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看到哪了,请查看

第一卷 攘外必先安内 第423章 梦回青春醉一回 大结局

    三年的时间,大秦越来越强盛。

    随着科技的发展,各种现代社会才有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多。

    如今大秦的军队已经完全摆脱了冷兵器作战为主的思想。他们配备了最先进的枪械和装甲。

    甚至恪物院那批专门研究流体力学的家伙已经在实验飞行器的制造。飞行的机器,自然还是被叫做了飞机。

    三年的时间,大秦之外的地方越来越动荡。

    大秦的将帅们终于按耐不住,在胡亥的暗中示意下,有人开始请缨,要扫平全世界,占领整个地球。

    两年前,任嚣的航海人员终于从印度洋绕了回来。他们骇然的发现,他们一直所信封的天圆地方理论靠不住。实践证明,地球是圆的。

    也就是说大秦的人是头朝上,那么就有人是头朝下。

    于是一个让人困惑的事儿出现了,头朝下的人为啥没有掉到填上去?

    为了解释这个理论,胡亥想到了牛顿。于是他让专门研究力学的一个家伙坐在苹果树下,把这个命题给了他,让人不断的往他头上扔苹果。

    就在仍苹果的想把苹果换成榴莲的时候,这人终于开悟:“是引力。大地如果是球形的,那一定是因为有引力才这样的。”

    于是经典物理力学多了一个理论,于是所有的解释都说的通。

    大秦渐渐的接受了地球的说法。

    胡亥决定向东西各派遣两路大军,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若是没有阻挡,就把大秦的文化传遍全球。

    占有天时地利人和和先进科技的大秦军队所向披靡。往往他们的装甲车一出现,那些落后的民族就会惊为天人。这种盲目的敬畏之心倒是让大秦士兵感到无上的荣耀和骄傲。

    跟随军队前行的大秦学士也开始把大秦的文化传统传播开来。

    东进的军队一路上发现了美洲大陆,发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他们把不同的人种都做了标记。

    西进的军队则没有那么顺利,他们在西进的过程之中,到达了后世的欧洲,那里各个城邦正在征战。

    杀红了眼的城堡主,看到大秦的军队之时,想都不想,就是开战。

    当如同钢铁洪流的大秦军人一秋风扫落叶的姿态灭杀了几个城邦之后,所有的城邦都选择了投降。

    大秦的军队没有心慈手软,而是把当地的贵族统治阶级,全部杀掉。然后大秦的学士开始进入城邦,和军队一起控制并传播大秦文化。

    因为科技的先进性,所有城邦的人都对大秦敬畏和羡慕,因此能学到大秦的先进文化都感到骄傲。

    东西两路大军不断的征服,不断的同化。那些孤单的军汉们和当地土著的姑娘处处留情,导致大秦军队过后一年的地方,凭空的多出了好多混血儿童。

    大秦的两路大军,简直就是一路欢歌一路行,留下一路小英雄。

    武力只能征服他们的身体,但文化能征服他们思想。这种征服若持续若干年甚至若干代人,就能让这些种族忘记了祖宗忘记了出身。到那时候,他们从骨子里都是大秦的人。

    东西两路大军终于在大西洋上会和。他们用实际行动证实了,地球确实是圆的。

    转眼之间,十年过去。

    赢夏和赢涵已经成年,两个人各有天赋,不过天赋不在政治上。他们自己的爱好。

    这十年,胡亥也在把自己的皇权淡化。

    政治体制改革,是他一力推行的。现在大秦的官员除了他这个皇帝,都是选举产生的。

    在这个大环境下,立法就显得尤为重要。

    完善的法律体系保护了每一个大秦子民,也保护了每一个权贵。这样所有的人才能放心的干自己想干的。

    当然,这种政体转变不是一帆风顺的。大秦的社会,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还是很多。

