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正文 第三百十一章 过关

    “请不要误会,我们是自己人。”

    那个越众而出的人向那队快速靠近的黑鸦部落的战士做出了解释,为了避免对方误会,他在说话的时候,将两只手臂张开,让手掌尽量远离武器。

    “自己人?”

    那队黑鸦部落的战士在距离那人大约十丈远的地方站住了,然后仔细打量他。

    他的身体很魁梧,很健壮,不过最吸引他们注意力的还是他的头部,上面插着各种颜色的羽毛。

    “真的是自己人。我们都是得到了三王子的召唤,赶过来参加战斗的。我的名字是飘絮,是飞羽部落的首领。”

    飘絮耐心地做出了解释。

    “飞羽部落?似乎有这么一个部落。嗯,三王子呢?他为什么没有跟你们一起过来?”

    听了飘絮的解释,那队黑鸦部落战士的神情略微放松了一些,但是却没有放弃对他的追问。

    “三王子现在正在召集其他部落的战士来参战。他担心战况会比较吃紧,就让我们先赶过来了。”

    “是这样啊。”

    那队黑鸦部落战士点了点头,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中年男人向前跨了一步,将目光从飘絮的身上掠过,看向他身后站着的一大群人。

    他在看了大家以后,将目光收了回来,问道:“他们都是飞羽部落的?”

    “不是。我们一共来自于六个部落。”

    飘絮马上做了解释,然后探手向人群点了几下,被他点到的都是其他五个部落的首领。

    “我是……”、“我是……”……

    凡是被飘絮点到的人都站了出来,并做了自我解释。

    “这样吧。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我去请示一下,看王怎么安排你们。”

    领头的黑鸦部落战士略微想了一个,对飘絮以及其他五个部落的首领说话了。

    “一切听从你的安排。”

    六个部落的首领表示都没有异议,他们可以等。

    “这就好。”

    领头的黑鸦部落战士转身,向黑鸦部落的营地飞奔而去。

    现场所有人都目送他离开。

    他的相当快,五百丈的距离转瞬即逝,他来到了黑鸦部落营地的边缘,然后就被拦住了。

    见到了这一幕,包括暴在内的一干人都不由得心中一紧:“好严密的审查啊。”

    那个去通报的黑鸦部落战士既然能够主动过来询问他们的身份,显然他是得到认可的,可是即便如此,他要进入营地内部,依旧受到了盘查,这就让他们不得不感叹敌人的戒备之森严了。

    对于这种情况,风云却觉得再正常不过了。

    他不久之前刚潜入敌人的营地,不但在小营地中杀死了包括鸦白在内的所有人,进入了大本营后,更是大杀特杀,致使敌人损失惨重。

    经历这么沉重的打击,他们要是不采取更为严厉的检查,那才是真的不正常呢。

    经过了一番的交涉,那人终于被允许进入营地的内部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可是那个去报信的黑鸦部落的战士却一直没有出现。

    “出了什么状况?怎么会这么久?”

    时间拖得久了,现场所有人,不管是飘絮和风云一方,还是一队拦住他们去路的黑鸦部落战士,都显得有些焦躁起来。

    就在人们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终于有人从黑鸦部落的营地中走了出来。

    众人马上聚拢目光看了过去,发现从里面出来的人中不仅有那个进去报信的黑鸦部落战士,另外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

    两个人很快就来到了一众人的面前,那个报信的黑鸦部落战士直接归队了,将交涉权力全部交给了后出现的那个年轻男子。

    没有其他人分散注意力,风云等一干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后出现的那个男人的身上。

    “没有想到还是一条大鱼。”

    风云看清楚了后出现的那个男人的模样后,嘴角不由得开始微微地向上扬起了一点。

    他刚在他的视野中出现,他就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而当他看清楚了他的长相后,他终于明白这种熟悉感的来源究竟是来自于哪里了。

    简言之,他见过和他长得比较相似的人,而且还不止一个。

    和他长得像的人的名字有鸦白,鸦摩和鸦霸。

    由此。风云已经可以确定面前这个人,应该和鸦霸或者他的儿子有着一定的血缘关系。

    他的判断看似有些轻率,长得比较像的人多着呢,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之间就一定具有血缘关系。

