊扰的怪蛇,弹射而起,向它恶狠狠地抽了过去。

    鸦霸的脸上露出了一声轻蔑的冷笑,仿佛他已经看到了风暴脸上浮现出来的沮丧和绝望,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丝快意。

    风暴这个昔日他需要仰望的存在,数十年过去了,他不仅没有更进一步,成为蜕变战士,反而实力出现了倒退,而他呢,不仅成功地打破了桎梏,成为蜕变战士,而且还是一名可以轻易击败其他蜕变战士的强者。

    强弱发生如此之大的逆转,让鸦霸有一种扬眉吐气的畅快,不过这种畅快刚一出现就马上消失殆尽了,因为他想到了敌人给他造成的重创,不仅他自己受了相当沉重的伤势,就连他的黑鸦部落也几乎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我要将你们全部杀死。”

    想到恨处,鸦霸抽向火蛇箭的翅膀之上的力量立刻更大了几分,不过下一瞬间,他就觉察到了不对劲。

    翅膀之上既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触感,这意味着什么,他是再清楚不过了,他根本就没有抽到火蛇箭。

    “箭到什么地方去了?”

    鸦霸立刻紧张了起来,不要看他现在对风暴很蔑视,但是他很清楚他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对手。

    尽管因为数十年前受了重伤,这些年过去了,实力不仅没有提升,而且还出现倒退,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重视他。

    他可是和他交手的,而且不止一次,对于他的厉害,他可是深有体会,否则风暴向他射过来第一支火蛇箭的时候,他就不会显得那么忌惮了。

    现在却发现自己十拿九稳可以拦截下来的火蛇箭不见了,鸦霸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寒意,要是被它射中了,可不是开玩笑的。

    他急忙进行寻找,他算是比较幸运的,马上发现消失了的火蛇箭的踪迹,它正贴在地面上,箭头翘起,斜斜地指向了他,想要对他发动偷袭。

    “呼!”

    鸦霸暗暗松了一口气,也许是他翅膀比较大,火蛇箭尽管躲避开了它,但是为了绕过它,花了一些时间,一直到他再一次看到了它,它依旧没有能够完成对他的攻击。

    他将右手向下一压,这一次他身上虽然也出现了翅膀,但是和上一次截然不同,并不是以他的双臂作为骨干的,而是在他的背上凭空长出来的,所有他的双臂可以按照他的想法做出任何的动作。

    嚓!

    伴着一声轻响,火蛇箭立刻断成了两截。

    鸦霸看着向地面坠落的残箭,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浮现出了一丝冷笑。

    他虽然被风云算计了,让那柄该死的刀牢牢缠在了手上,无法丢弃,时刻都要承受着它带来巨大的痛苦和伤害,但是它的存在也为他提供了一些帮助,比如他就可以利用它将对他有重大威胁的火蛇箭给砍断了。

    他这个时候突然萌生一种冲动,想要看一看风暴和风云的脸色,看他们发现他用他们自己武器将他们对他的攻击破坏了会有什么反应,他们的脸色一定会非常精彩吧。

    “另外一个人?那个用刀陷害我的小子呢?”

    鸦霸因为用缠住了他的刀砍断了风暴射向他的火蛇箭,陡然想起了风云的存在,他接连将木秋霞、公鲁锤以及凌霜打伤了,现在更是逼近了敌人的本阵,风云都没有出现,这非常不正常。

    鸦霸虽然对风云的性格不是很了解,不过按照常理,在己方的强者接连遭遇重创的情况下,他依旧不出手,这就未免说不过去了。

    更为关键的是,他现在是在乌鸦岛上,周围被恐怖的食人湖封死了,他就算见势不妙,想要逃走也是做不到的啊。

    “该不会……”

    鸦霸心中泛起了一丝不祥,不过不等他想明白,那支被他砍断的火蛇箭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