    这也是胡亥一直没有放手皇权的原因。还不到时候。

    又过了十年,大秦的发展已经从机械时代进入了电子时代。

    互联网的出现,让世界产生了巨大的变革。如今整个世界都已经是大秦。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那就是秦。

    在十年的时间里,胡亥完成了一个重大的举措。那就是让大秦的子民生孩子。生的越多越好。而让那些后归附的种族实行计划生育。当然,归附的种族想要多生孩子也可以,那就需要和纯正血统的秦人通婚,才不受计划生育的限制。

    这十年的时间,因为婚嫁来往,整个地球上的多种种族开始混乱居住,不过还是以秦人为主,其他种族之人为辅的居住形式。

    打杂巨小聚居,通过这样的转变,使得大秦的文化更加成系统,成整体。所有的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又过了十年,胡亥已经五十多岁的时候,大秦帝国进入了稳定时期。种族的融合已经初见成果。

    那些当年和胡亥征战的人也都老了,新生的人刚刚成长起来,有些人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种族语言,所说的话都是大秦话。

    如今大秦的皇权依然在胡亥手中。不过已经成立了议会,所有国家大事多数是议会投票表决。

    让胡亥高兴的是,每次议会,都会有议员为了一些关乎国计民生的问题争执的面红耳赤。而不会如后世国家大会上那样死气沉沉。

    “这样的议会才是有生命力的,才是为百姓负责的。”胡亥每次看到他们因为见解不同而吵架,都感到高兴。

    时光静静的流淌,当年那些伴随胡亥的老将军老臣子们都厌倦了这个世界,开始逐一的离开。

    六十岁的时候,胡亥宣布皇权统治结束,以后的国家是人民的。谁能为国家带来强盛和文明,谁就是国家的主人。

    因为几十年的铺垫,政体的改革就这样平稳的度过。只是所有的军队在内心之中都还遵从这位二世皇帝的意愿,可他们的皇帝已经下定决心不问政事。

    八十岁了,退了休的胡亥没有向别人一样到处旅游,而是宅在自己的豪华行宫之中,每日里带着重孙子玩儿。

    偶尔的,他会到骊山去走走。

    在那高高的骊山之上,有着一出出碑林。

    胡亥会指着其中卫霍的墓碑说这是大秦第一枪王,也会指着秦穆的墓碑,却无法告诉重孙子,这里面埋着的是个**贼,而这个**贼却是自己的兄弟。

    看着一座座墓碑,胡亥突然想到了李剑,这个老家伙还活着,只是越来越懒。据说他钟爱的弓箭已经有两年没有碰触过了。

    带着重孙子回去的路上,胡亥路过了夏幽长眠的地方,站在那里凝望了许久,他知道那里也将是他最后的归宿。

    如今全球都是大秦的,所有的人都说的是大秦的话,胡亥很满意。

    回去,和李剑通过全息通讯聊了会儿天儿,察觉到李剑的身子骨也越来越弱,胡亥叹息一声。老家伙们就剩自己和李剑了!

    又过了二十年,一百岁的胡亥被大秦******册封为大秦天皇帝。

    看着四周前来朝贺的陌生面孔,胡亥有一些悲哀。

    有的时候,生命太过久远,也不是一件好事。他的悲哀没人能懂。

    现在的大秦虽然名义上统一了全球,可人心毕竟是不可测算的。语言一样,肤色也渐渐一样。可人性是不会变的。

    统治,总有鞭长莫及的地方。一些人开始想从行省之中**出去,甚至不惜在经济上做手脚,甚至开始有局部的确的小规模冲突。

    这些胡亥都不再关注。

    他现在经常做梦,偶尔梦到了自己回到为穿越之前,还是一个**丝一样的历史老师。偶尔会梦见蕊珠和夏幽。梦见七十多岁去势的赢夏。

    长寿,在没有亲人的陪伴下,是伤感的。

    所以胡亥经常睡觉,因为在梦里,这些人都陪伴左右,在梦里,他依然年轻——(未完待续。)