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伤

    “不对啊。小说suimeng高手请到了应该是一件是喜事,为什么暴叔还这种表情呢?”

    风云在经过最初的兴奋之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他初见风暴时,他露出来的心事重重的表情。

    “暴叔,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风云决定问个清楚。

    “唉。”

    风暴并没有直接回答风云的问题,而是先叹了一口气。

    “看样子,是真的出问题了。”

    风云的心在风暴的叹息声中陡然向下一沉。

    “秋霞运气不好,她是请到了凌霜,但是在往回赶的时候却遭遇了一只蛮兽王者——箭鼠王的袭击,尽管最终逃脱了,但是也双双受了重伤。这也是她们回来这么迟的原因。”

    “真是太糟糕了。”

    风云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听了风暴的讲述之后,脸色依旧一下子变得阴沉了起来。

    “秋霞巫她们的伤势严重吗?”

    “非常严重,要不是秋霞精通医术,身又携带着一些药物,恐怕她们两个就回不了了。现在她们虽然回来了,但是情况依旧不容乐观,特别是凌霜,现在还在昏迷之中。”

    “秋霞好一点,在遭遇箭鼠王的时候,得到了凌霜的全力庇护,现在已经能够勉强活动了,正在全力抢救凌霜,不过她跟我说了,凌霜的情况非常的糟糕,如果不出现转机的话,很有可能会生命危险。”

    风暴的脸色非常难看,两条眉头都快皱成了疙瘩。

    “情况这么严重?”

    风云虽然已经将情况想得足够糟糕了,但是风暴告诉他的情况的恶劣程度还是远远地超出了他的预想。

    不过由此他也感受了箭鼠王的危险。

    他是和鸦霸这个货真价实的蜕变战士交过手的,知道蜕变战士有多么的强悍,生命又有多么的顽强,凌霜同样作为一名蜕变战士,却陷入了濒死的状态,不难想象她和箭鼠王之间的战斗有多么的激烈了。

    “暴叔,我可以去见一下秋霞巫吗?”

    风云还是决定去见一下木秋霞,情况虽然已经从风暴口中有了了解,但他还是打算亲眼看一下。

    “当然了。哦,我差一点忘了。秋霞曾经吩咐过我,见到你的时候,让你立刻去看见她。我们快走吧。”

    话音未落,风暴就向风云招了招手,走向了帐篷门,撩开,就快步向外面走去。

    “暴叔,秋霞巫有没有和你说,她要见我是为了什么?”

    风云快步跟上了风暴,扭头看着他,问出他的疑惑。

    “她没说,不过我能够感受到她找你应该是有急事的。”

    风暴只说了一句,就不再说什么了,脚步变得越来越看。

    见此情形,风云也就不再问什么了。

    时间不长,风云和风暴两人就来到了百草部落的驻地。

    “暴叔,云,你们来了?快跟我来。巫正在等着你们呢。”

    距离驻地中间那座特别大的帐篷还有一段距离,风云和风暴就看到一个人向他们迎了过来,正是木兰芝。

    “兰芝,情况怎么样了?”

    风暴一边快步向帐篷走去,一边扭头发问。

    “更糟了。霜姨发烧了,而且烧得厉害,皮肤都烫手了。”

    木兰芝的脸上布满了担忧。

    “糟了。”

    听了木兰芝的话,风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他虽然对医学并不是很了解,但是他也明白一个人受了很重的外伤,又出现了高烧的情况意味着什么。

    不要说他现在所在的世界只是出于原始社会阶段,就是在他穿越前所在的世界,在青霉素被发明之前,伤员出现了这种情况,基本上都是九死一生的。

    转眼间,一行三人来到了帐篷门前。

    木兰芝向前抢了一步,抬手将帐篷门撩开了,不过还没有等风暴和风云进去,就向里面喊道:“巫,暴叔和云来了。”

    “风暴,云,你们来了?真是太好了。”

    风云前脚刚刚跨过帐篷门,就看到一个人扭头向他和风暴看了过去。

    他的目力非常好,尽管帐篷内外有亮度反差,但是他依旧在第一时间内看到清楚了那人的模样,正是木秋霞。

    她这个时候的样子可和他初次见到她的时候差多了。

    头发凌乱,眼窝深陷,面容枯槁整个人显得很没有精神,不过更加吸引住他注意力的还是她身上的伤,足有好几处,以他的眼光,完全可以看出来每一处都非常的严重。

    尤其是那一处位于胸腹部的伤口,如果再再深一些,位置再正一些,她恐怕就有生命危险了。

    风云的目光并没有从她的身上停留多久,很快就转移到了她身边的地上。

    那里还躺着一个人,是一个女人,她的情况比她更加的严重。

    她的全身上下的伤口不下十处,每一处伤口都很怕人,让风云不由得生出一种在看一个破碎布娃娃的感觉。

    最为糟糕的是,她身上的伤口超过半数都严重发炎了,红肿高大,向外流着黄白色的脓液,发散着腐臭的味道,和敷在伤口上的草药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他油然而生了一种想要呕吐的冲动。

    幸好他对身体的控制力很强,才没有表现出来。

    “秋霞,伤势怎么恶化的这么厉害?”

    风云能够看清楚伤者的情况,位于他前面的风暴就更加没有理由看不清楚了。

    他看清楚了凌霜的情况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箭鼠王的刺上有毒,我以为已经拔除干净了,结果没有。”

    听到风暴这么发问,木秋霞憔悴苍白的脸上浮现了浓浓的自责之色。

    “秋霞巫,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你就吩咐吧,我一定尽全力去做。”

    风云向前跨了一步,从风暴身后闪了出来,来到了木秋霞的面前。

    “秋霞,云小子说得对,你想要他干什么,你就说吧。”

    风暴不是蠢人,早已经猜到木秋霞要找风云,一定有什么事情要他去做。

    “这个”

    木秋霞却露出了迟疑的表情。

    “秋霞巫,你就说吧。凌霜前辈受伤是为了帮助我们,我也有责任出一份力。”

    风云这个时候已经猜到了,木秋霞想让他做的事情一定和凌霜有关系。

    同时,他还能够猜到她让他去做的事情应该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他更明白现在绝对不是退缩的时候。

    v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