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真实意图

    “慢!”

    中年人看到风云真的有将黑鸦王的儿子杀掉的迹象,也不由得脸色一变,大声喊停。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风云的手停止了发力,不过看向中年人的目光中浮现出了一丝嘲讽。

    对于风云的愤怒,其实现场很多人,尤其是百草部落一方的战士都是能够理解的。

    中年人提出来的要求确实过分了。

    木秋霞是百草部落的巫,是它的核心和灵魂,说是让她跟着是为了防止黑鸦王的儿子的伤势恶化,实际上中年人是想将她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一旦他的意图得逞了,黑鸦部落一方就等于取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他只要以木秋霞去威胁百草部落一方就很有可能可以达到目的了。

    以木秋霞对百草部落的重要性,她的族人是没有可能对她的安危坐视不理的,到了最后,他们很有可能会因此向黑鸦部落一方投降。

    要是出现了这种情况,中年人的功劳可就大了。

    黑鸦王会派兵攻打百草部落并不意味着他不想得到它,只是木秋霞一直拒绝他的招揽,才生出了自己得不到就将它毁掉的想法,所以采取战争的方式是不得已而为之。

    如果有办法让他得到百草部落,他会立刻停止对它的攻打。

    相较于整个百草部落对黑鸦王的重要性,就算最终黑鸦王的儿子伤重不治,也足以消除他心头的怒火了。

    “你误会了。等我将话说完,你再做决断也不迟。”

    “说。”

    “我虽然要求木秋霞跟着我,但是仅限于在紫竹林的范围内,只要到了紫竹林的边上,七王子的伤势只要没有出现恶化。我就会让她回来。”

    说到了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然后才说道:“你应该理解我。紫竹林毕竟是百草部落的地盘,他们对它远比我们要熟悉很多,更何况其中还设有很多的机关陷阱。”

    “我们就算答应了你的要求,撤走了,但是我们并不会飞,必须从紫竹林中走,要是他们在这个时候偷袭我们,我们岂不是危险了?我让木秋霞同行,其实也是迫不得已,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我提议让木秋霞跟着,其实也是想让她帮我们指一指路,免得被那些机关陷阱伤到了,否则我就不好向王交代了。”

    风云听了中年人的解释,没有马上做出回应,而是转头看向百草部落一方,问道:“你们怎么看?”

    “我觉得他说的完全就是借口。他要是真的担心他所说的那些情况,完全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解决,根本不需要非让巫跟着不可。他的目的就是想借此控制住巫。”

    百草部落一位中年女战士向前跨了一步,露出了愤愤然的表情。

    “就是,就是,他的根本就是想控制巫。”

    她的话得到了百草部落一方的战士的一致认同。

    “你们误会了。我绝对没有这意思,我真的只是想要自保而已。我说的都是”

    见到百草部落一方的战士的反应如此激烈,中年人不由得神色一变,急忙出声解释。

    “闭嘴。”

    不等他说完,风云就打断了他的话头,然后他冲着那名站出来的中年女战士问道:“你可以说一下你的解决方法吗?”

    “可以。”

    “请讲。”

    “其实方法非常的简单,他要是担心会遭到我们的攻击,完全可以让我们发誓就好了。更何况我们百草部落的信誉是有目共睹的。这么些年了,我们百草部落答应过事情什么时候反悔过?”

    说到这里,中年女战士横了中年人一眼,冷笑接着往下说道:“至于竹林中的机关陷阱,我们也没有想过要害人的意思,那完全是为了自保。如果不是擅自闯入,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威胁。”

    “如果真的要到我们部落有事,完全可以通知我们,我们会派人接送,根本没有可能触发它们,只有像黑鸦部落这种想要攻打百草部落的敌人才会见识它们的厉害。”

    “至于他说的从这里撤离时会触发机关陷阱,需要巫给他们指路更是无稽之谈。他们能够来到这里,就说明他们已经在紫竹林中打通了一条通道,他们只要顺着这条通道回去就好了,哪里还需要什么人给他们指路。”

    “解释得很好。”

    风云点了点头,随即转头看向中年人,问道:“你怎么看?”

    “这个这个”

    中年人显得有些支支吾吾,似乎无法反驳中年女战士的说辞,不过他最终还是表达他的看法。

    “她说的确实有一些道理,但是我还是无法彻底放心。要知道现在我们和他们百草部落可是处于战争状态。他们做出的允诺,我是无法相信的。万一他们要是没有守信呢?”

    “一旦这种情况出现了,我们可就要面临着非常大的危险,甚至很多人会丢掉性命。那样我不仅辜负了王的信任,也无法给死去的族人一个交代。”

    “这么说,你还是要坚持你原来的条件不变喽?”

    风云的眉梢向上扬了扬,就向出鞘的宝剑,透出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是的。如果木秋霞不跟我们一起走,我就只能够拒绝你的要求了。至于七王子,如果真的出了差池,王通情达理,我相信他是会原谅我们的。”

    中年人的态度显得非常坚决,一副绝对没得商量的模样。

    “你真是可悲啊。堂堂黑鸦王的儿子,竟然因为一个人想要立功,就将你的生死置之不顾了。我不得不说,你活得真是失败。”

    风云在中年人说完之后,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了黑鸦王的儿子,对他进行了嘲讽。

    “呃”

    不知道是被风云刺激到了,还是他的伤害恶化了,黑鸦王的儿子的喉咙中发出了一声低鸣,紧接着一股血液就从他的口中涌了出来,顺着下巴滴落,将胸口都染红了一大片。

    “啧啧真是惨啊。竟然吐血了。”

    风云抬起了头,看着中年人,眼睛中投出了一丝戏谑之色,说道:“如果黑鸦王要是知道你对他的儿子见死不救,还眼睁睁地看着他死掉了,他会怎么做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