    不过会这么判断是有依据。

    黑鸦王以及他见到他的儿子,都具有着鲜明而统一的特征,和一般人迥然不同,而眼前这个年轻人恰恰也拥有这些专属于黑鸦王家族的特征,这就由不得风云怀疑他的身份了。

    “你们跟我来吧。”

    这个被风云怀疑和鸦霸有关系的男人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跟过去,就向黑鸦王的营地走了过去。

    在让自己部落的族人动起来的过程中,飘絮瞟了风云一眼,用眼神向风云发出了问讯,想要得到的指示。

    风云同样用眼神做出了回应,只有四个字:“稍安勿躁。”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黑鸦部落的营地,不过那个人却没有将他们带入营地之中,而是拐了一个弯,将他们引入了一片小了很多的营地中。

    对于这片营地,风云是再熟悉不过了。

    他曾经是鸦白的营地,只是他就和他的手下都已经被他干掉了,现在成了一片空的营地,正好可以安置他们这一群人。

    “王暂时有些事情要处理,一时间还无法对你们做出安排。嗯,你们应该累了吧?就先在这里休息了一下,等到王有了消息,我会立刻来通知你们。”

    说罢,他完全不拖泥带水,直接向营地外面走去,居然将大家直接撂在了那里。

    包括飘絮在内的很多人都露出了不满之色,他们觉得黑鸦王太过轻慢他们了。

    这片营地看似不小,但是那些帐篷很多不是东倒西歪,就是破破烂烂的,哪里是给人休息的地方。

    他们并不知道这里曾经下过了一阵非常诡异的冰雹,那些帐篷就是被那些从天而降的巨大冰雹砸坏了的。

    风云自然是知道真相的,但是他却没有想过给六个部落的首领以及他们的族人进行解释。

    他们对黑鸦王的印象越差,对他就越有利。

    进入营地后,风云等一行人立刻开始进行休息。

    尽管他们并不是很累,但是他们都明白混入敌人的营地只是第一步,下面才是重点,休息的越好对他们接下来要采取的行动就越有利。

    风云对休息场地并不挑剔,准备就近钻进一个顶帐篷,休息一下就好,却遭到了飘絮等六个部落首领否定,最后他让进了鸦白生前居住的那顶帐篷中。

    进入了帐篷,六个部落的首领立刻向他聚拢过来,向他纷纷发问,问了各种问题,每一个人都透出了担忧。

    对于他们的表现,风云表示能够理解。

    尽管他们还没有采取行动,但是仅从敌人的盘查力度上,他们就意识到,要是继续按照风云原先拟定的计划执行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遭遇比较大的危机,至少比风云向他们描述的要大很多。

    遭遇危机,他们倒不是非常担心,他们作为各个部落的首领,见惯了生死,一些困难还无法动摇他们的决心。

    真正让他们无法忍受的是行动失败,这是他们绝对不允许出现的。

    他们会这么急着将风云让进鸦白生前居住的帐篷,就是想通过和他商量,从而决定要不要对原行动方案进行调整,或者采取新的计划。

    “计划不变。”

    风云一出声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不过他并不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还是解释了他做出这种决定的想法。

    在他的解说中,现在敌人的戒备虽然看起来比较的严厉,但是对他们而言依旧算是一个好机会。

    行动开始之后,他们还是能够取得进展的。

    对于行动的各个关键,他都是经过反复推演的,都是可以通过的,是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的。

    可是要对计划进行调整,或者干脆采取其他的方法,就难保不会出现意外的问题,毕竟没有经过推演。

    这一次行动事关重大,容不得有任何的闪失,所以需要尽量减少不确定的因素。

    “我们听你的。”

    风云的一番措辞将飘絮等人说服了,不再鼓动他改计划了,而是和他们一起商量计划执行过程的一些细节,争取可以提高成功的可能性。

    商讨了一段时间后,该说的都是已经说完了,渐渐地几人都不说话了。

    风云缓缓地合上了眼睛,开始养神,不过他的头脑却没有停止下来,而是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情况进行推演,并寻出应对之策。

    在当前这种情况下,未雨绸缪是非常必要的。

    又过了一会,突然帐篷内的沉寂被打破了,一个男人站在帐篷外面,询问可不可以进来。

    得到了允许后,他撩开门走了进来,而当风云等人看清楚了他的模样后,都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