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不允许

    风云对木秋霞的医术以及蜕变战士的生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suimeng.

    不要看凌霜的伤势似乎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但她毕竟不是普通人。

    这些伤放在一个普通人身上,也许早就没有救了,不过风云并不这么想。

    他的感觉可是非常敏锐的,尤其是在和自然建立了联系之后,所以他能够从凌霜身上感受到生命的活力。

    尽管比正常状态时要差了很多,但是却远没有达到油尽灯枯的程度。

    换言之,她要是能够得到及时而有效的医治,活下的几率还是蛮大的,完全康复也不是不可能。

    木兰芝恰恰拥有着非常高的医术,高到风云都有些难以相信她是一个原始人。

    风云相信木兰芝是有能力治好凌霜的,而她现在之所以还没有能够治好他,很有可能是因为她还缺少一些什么。

    她想要摆拜托他去做的就是将这些缺少的东西给找回来。

    他虽然从木秋霞的表现上猜到,她让他去做的事情应该有一些难度,但是他依旧愿意去试一试。

    能够将凌霜救活了,不仅意味着他们已经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将胜利牢牢地抓住了手中,还意味着他能够赢得一位蜕变战士的友谊。

    风云是有信心在不久的将来取得突破,也成为一名货真见识的蜕变战士,但是能够和另外一名蜕变战士搞好关系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好吧。”

    木秋霞似乎感受了风云的诚意和决心,也就不再迟疑了:“凌霜的伤势确实比较严重,但也不是无法救治,只是缺少一样东西。 如果有了这样东西,我就有把握治好她。”

    “是什么?”

    “冰晶草。它不仅具有解毒的功效,还能够将凌霜的高温降下来,促进血肉再生,让伤口加速愈合。”

    “在什么地方?我这就去采。”

    “冰晶草的生长地距离这里并不算太远,以你的脚程,在日落之前应该可以将它采回来,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冰晶草是有蛮兽守护的,要想采到它,必须打败守护蛮兽。”

    “是什么蛮兽?”

    对于木秋霞的说法,风云并没有怀疑,因为在他看过的和影视作品中,天才地宝,尤其是一些灵药的所在地都是有厉害的怪物守护的。

    “我也不知道。我没有能够看清楚它的长相,只依稀看到过一道白光闪过,不过它真的非常危险。”

    木秋霞的脸上突然露出了心有余悸的表情。

    “我在一次外出采药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冰晶草,就在我想要去采摘的时候,一只棱皮犀牛也发现了它们。它立刻向它们冲了过去。不过它还没有来得及靠近它们,就有一道白光闪过,然后棱皮犀牛就不动了。”

    “紧接着它从头部开始,它全身就出现了变化,它的身上竟然出现了一层冰霜,它被冻住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这个时候那道白光又出现了,在它的身体撞开了一下。”

    “嘎巴一声,整只棱皮犀牛就碎掉了,变成了一块一块的,还散发着寒气,那恐怖的情形,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说到这里,风云能够从木秋霞的眼神中清晰地看到恐惧的存在,显然她又回忆起了当初那可怕的一幕了。

    “一下子就将一只棱皮犀牛杀死了,并且还将它的身体变成了碎片,秋霞,你没有记错吧?”

    听了木秋霞的讲述,风暴的反应之大远远地超出了风云的预计,竟然叫嚷了起来。

    “风暴,我知道你有些难以相信,但是我说的确实是真的。”

    木秋霞似乎能够理解风暴的反应。

    “云小子,我不允许你去采摘冰晶草。”

    风暴从木秋霞那里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蓦地转过了头,看向了风云,表情显得非常坚定。

    “暴叔,为什么啊?”

    风云虽然已经意识到守护冰晶草的蛮兽不简单,但是依旧对他的表现有些不理解。

    “云小子,你知道棱皮犀牛吗?”

    “不知道。”

    “棱皮犀牛是一种高级蛮兽,而且是高级蛮兽中的佼佼者,如果是成群结队,就连蛮兽王者都不会轻易招惹它们。它们的防御能力极强,高级图腾战士全力一击,也未必可以破开它厚而坚韧的皮肤。”

    “除此之外,它还具有极强的耐受力。我记得很清楚,有一年雷泽大旱,湖泊河流大多数都干涸了。有一天打雷,闪电引起了大火,将一群棱皮犀牛困在了大火之中。”

    “我当时以为它们死定了,但是结果却大大地出乎了我的预料。它们在熊熊大火中被被烧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等到大火退去时,它们竟然一头也没有死亡。还不仅如此,它们走出了火场之后,就低头吃草,显得非常悠闲,仿佛那场大火对它们而言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说到这里,他盯着风云的眼睛,沉声说道:“云小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去见采摘冰晶草了吧?”

    “我明白了。”

    风云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

    通过风暴的描述,他已经对棱皮犀牛的强悍有了非常直观的了解。

    根据他的估计,就是他想要杀死它们,恐怕也不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而负责守护冰晶草的怪物却可以如此轻而易举地将它杀死,其可怕程度已经不言而喻了。

    他要想采到冰晶草,必然要和守护它的可怕怪物正面交锋,这意味着他要冒极大的风险。

    “秋霞,对不起。我和云小子虽然都非常相救凌霜,但是我们实在是无力能力。不过你要是坚持想要救凌霜的话,我可以去帮你采摘冰晶草,但是云小子绝对不可以。希望你能够理解。”

    风暴看着木秋霞,说得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妥协的余地。

    “风暴,我能够理解。”

    木秋霞点了点头,并没有露出太过失望的表情,似乎对当前这种结果,她早就已经有了预料了。

    “凌霜,对不起。我救不了你。不过你放心。只要我活着一天,只要百草部落还存在一天,你的部落一定会得到最好的照顾。”

    木秋霞转头看着凌霜,抓其她的手中,眼神中透出了深深的歉疚。

    帐篷内一时陷入了沉寂之中。

    过了足足有十分钟,风云才前迈了一步,说道:“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在不与守护怪物正面接触的情况下,采摘到冰晶草。”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