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不得不做

    “你有事要找我?”

    木桐的一举一动就都落入了风云的眼中,他马上猜到他是特意来寻找他的。

    “是的。巫让我带你去见她。”

    木桐的回答证实了风云的猜测。

    “她有没有告诉你,找我有什么事?”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你也不用着急,见到了巫,她一定会告诉你的。”

    “你说得对。”

    接下来两个人都不再说话了,只是脚下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巫就在里面,你去见她吧。”

    快到门前的时候,木桐停下了脚步。

    风云点了点头,跨门而入,目光一扫,发现房间中,不仅有要见他的木秋霞,暴也在里面,不过他们的脸色并不好看,显得有些阴沉。

    “怎么了?不顺利啊。”

    风云心中一动,隐隐预感到了结果。

    “我们从黑鸦部落的大本营中一共抓了五个人,分别对他们进行讯问,结果他们都不知道鸦霸去了什么地方。”

    木秋霞也没有隐瞒,直接告诉了风云真相。

    “嗯。”

    风云应了一声,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意外。

    说实话,他对这个结果是早有预料的。

    他对鸦霸的了解虽然远不能够和木秋霞以及暴相比,但是他对他的性格还是一定的认知的。

    他在离开大本营的时候,根本没有可能让留守者知道他去了哪里,将他们抓住了也是白抓。

    这实际上也是风云为什么会直接提出来要去鸦霸的老巢进行探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至于木秋霞和暴提议抓一些留守的敌人进行询问,他会同意,也是报了万一之想。

    尽管在他的推测中,他们知道鸦霸行踪的可能性不大,但他们要是万一知道了呢?

    实话实说,当他听了木秋霞和暴对鸦霸老巢的描述后,他也是有些挠头的。

    食人湖和食人鱼的存在,使得他想要探查清楚鸦霸老巢的情况变得非常困难和危险。

    趋吉避险是人的天性,如非必要,没有人愿意去冒险,风云也是如此。

    要是能够从那些留守的黑鸦部落的战士那里获取他想要的情报,哪怕成功几率很低,他也是愿意去试一试的。

    “巫,暴叔,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

    对于他们如何处理当下的情况,风云还是有一些好奇的。

    “我们已经商量过了。先准备派人将鸦霸留下的人歼灭,然后派人去打探鸦霸的行踪。至于再下来该怎么做,就要看鸦霸的情况了。”

    木秋霞看了暴一眼,将他们商量好的计划告诉了风云。

    “巫,你让人给我准备一些吃的。吃完之后,我立刻赶去鸦霸的老巢。”

    木秋霞和暴失败了,风云是有些失望的,不过他也明白有些事情是必须去做的。

    现阶段他最大的敌人就是鸦霸,要想过上平稳悠闲的生活必须将他以及黑鸦部落打败,乃至彻底消灭掉。

    他从炎蛇部落出来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是却经历了一系列的事件,其中还数次差一点丢掉了性命。

    尽管他最终都逢凶化吉了,但是他所承受的压力却是非常大的,以至于他不由得开始怀念起了在炎蛇部落的平静日子。

    可惜再也回去了,尤其是当炎蛇部落的战士赶过来支援百草部落的时候,那就注定他必须一直走下去,而且只许胜不许败。

    要是帮助百草部落将鸦霸彻底打败了,那一切都好说,可以一旦失败了,不要说是回到过去的平静安逸的生活了,连活着都会成为问题。

    即便他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从这场大战的漩涡中脱身,置身事外,再不济,可以离开雷泽,鸦霸就是再霸道,对他也是鞭长莫及,但是他却无法这么做。

    他在炎蛇部落已经生活了这么些年了,已经对它有了很深的感情,加上部落中的人对他都很好,人心都是揉长的,他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被人杀死呢。

    更为关键的是,他现在的实力根源是炎蛇部落的图腾。

    一旦炎蛇部落被鸦霸和他的族人消灭了,他的实力还能够存在吗?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他等于是在自寻死路。

    在这个凶险的世界中,丧失了实力,就等于被判了死刑。

    不要说以鸦霸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一定会派人对他进行追杀,就算他运气逆天了,鸦霸放过了他,他的生存也会变成一个极为严峻的问题。

    蛮兽无处不在,丧失了实力的他,随便一头低级蛮兽都可以将他变成一坨大粪。

    因此,于公于私,他都不能够看到炎蛇部落被打败了。

    为了确保这一点,就是让他去冒一些风险,他也是愿意的,再大的风险还有比变成普通人的风险更大吗?

    “云小子,你真要去鸦霸的老巢?”

    暴听了风云的话,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担心。

    风云的脸上浮现了一抹苦笑,说道:“暴叔,我又不是三岁小孩,我当然知道此去会有风险,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这个……”

    暴语塞了,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道:“云小子,辛苦你了。多加小心。太危险了就不要逞强了,我们还可以想想别的方法。”

    “别的办法?还能够有什么别的办法?”

    风云腹诽了一句,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暴叔,你就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在风云和暴说话期间,木秋霞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外。

    时间不太长,各种各样的食物就源源不断地送入了房间。

    这一次可比木桐提供给他的那一顿丰盛了很多,甚至还有一头木秋霞特意用药材喂养的准备用来制作特制肉干的蛮兽,它被切开了,烤成了烤肉,送了过来。

    风云没有也没有客气,大快朵颐,愣是将比他体重还要重好几倍的食物全部塞入了肚子。

    就算他的消化能力非常强,依旧感到有一些胀得慌,直到启动吞了,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饭后休息了大约半个小时,风云站了起来,说道:“巫,暴叔,我走了。”

    说罢,他就向门口走去。

    木秋霞和暴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不过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只是看着风云的背影。(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