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三百二十五章 似曾相识

    风云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禁愣了一下神,他被惨烈的战争场景震撼到了。

    他之前虽然也杀过人,而且还杀的还不止一个两个,但是和眼前的场景相比,还是差了太多了,太惨烈了。

    就在风云愣神的功夫,攻方的一些人看到了他,提着滴血的骨刀就向他冲了过去了,带着凛冽的杀气。

    他们会这么快发现风云的存在,并不是他们的感觉有多么的敏锐,也不是他的到来弄出了多么大的动静,完全是他之前射出的箭矢惹得祸。

    他停住身形的地方虽然距离战场还有一段距离,并且隔着不少的竹丛,但是他视力原本就好,更何况他还是催动了蛇神之眼,已经可以将敌人的身影看得比较清楚了。

    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最主要的还是守方的情形太过恶劣了,让他不得不出手,于是就将箭袋中的箭都射了出去。

    它们也确实取得让风云比较满意的效果,那么多的箭矢没有一支是落空的,每一支箭都射中了一个敌人。

    最重要的是,它们达成了他的目标,成功地帮助守方很多人解了围,甚至救下了他们的性命。

    风云射箭时选取的目标并不是随便选的,他们每一个都是对守方产生巨大威胁的,比如一些将守方战士逼入了绝境的敌人,也许他们再发动一次攻击,就可以将他们的对手杀掉了。

    为了取得更好的攻击效果,每一支箭上,风云都灌注了暗劲,尽管不多,但是他攻击的目标也不是非常强大,杀死他们足够了。

    因此,凡是被他射中的敌人就都全部死掉了。

    敌人对这种状况显然不可能坐视不理,立刻开始寻找凶手,而风云又恰巧这个时候从紫竹林中冲了出来。

    他自然而然地就成为了他们的重点怀疑对象。

    实际上,风云就是什么也没有做,他也一样会遭到敌人的攻击。

    他和装束和敌人的明显不一样,还蒙着脸,又在这种时候出现,敌人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提刀向风云冲过来的敌人一共有六个人,刀上滴着血,身上和脸也都有着斑斑血迹,很多都还没有干,显然刚刚还有人死在了他们的手中。

    人未到,一股浓烈的混合着血腥味的杀气就向风云涌了过来,让人忍不住心生胆怯。

    如果是一个胆小的人,面对着这些凶神恶煞一般的敌人,即便不会撒腿就跑,双腿也是颤抖的。

    风云当然不会,他的脚在地上一踏,迎着六个敌人冲了过去。

    双方相向而行,速度都很快,眨眼间就相遇了。

    六个敌人举起了刀,想要去劈砍风云,不过风云的速度骤然提升,一下子快了不止一倍,在他们的刀落下来之前,就从他们之间一掠而过。

    风云在他身后大约一丈远的地方停住了身形,并将手从背上的刀柄上拿了下来。

    转过身,他向六个敌人走了过去。

    他们这个时候却陷入了一个奇怪的状态,刀高高地举在了空中,但是人却不动了,就像是中了定身术一般。

    风云走到了一个敌人的身边,探出了手,去摘他背在背上的箭袋。

    虽然箭袋中的箭矢被用掉了一些,但是还剩下有大约一半的样子,这已经让风云很满意了。

    现在的他已经不讲究了,能够有箭矢用,他就很满足了。

    就在他摘下箭袋的时候,箭袋的主人终于有了变化。

    噗……

    一股红色的血泉从他的脖子上面喷/射了出去,飞溅出去很远。

    噗……噗……

    就像会传染一般,下一瞬间,其他五个人的脖子上也喷出了鲜血。

    风云对此仿佛没有看见一般,不断探出手,就像摘果子一般,将他们身上的箭袋都取了下来。

    他们是用了不少,最少的一个箭袋之中只剩了两支箭,但是将它们全部加起来,装满一个箭袋还是没有问题的。

    扑通!

    在风云摘下了最后一个敌人的箭袋后,六个敌人就像约定好了一般,一起向前一扑,齐刷刷地栽倒在地。

    风云并没有将箭袋中的箭矢取出来,放入自己的箭袋,而是在转过了身后,向地上猛地一甩。

    箭袋的下端立刻插/入了地面,并且在他们的面前排成了一排。

    风云将手探向了背上的弓,显然他准备站在原地,直接将这些从敌人那里抢来的箭矢全部用到敌人的身上去。

    “射他,快射他,射死他,不要让他射箭的机会。”

    在风云摘下了弓,探手去取面前箭袋中的箭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尖利刺耳。

    风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向声音穿过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他看到发出声音的是一个年轻人,不到三十岁的样子,显得颇为着急,不过当他看清楚他的长相之后,他不由得笑了。

    那是一张风云颇为熟悉的脸,尽管他可以肯定他绝对是第一次见到他。

    会出现这种奇怪的情况,只能够说明鸦霸的基因太过强大了,他的儿子们和他长得都非常像,比如风云现在看到的这个人。

    他和鸦霸至少有七分相似,仅凭他的面相,风云就可以确定他的身份。

    嗖嗖……

    鸦霸儿子的话音刚落,就有箭矢向风云射了过来,而且还不是一支两支,是一片箭雨,向他泼洒了过来。

    与它们一起向风云飞过来的还有一声声焦急的呐喊。

    “小心!”“闪开!”“躲到竹林中去。”……

    它们是百草部落的战士们和它请来的援军发出来的。

    他虽然蒙着脸,他们无法识别他的身份,但是他所作所为他们却都看在了眼中,他绝对不是他们的敌人。

    他没有出现就用箭射死那么多的敌人,将很多人从死神的手中抢了下来,现身后,又毫不犹豫地切开了那些冲向他的敌人的脖子,这些可都是真的。

    风云并没有闪避,依旧站在原地,只是将探向箭袋的手收了回来。

    射出了箭矢的敌人,包括那个鸦霸的儿子都露出了笑容。

    在他们看来,面对这么多箭矢的簇射,风云一定会变成刺猬的。

    与他们恰恰相反,战争的守方,也是将风云当作友方的百草部落的战士以及它请来的友军则都露出了惋惜的表情。

    他们同样不看好他。

    面对这么多的箭矢,他的本领就是再强,也很难活下来。

    然而下一瞬间,不管敌方还是友方,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突然瞪大了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