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纯阳武神最新章节列表 第一章 黑羽,终见!

    啃书网(啃书手机版)最新章节阅读请访问的最新网址: M.kenshu.CC  A ,最快更新纯阳武神最新章节!

    (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锁天一脉祖地。~啃?书*小*说*网:.*无弹窗?@++www.*kenshu.cC

    苏乞年立在数十丈高的山墙前,看眼前这座平凡的寨子,心中感叹,在这种平凡中,又孕育了怎样的强大,已经有两位无上强者为此践行,并给予了世人两场瑰丽而震撼的血色闪电。

    “苏师弟你终于到了!”

    这时,寨子里,一只秃尾巴黑羽鸡腾空而起,如一道黑电,一下扑到了三人面前。

    “黑羽师兄!”

    苏乞年眸子一亮,他乡遇故人,总是值得安慰的,即便故人并非出自故地,但任何玄黄大地的人或物,在这茫茫星空中,都堪称凤毛麟角。

    “好小子,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黑羽上下打量苏乞年一眼,惊叹道,“你这体内汹涌的气息,真像是一头远古凶兽,看来这些时日不见,你比之前强大了太多倍,已经将道缺之地的修为,彻底融入了这片浩瀚星空。”

    然而,黑羽鸡话音刚落,就感到眼前一片金光绚烂,他怪叫一声,就闪了过去,那是碗口大的两只金色蹄子,锃亮晶莹,泛着金属光,缭绕黄金火,砰地一声,将这土地踏得剧震,却出奇地没能溅起一丝土泥,甚至连蹄印都没能留下。

    小家伙很不忿,苏乞年看到她像见了瘟神,见到一只秃尾巴大公鸡却这么亲近,这严重妨碍了她交朋友,她觉得离那位好朋友怕是要越来越远了。

    而这一下,黑羽就炸了毛,如墨玉般的翎羽和眸子一下立起,黑钻般的鸡冠泛起乌光,盯住了小家伙,单足而立,而后破口大骂:“熊孩子敢踹你鸡爷爷,当年一匹马王,都被鸡爷爷在额头上啄出了第三只眼,破孩子你欠揍吧!”

    “不和你交朋友,你长得太丑,不好吃。”

    小家伙大眼睛瞟啊瞟,就是不向前看,精神发音,这时感受隐晦的气机,觉得这只黑公鸡不太好惹,自己还要再进一两步才行。

    “小破孩,你居然说英武神骏的鸡爷爷丑?!”

    黑羽气得肺都要炸了,但紧接着他就回过神来,破孩子最后三个字说的是什么?不好吃?

    一匹马,要吃鸡?

    “该死!鸡爷爷决定揍你一顿,熊孩子你欠收拾!”

    这一下,黑羽气得鼻孔都冒烟了,他猛地振翅,如一道黑电扑了出去,小家伙似乎早有预料,在其展翅的一瞬间,撒蹄子就跑,两对天翅振动,宛如一道金色闪电,这种极速,就是黑羽也大吃一惊。

    “这他娘的是二星逐日驹?还是个熊孩子?”

    身为圣兽,黑羽颇为自负,追一个熊孩子还要动用全力,他觉得这张英武的脸都要红了。

    只见一黑一金两道神电在这山寨中交织,闪烁不定,将本来宁静的寨子,掀起了阵阵喧嚣。

    苏乞年笑了,忽然觉得这熊孩子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这一路走来,让他在这血与火中,还能体会到几分纯净,没有沉浸在无止境的杀戮中,让紧绷的精神,偶尔会生出一丝极其难得的舒缓和轻盈。

    “走吧。”

    中年汉子笑着摇摇头,告诉苏乞年,黑羽这只鸡是老祖宗养的,没人知道他活了多少年,但他一直强调自己是只圣兽,这么多年过去,修为境界,也只是轮回圣境,丝毫没有跨过门槛,迈入无上王境的迹象。

    老祖宗?

    苏乞年一直有些好奇,这位被两位无上强者誉为老祖宗的锁天一脉强者,到底是何等震古烁今的存在。

    “老祖宗收我们做弟子,我们不敢以弟子自居。”

    年轻汉子罕见地主动开口,强如这位无上强者,一枪洞杀了金身龙王荒古的存在,在说到老祖宗三个字时,冷峻的脸上,也满是郑重之色。

    而后,苏乞年跟着两人走进了寨子,这传说中的锁天一脉祖地。

    “祁清回来了!”

    有老人拄着拐杖散步,朝着中年汉子笑道,满脸褶皱叠起,面色红润。

    “四叔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这就是小叔叔吗?”

