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七章 火蛇箭

    “公鲁锤,快闪……”

    木秋霞的脸一下子失去了血色,变得煞白,她没有想到这样她依旧遭到了黑气的攻击,不过她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临危不乱,奋力想要闪避。

    可是当她真正要进行闪避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行动受限了,而限制的来源正是公鲁锤,他正在抓着她。

    前一秒钟,他在她的眼中还是帮助她摆脱危机的救星,可是现在他却变成了她的累赘。

    不得已,她只好向公鲁锤下达命令,让他拉着她闪避,然而黑气的速度太快了,根本就不等她将话说明白,它就抢先一步撞在她的胸前。

    木秋霞先是感到胸口猛地一沉,紧接着就是双眼发胀,这让她产生了一个感觉,她的双眼似乎要从眼眶中飞出来了。

    眼睛并没有飞出来,她又感到内脏要在大力挤压下,要从口中喷涌出来,不过让她比较庆幸的是,这种情况也没有出现。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没事了,最终还是有东西从她的口中喷了出来,是血,是大口的鲜血。

    与此同时,她的身体向后高速飞了出去,连带着将站在她身后的公鲁锤也被撞飞了。

    在空中向后飞的过程中,木秋霞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后怕,鸦霸的黑气攻击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那些飞向她的黑气看起来并不多,但是它的攻击力却极为强悍,在撞到了她胸口的瞬间,一股凶霸强横的力量立刻作用在了她的胸口上,让她几乎怀疑自己是被从天空飞射而下的流星砸中了。

    扑通!扑通!

    木秋霞和公鲁锤在向后飞出去十数丈后,先后摔落在了尘埃。

    公鲁锤还要好一些,摔倒之后很快就站了起来,尽管鼻孔和嘴角都出现了一些血迹,但是从他的动作利索程度上看,应该伤得不是很重。

    不过木秋霞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她的身体在触及地面后,哇地一下又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就两眼一翻,陷入了昏迷。

    “木秋霞,木秋霞,你怎么了?醒一醒,快醒一醒啊。”

    公鲁锤大惊,立刻向木秋霞冲了过去,将她扶起来,不停地摇晃,想将他叫醒。

    与此同时,凌霜也陷入了险境。

    鸦霸在一箭双雕,将木秋霞和公鲁锤一起击伤,打飞了出去之后,并没有向他们追过去,而是将目标放在了凌霜的身上,向她冲过去,对她继续追杀。

    凌霜消耗过多图腾之力所产生的负面状态自然不会那么容易消失,至少不会因为木秋霞出手救援而出现明显的缓解,所以她很快就被凌霜追上了。

    鸦霸高高地举起了一只翅膀,猛地向下一挥,就像一把硕大无朋的巨刀,向她当头斩下。

    风云再也按捺不住了,一手取箭一手把弓,就要出手救援,不过他还是没有将箭射出去,是凌霜用极为严厉的眼神制止了。

    不过真正让他住手的并不是凌霜的眼神,而是风暴以及四个部落的战士提供的帮助,就在鸦霸的翅膀挥下的瞬间,一大蓬箭雨向他泼洒过来,好似乌云一般,将一片天空都遮住了。

    很明显,情急之下,四个部落的战士已经顾不得再继续进行三段式攻击了,而是所有人对鸦霸一起发动了攻击。

    不过在这阵箭雨中最明显的还要数一支箭,从外表看,它已经不复箭矢的模样了,而是变成了一条全身烈焰熊熊的火蛇。

    它是由风暴射出来的,而它会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完全是因为风暴在箭矢之中灌注了太过的图腾之力。

    灌注这么多的图腾之力,风暴必然会受到影响,不过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原本鸦霸一心想要击杀凌霜,连四个部落那么多的战士一起向他射箭,他都没有放弃,但是当那支火蛇箭飞向他的时候,他终于有了反应。

    他选择了后撤,竟然不愿意和那支火蛇箭有直接的碰触,不过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放过凌霜。

    翅膀由下劈变成了抽打,尽管只是翅膀尖碰触到了凌霜的身体,她依旧像是一颗被大棒击中的小石子,嗖地一下飞出去了很远。

    风云立刻露出了担忧之色,他能够感受到鸦霸翅膀上巨大的力量,不过很快他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

    在被击中的瞬间,凌霜依旧对自身进行了防护,一层蓝白色的光膜出现在了她的体表,为她抵消了很大一部分的冲击力,没有受到致命伤。

    尽管风云借助敏锐的视力,能够看到凌霜吐血了,但是他同样也能够肯定她并没有受到致命伤。

    风云刚将高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马上又将注意力转移到鸦霸的身上,他才是关键,必须时刻把握住他的动向。

    他看到的却是一幕让他有些意外的景象,风暴射出的那一支箭仿佛具有了生命力,竟然可以在空中灵活地转弯,想要寻找鸦霸的破绽,对他发动攻击。

    风云这个时候才明白,风暴和交手时,他并没有施展出全部的实力,否则以他的实力,至少是在祖地时的实力,想要打败他几乎是不可能的。

    鸦霸对他也比较的忌惮,迟迟不愿意和它有所接触,同时也对他的闪避产生了影响,没有能够将四个部落战士射向他的箭矢全部躲开,身上在很短的时间内又被钉上了数支箭。

    只是比较可惜的是,它们钉入他身体都不是很深,对他并没有构成致命的伤害,似乎为了抵挡从刀柄冲涌出的烈焰以及由他身体中冒出来的红光的合击,用于和它们对抗的黑气也对他起到了不错的防护作用。

    砰!

    鸦霸终于不耐烦了,用翅膀的前端重重地抽打在了风暴射出去的火蛇箭上,顿时火光四溅,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将翅膀上一大片羽毛都炸碎了,不过火蛇箭也被打落尘埃了。

    在火蛇箭被击落的瞬间,风暴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脸色顿时一白,一股鲜血从他的口鼻中涌了出来。

    “哈哈……”

    与风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鸦霸的身体只是轻轻颤动了一下,马上就恢复如初了,紧接着一股黑气涌入翅膀破损的地方,将它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完全修复了。

    鸦霸仰头发出了一阵得意的大笑,就扇动翅膀,化作了一道黑色的闪电,向风云以及他身后四个部落的战士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