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五章 回击

    由于没有想到风云会激体内的图腾之力,和它血液化作的奇寒白光直接来一个硬碰硬,当撞击产生的冲击波迎面而来的时候,怪物是没有准备的。[? ([

    它的反应虽然也是非常快的,下意识想要刹住前冲的势头,并进行闪避,但是奈何它冲得太快了,加之又事出突然,所以它几乎没有来得及减,就一头撞了上前。

    事实证明,风云的身体强度确实不是盖的,能够让他受伤的爆炸冲击波的威力委实相当的惊人。

    怪物和它相撞之后,根本无法稳住身形,只能够像一根落入了洪水中的树枝,翻滚着,被裹挟着,高远离风云。

    风云将怪物当作了强敌,自然会关注着它的一举一动,所以它被冲击波裹挟而去的情形全部都落在了他的眼中。

    他当机立断,决定把握住这一次难度的机会,对它动了攻击。

    为了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他没有挥刀直接动攻击,而是将暴宝刀先插入了刀鞘之中,然后再将它拔出来,对怪物动攻击。

    这样可以让他进入拔刀术的状态,大大增加他的攻击的威力。

    风云是拔刀术的明者不错,练习起来也非常的刻苦,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达到至高境界,不再拘泥于形势,随便挥出一刀都拥有着恐怖的破坏力。

    现阶段,他要想将拔刀术的破坏力完全展现出来,还必须有将刀收入刀鞘,再拔出来这么一个过程。

    一刀劈出,似乎刀势之中也蕴含了他的愤怒和凌厉的杀机,变得决绝,犀利,将前面所有的一切都一斩而开,无论是爆炸的冲击余波,奇寒,空气全部都未能幸免。

    红光一闪,宝刀的刀锋已然距离怪物只有咫尺之遥了。

    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千分之一秒之后,刀锋将会与怪物的身体有一个零距离的接触。

    怪物显然感受到了危险的降临,竖立着的冰冷瞳孔出现了急收缩,不过它也没有选择坐以待毙。

    它的身体骤然收了回来,就像一根拉长后被突然放开的皮筋,急回缩,硬是在宝刀劈中它之前缩成了一个小球。

    宝刀劈中了小球,不过风云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了一丝笑容,相反,还变得有些阴沉。

    他的目力极好,对被他劈中后的怪物的情况看得非常清楚。

    他虽然成功地将它砍伤了,但是它的伤势却不算严重,至少并不致命,和他预想的结果相差很大。

    会出现这种情况,除了怪物本身确实非常结实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它在刀锋劈中它的时候采用了一个手段,增加了它的防御力。

    白光从它的身体透出来,将它严密地包裹住了,好似给它穿上了一层铠甲。

    白光的厚度并不厚,不知道是不是时间紧迫,来不及做得更好,但是它防御力确实是相当出色的。

    刀锋劈在它上面的时候,风云竟然感到了一丝打滑的感觉,给他的感觉,怪物好像突然变成了一个滑不留手的冰球。

    要不是他的控制力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及时进行微调,否则劈中怪物的宝刀很有可能会滑开,不过即便如此,这依旧对风云产生了影响。

    拔刀术讲究的是刚猛犀利,这就使得它出现了一个缺点,攻击敌人和目标时,需要一气呵成,不能够出现任何的断点,否则威力会大打折扣。

    当然了,随着拔刀术水平的提升,这个缺点会得到改善,甚至会完全消失,但那已经是以后的事情了,至少现在的风云还没有这个水平。

    怪物的难缠程度出了风云的预计,不过这也更加激起了他的杀机。

    这么可怕的敌人绝对不能够留,一旦给了它喘息的机会,他再想杀死它就会变得非常困难,甚至有可能让自己折在对方的手中。

    风云一击完成后,立刻将宝刀收入了刀鞘,踏步前冲,向怪物猛扑了过去。

    他的度非常快,人影一闪,就将他和怪物之间的距离拉近了一半还要多。

    刚刚那一刀虽然没有成功地杀死怪物,但是也给风云带来了便利。

    刀锋劈开了爆炸的冲击余波以及空气,使得他前冲的时候,受到的阻力小了很多。

    风云的度似乎出了怪物的预料。

    它原本准备将紧缩成了一团的身体完全舒展开来,以最快的度和风云拉开距离,但是实际上它只来及将头探了出来,风云就抡刀向它再一次劈斩了过来。

    受到了他满腔的杀机的影响,风云这一刀变得更加凌厉,不,甚至可以说更加凄厉了。

    刀锋未到,其上散出来的气息就足以让人胆寒。

    怪物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决定,将身体舒展开来吧,危险太大,将头缩回去吧,它又不甘心,因为这将意味着它要陷入挨打模式。

    风云的之前的那一刀虽然没有将它杀死,但是它却带给了它深深的恐惧,使得它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任由他继续劈砍它的话,它是会死的。

    它自然不想死。

    风云不知道它的纠结,不过他就算知道了,也是断然不会在意的,他现在心中想的只有如何将它杀死。

    当!

    风云手中的宝刀劈中了怪物,不过他依旧没有将它斩开,只是将它的嘴巴劈开了一部分。

    怪物并没有选择将身体展开,也没有选择缩头,而是张口喷出了一股白气向风云手中宝刀的刀锋撞了过去。

    宝刀还是很给力的,劈开了白气,接着又劈中了怪物的脑袋,只不过白气的出现还是起到了作用的。

    刀锋在经过它的时候,遭遇了不小的阻力,使得它的破坏力出现了了不小的降幅。

    怪物似乎早就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不顾嘴巴被劈伤,尾巴以极快的度探了出来,猛地一摆,推着它的身体向后倒飞出去,度极快,瞬间竟然虚化,已经看不清楚它的样子了,变成了一道模糊的白影。

    这么快的度,已经越了风云,如果任由情况这么展下去的话,风云想要杀死它恐怕就不可能了。

    说时迟那时快,风云手中的宝刀生了变化。

    它没有被他收回刀鞘,再一次使用拔刀术对极逃遁的怪物进行斩击,而是它突然迸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向怪物射了过去。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