    一个皮猴子样的小男孩儿,翻着跟头,在苏乞年看来,气血体质在这个年纪来说,简直难以想象,如一条幼龙般,动作迅捷,快如疾风,几个跳跃,就来到了年轻汉子身前,同时一双乌漆漆灵动的大眼睛看向苏乞年,对于新面孔,小男孩儿显得更兴奋,似乎从他出生开始,就没有再见过一个新人。

    “他们都说小叔叔你是用刀的,我娘一生气就挥刀,我爹躲得跟荒鼠似的,一定很厉害,小叔叔可以教我吗?”

    小男孩儿大眼睛眨巴,听得四周一些妇人和老少大笑。

    “哈哈,小皮猴子,你爹那是只怕你娘一个人的刀。”

    “不!不!你娘的刀法天下第一!”

    “皮猴子,别听他们的,你娘的刀法你学了不顶用,小心以后讨不到媳妇儿。”

    ……

    苏乞年也有些哭笑不得,看一名约莫而立之年的汉子脚步无声息,到了小男孩儿背后,一张脸黑得快成锅底了。

    似乎有所察觉,小男孩儿猛地转身,一只大手就闪电般落了下来,提起他一只脚,就倒拎了起来。

    “小兔崽子!你老子什么时候被你娘撵得跟荒鼠似的!你屁股又痒了,老子今天给你打成十六瓣儿!”

    汉子咬牙切齿,拎着皮猴子转身就走,想了想,又止步,转过身,看一眼苏乞年,咧嘴笑道:“新来的兄弟,不嫌弃拜过老祖宗后,可以来我家喝几杯,老河我酿的血泉,还能凑合。”

    “河老三,我也来凑个热闹如何?”这时,苏乞年身边,中年汉子眼睛放光道。

    “祁清你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汉子翻白眼,道,“你特么还好意思来凑热闹。”

    “哈,只是有些没控制住。”

    中年汉子打着哈哈,完全没有此前纪元之墓前的粗犷与霸道,更像个凡人,喜怒哀乐尽显于面。

    “是有些没控制住?”汉子狠狠瞪他,“你特么有些没控制住,把老子全家都打晕了,老子存了一千多年的血泉,你特么连个瓦片也没留下!”

    “都特么一百年了,你还记得!”中年汉子虎目圆瞪,有些不高兴了,因为他分明察觉到,旁边的苏乞年看他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这让他觉得很丢份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刚刚就不该多嘴。

    “一百年?你特么化成灰了老子都不会忘了。”汉子咬牙切齿,嗤笑道。

    “河老三!你想干架吗?”中年汉子也咬起了牙齿,这开口左一个老子,又一个老子,沾光了他的便宜。

    “干就干!你特么还当是百年前,老子干不过你,百年耻犹未雪,血泉恨永不灭!”

    就这样,两个中年汉子狠狠瞪着对方,背脊弓起,像极了两只炸毛的大猫,看得冷俊如年轻汉子,也不禁嘴角抽搐,想要转身离开,太丢脸了。

    苏乞年也看得有些愣住了,眼前这一幕,简直与玄黄大地上,两个泼皮无赖约场子一般无二,满嘴市井气,活像是两个……地痞流氓。

    这要是那位陨落的九日王天地间残留的烙印有感,怕也要气得立即烟消云散。

    这时,年轻汉子吸一口气,猛地一只手按落在苏乞年的肩上,身形一闪,就消失在原地。

    ……

    寨子深处,一座看上去古旧而宁静的石屋前。

    苏乞年看一眼年轻汉子,年轻汉子朝着他点点头。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看前方的石屋,从玄黄大地走出来,到进入浩瀚星空,到神界边缘,再到人界北域东极星天,为了寻到这里,他走过了一段不平静的路,收获许多,比过往也更加成熟,同样,他也真切感受到这片星空的浩瀚与伟岸。

    于是,他更加迫切地想要知道,在玄黄大地上,到底隐藏了怎样的大秘,道缺之地,又是由于何种因由而缔结,人族在玄黄大地上挣扎存世,抵御四海妖族,百族的浸透和融入,又到底预示着什么,诸族在那里,到底有着怎样的博弈……

    这一切种种,他有太多的疑惑,再活一世,他已经有着那片大地的印记,隔尘如海,前世不再。

    吱呀!

    不等苏乞年开口,石门缓缓洞开,一名身着青袍,却生有一头白发的青年迈步而出。

    苏乞年目光一凝,青年看上去平淡无奇,面容普通,眉眼舒展,如墨玉般的眸子目光平和,只是那一身岁月沧桑的气息,如同凝固在了身上,又好像因为有了这一位的存在,世间才有了沧桑岁月。

    “苏乞年。”

    青年开口,语气平静而温和,年轻有朝气,却又透着几分苍老意韵,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交织,偏偏圆融无间。

    “前辈传道之恩,苏乞年不敢忘!”

    短暂的失神之后,苏乞年平定心气,朝着青年躬身深深一拜。(求月票推荐票,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看电脑还是有些头晕,这一章如果有不足明天十步继续努力,十步自己有感觉,这一章感觉还略欠。)

    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www.kensh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