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三百三十六章 滑稽

    “哪里走?站住受死。   要看书 w书ww ·1 k an shu”

    风云紧追着黑鸦王儿子不放,还发出了大喝,音波将紫竹林的树叶震得直往下落。

    与此同时,风云也加快了前冲的速度,使得他和目标之间的距离出现快速缩减的迹象。

    进入了竹林之后,竹子的存在虽然对他的行动造成了一定的干扰,但是这种干扰并不是仅仅是针对他的,黑鸦王儿子同样不能幸免。

    更为重要的是这些竹子的存在,使得那些向他射箭的黑鸦部落战士的攻击难度大增,很难再像在外面那样,想怎么射箭就可以怎么射箭了。

    此外,他们同样需要规避那些竹子,让他们的速度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而风云则使用了蛇行之术,可以在竹林间自由穿行,相较敌人而言,他的受到的影响无疑要小很多。

    在对黑鸦王儿子的加速追赶中,风云的注意力却没有多少放在他的身上,也没有全部放在那些向他射箭的黑鸦部落战士身上,而是多大部分放在了百草部落那里。

    他正期待着那里发生新的变化。

    过了一小会,风云的眼神中浮现出了一丝满意之色,他期待的结果最终出现了。 壹 看 书 ww w看·1·c c

    这次攻打百草部落的其他指挥者终于也有了动作,派人赶过来,来支援黑鸦王的儿子。

    这就是风云想要达到的又一个效果。

    他不杀黑鸦王的儿子,只是一步步向他施压,可不仅仅想要牵动他的率领的那一部分敌人,让他们的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减轻百草部落一方的压力,他还想将敌人其他指挥者率领的兵力吸引过来。

    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帮助百草部落一方从巨大的危机中解脱出来,否则他能够对他们起到的帮助就不会特别大。

    对于能否做到这一点,风云还是有一些信心的。

    他选定的目标毕竟是黑鸦王的儿子,而且他能够**率领一支人马攻打百草部落,就说明黑鸦王对他还是很器重的。

    他要是遭遇了危险,特别是当他的生命遭遇威胁的时候,他相信其他同样攻打百草部落的指挥者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他们要是派人来救援了,百草部落一方需要正面对抗的敌人就会少很多,这样他们的处境就会得到比较大的改善,再不济也可以坚持更长的时间。

    不过他就算有把握,然而在他预期的结果出现之前,他还是难免有一些忐忑的,毕竟人心难测嘛。一 看书 要·1要

    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了,将其他指挥者的手下吸引过来,心情马上变得好了起来。

    “站住。站住。你跑不了了。乖乖地受死吧。你要是停下来,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你要是再继续跑,我逮住了你,一定将你的肉一块块割下来。停下来,停……”

    为了营造更为强烈的危机感,风云一边追赶黑鸦王的儿子,一边向他高声喊喝,声音非常大,就算是在竹林中,也会传出去很远很远。

    黑鸦王的儿子自然不会听从风云指令,加速向前逃窜,在这个过程中,他的也没有闲着,不时大声命令他率领的族人以及其他指挥者派过来的人马,让他们快一点阻止风云,将他杀死。

    这个时候竹林中就出现了一幕滑稽的景象。

    一群被一个人撵着,慌忙逃窜,后面则有几群人从不同的方向追赶那一个人,但是他们却无法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急的脑门上热汗直流。

    不过要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前面逃的那群人和后面追赶的几群人,他们的处境远比中间那人糟糕很多。

    尽管竹林中的机关和陷阱遭到了很大的破坏,但是依旧有不少幸存了下来,这么多人在竹林中奔走,不可避免地会将它们触发。

    但是这其中并不包括风云,他借助他与自然之间的联系,加上他自己敏锐的洞察力,提前知道了那些机关陷阱的存在,悉数避开了。

    只是来自于黑鸦部落的敌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

    “啊……”、“啊……”……

    受到了惊吓发出的惊叫声,受到伤害发出的惨叫声,不时在竹林中响起,闹了出来非常大的动静。

    又向前追了一段距离,风云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奇异的表情,冲着黑鸦王的儿子的背影大喊了一声:“我要是你,我就会马上停下来。”

    不断受到风云威胁的他根本没有在意,继续向前逃窜,准备尽早将他给摆脱掉了。

    被人牢牢黏在背后,甩也甩不掉,实在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感受,如果这个黏住他的人还是一个非常危险的狠角色,那感觉就更糟糕了,简直就是芒刺在背。

    他心中已经想好了。

    如果依靠自己的力量依旧不能够将风云甩掉了,那他就算是要冒着被责罚的风险,也要将他引到黑鸦部落大本营中去,让他的老子出手收拾他。

    那个时候他一定要好好地折磨他,摧残他,让他想死都做不到,只有这样,才能够彻底消除他心中的恶气。

    这个时候听到风云的叫喊,他根本就没有听进去,有的只是嗤之以鼻。

    他当他傻瓜啊,停下来干什么,等他攻击他吗,想的也未免太美了吧。我要是听了他……

    就在他在心中对风云冷嘲热讽,以来平衡他带给他的压力的耻辱感的时候,他突然感到头皮一紧,一股寒气从后背升起,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头顶。

    “有危险?”

    他不禁愣了一下,紧接着心中就生出了困惑。

    他一直关注着风云的一举一动,他和他之间的距离,他自然也是非常清楚的,尽管因为受到了竹子的一些影响,他们之间的距离出现了缩减,但是依旧是比较远的。

    风云想要直接攻击到他,还是非常困难的。

    “难道他要用箭射我?可是他已经没有箭矢了啊。”

    想到了这里,他还是一边准备随时移动方位,一边去探查风云的举动,只有看清楚了才能够彻底放心。

    “小……”

    他刚刚准备这么做,他身边的一个族人就冲着他大喊,不过未等他听清楚他喊了什么,他就感到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下意识地,他探手向脖子摸了过去,当他的手指触碰脖子上多出来的东西时,他不禁全身颤动,如同触电一般。(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